长江商报 > 陈发树甩卖新华都筹资近100亿 溢价7成287亿入主云南白药押宝混改

陈发树甩卖新华都筹资近100亿 溢价7成287亿入主云南白药押宝混改

2018-07-30 06:09:5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9年恩怨,一朝梦圆。传奇闽商陈发树终于如愿以287.66亿元“吃”下云南白药(000538.SZ)。

    其实,陈发树与云南白药的渊源始于2009年。长江商报记者发现,9年来,从22亿受让红塔集团手中云南白药12.32%股权,到马拉松式诉讼败诉出局。2016年,白药控股实施国企混改陈发树迎来一线转机。最终,其以254亿元的巨资获得了白药控股45%股权,间接成为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

    然而,此时陈发树入股云南白药的成本较2009年已经增长了5.84倍。

    当然,对云南白药视为真爱的陈发树付出的代价远不止此。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09年,陈发树受让股权资金源于出售紫金矿业股权。2016年,为了筹划参与混改巨资,其频频大幅度甩卖核心资产。2016年以来,仅出售新华都股权、旗下地产以及减持紫金矿业股份,共筹措70.65亿元资金。

    频频甩卖资产让新华都经营陷入困境,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连续5年为负数,基本上是游走在保壳边缘。

    为了云南白药一搏的陈发树,未来如何在云南白药身上实现自己的野心,有待观察。

    上周,针对上述疑问,长江商报记者向云南白药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尚未获得回复。

    入股成本较9年前增长5.84倍

    陈发树与云南白药渊源颇深,其间故事可谓是一波三折。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陈发树从媒体上得知红塔集团转让云南白药股权信息,参与了竞拍。2009年,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并一次性将22亿元打入对方银行账户。

    然而,两年多过去了,股权一直未完成过户。原来,红塔集团转让股权并非自愿,而是为了响应“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要求的无奈之举。

    为了讨个明白,2011年12月,陈发树向云南省高院起诉云南红塔集团。随即,中烟总公司作出审批回复,以“为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拒绝了此次股份转让交易。法院一审也不支持陈发树要求红塔集团履行前述协议的请求。

    不服判决结果的陈发树于2013年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最高法院驳回陈发树追讨股权等诉讼请求,红塔集团向陈发树返还22亿元本金及利息。

    5年折腾,陈发树虽然拿回了22亿元本金及760万元利息,但与云南白药失之交臂。

    坚定看好云南白药的陈发树并未放弃。受让股权不成,改而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至2015年二季度,陈发树直接持有云南白药894.82万股,占总股本0.86%。通过新华都买入3534.34万股,占总股本3.39%,合计持股4.25%,位列第四大股东之位。

    2016年,入主云南白药的机会再次来临。云南白药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实行混改。当年底,陈发树通过新华都参与,向白药控股增资253.7亿元获得5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陈发树入主成本不低。以陈发树253.7亿元获得白药控股50%股权看,后者估值为207.40亿元。白药控股持有云南白药41.52%股权,陈发树间接持有云南白药20.76%股权。由此推算,彼时,云南白药100%股权估值为1222.06亿元。然而,上述股权转让云南白药停牌前夕,其总市值721亿元。这意味着陈发树买入成本比云南白药停牌前溢价501.06亿元,溢价率69.50%。

    对比2009年受让红塔集团所持股权,陈发树的入股成本增长了5.84倍。

    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估算,截至目前,陈发树直接间接持有云南白药22.93%股权,超过云南国资委晋升为第一大股东,其持股成本约为287.66亿元。

    为筹资甩卖资产收回现金超70亿

    圆梦云南白药,陈发树也是倾尽所能,曾经的基业新华都却每况愈下。

    征战商场30年,陈发树的经历颇富传奇色彩。

    公开资料显示,1982年,20岁出头的陈发树从林场向厦门卖木材,5年后攒下第一桶金。1987年开始在厦门经营日杂起家。1998年,已到不惑之年的陈发树在福州竖起“新华都”招牌。

    陈发树的财富暴增离不开资本运作。2000年,陈发树以债权收购紫金矿业33%股份。几年之后,紫金矿业通过技术突破,矿山储量暴增,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大金矿,恰逢当时国际金价飙升、2008年紫金矿业A股上市,新华都也在深交所挂牌。2009年,陈发树一跃成为 福建首富。

    在胡润2018年富豪榜上,陈发树以个人财富56亿美元(约380亿人民币)位列389名,位列福建第三大富豪。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为了筹集入股云南白药资金,陈发树频频甩卖资产。

    新华都一度发力地产,曾计划在三到五年将地产业务运作上市。然而,从2016年开始,公司疯狂甩卖地产。

    2016年4月28日,新华都集团将旗下上海逸景置业和兆赫(上海)投资全部股权以6.17亿元(含承担5.67亿元贷款)出售给中骏置业,两公司拥有上海青浦区朱家角4幅住宅地块。当初,拿地成本为7.35亿元。

    当年5月30日,公司又将长沙中泛置业100%股权出让给阳光城,交易价格为34.70亿元。

    此后,公司相继将福建华都置业40%股权、福建新华都置业60%股权等出售。

    除甩卖地产,陈发树还出售股权。2016年6月,其通过减持紫金矿业股份套现11.87亿。向阿里系转让所持新华都10%股权,收回现金5.48亿。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陈发树实施上述资产处置收回现金70.65亿元。此外,陈发树还通过质押部分公司股权等进行融资,初步估计共计筹资近100亿。

    千方百计腾挪资金,陈发树的基业新华都经营业绩日益惨淡。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新华都实现的净利润呈现微利一年巨亏一年循环状态,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则是年年亏损。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微增、净利润同比下降27.11%。

    混改成败决定押宝云南白药胜算

    近300亿元赌在云南白药身上,陈发树究竟多少胜算?

    陈发树耗资287.66亿元入主,截至7月27日,云南白药市值1052.02亿元。以此计算,陈发树所持股票市值为241.23亿元,其投资已缩水40亿元。

    如何考量陈发树入局云南白药?一名分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陈发树投资值不值,关键看两点,首先是云南白药能否借助混改将业绩做起来,陈发树的入局对公司的业绩改善有多大影响。其次是布局云南,对旗下新华都的经营能否起积极作用。

    该人士称,陈发树入局能否对云南白药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关键在于陈发树在公司的话语权。目前来看,陈发树已经是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从股权结构上看,控股股东白药控股持有云南白药41.25%股权,新华都与云南国资委各持有白药控股45%股权,平分秋色 。不过,并列第一大股东但并不意味着可以与云南国资委平起平坐。

    北京一券商分析师向长江商报记者称,新一轮混改中,国有资产流失仍然是敏感话题。云南白药长期处在云南国资控制之下,是一家历史悠久、标杆性强、盈利能力强的优秀企业,初步判断,云南国资不会轻易将其交由他人全权打理。表面上,陈发树已是白药控股及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即便将来其担任云南白药董事长,但其在白药控股及云南白药经营管理层面中的话语权及影响力,可能会受到制约。

    其实,从云南国资委引进江苏鱼跃也可管窥对新华都的制约之意。新华都参与混改不到半年,江苏鱼跃56.38亿元入局。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由平分秋色变为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集团、江苏鱼跃分别持45%、45%、10%股权的三足鼎立之势,且在5名董事席位中,江苏 鱼跃占有一席。目前,白药控股及云南白药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总体上看,云南白药原本经营业绩优良,陈发树入局后究竟能对其业绩改善发挥多大实质作用,决定这场混改的成败,这对陈发树的挑战不小。

    至于新华都,上述券商人士称,陈发树或有意在云南复制新华都商业,但关键也要看上述混改的成败,如果较为顺利,将对新华都的产业扩张布局起促进作用。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