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600亿市值三年缩至52亿中科金财“互金”概念踏空

600亿市值三年缩至52亿中科金财“互金”概念踏空

2018-07-08 10:04:10 来源:长江商报网综合

  曾经红极一时的“互联网金融”概念,如今正在成为扰动中科金财(002657.SZ)的不确定性因子。

  2017年财报披露后,中科金财结束了上市以来连续盈利的状态,出现了首个亏损年。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中科金财实现营业收入12.26亿元,同比减少11.17%,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37亿元。

  对于业绩暴跌的原因,中科金财方面表示,“是由于商誉减值的影响。”

  目前,被中科金财频繁提及的则是“金融科技”这个概念,而事实上,早前“互联网金融”概念正如火如荼之时,中科金财曾借助这个风口进行了多方面的布局。

  不过,如今中科金财的业绩却没有得到延续。更为明显的对比是在股价上,2015年,中科金财股价高点达到170.32元(前复权),市值接近600亿,但7月6日收盘,中科金财股价15.45元,市值约52亿。


  拥抱“互金”概念往事

  2015年,中科金财将自己定义为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商和智能银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当年,中科金财为了拓展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业务,曾与多个机构展开相关合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5年9月,中科金财参股的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大金所”)上线,随后参股的安徽金融资产交易所也在当年年底上线。在机构合作上,中科金财还与中航资本(600705.SH)等进行了互联网金融相关的合作。

  由于当时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仍处在爆发式增长阶段,中科金财的业务拓展也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

  2015年7月10日,中科金财与中航资本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主要合作领域包括共同推动航空产业链项目、资金对接、寻找新兴产业投融资机会;探讨在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募基金、互联网金融公司等新的金融领域开展股权、业务合作等。

  “与中航资本的合作有助于公司在互联网银行、资产管理、资产证券化、产业链融资、供应链融资等领域的业务开展,符合公司长远发展的战略定位。”中科金财方面指出。

  在公告签署协议之后,中科金财也在二级市场连续收获了两个涨停。

  以7月15日龙虎榜数据为例,当日净买入金额为9649万元,其中买入席位前4均是机构席位,4席位共买入4.02亿元,其中买入最多的机构买入金额为1.73亿元。

  到了2015年年末,共有135家机构持股中科金财,其中有120家基金持股,持股总数有1671.95万股,持股市值在13.34亿元,占流通股的比例是6.65%。

  当年的经营数据显示,中科金财的业绩也翻了一倍。报告期内,中科金财实现营业收入13.28亿元,同比增长20.8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亿元,同比增长了106.34%。

  值得一提的是,不止是中航资本,2015年3月,中科金财还曾宣布与华夏幸福基业控股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控股”)、华夏幸福(600340.SH)、廊坊银行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其内容亦与互联网金融相关,包括结合华夏幸福产业新城运营经验联合打造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合作打造 P2B、众筹等多种互联网金融平台,拓宽企业融资渠道;打造互联网银行生态圈等内容,并提出了“互联网+产业+金融”。

  随后,2015年3月27日,华夏幸福控股通过大宗交易以63.1元的均价增持了中科金财1570万股,占总股本的4.95%,同时承诺了自取得股权之日起12个月内,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其持有该部分股份。

  数据显示,当日中科金财股价报收75.77元。而随后则在2015年5月股价一路飙涨至170元。

  最高点时,华夏幸福控股浮盈近17亿元。

  不过,随后双方之间的合作并没有再进一步公告。

  7月6日,本报记者向华夏幸福方面求证关于与中科金财在互联网金融产业园上的合作,董秘办一位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仅有一个框架协议,后续没有看到相关实质性合作,暂时不清楚具体情况。”

  “与华夏幸福合作的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具体的业务进展情况我们也没那么清楚。目前中报没有披露,不能透露相关情况。”中科金财证券部人士回应称。



  风口转向纪实

  目前仍然可查的则是与中航系共同设立的金网络(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网络”),开展资产证券化、供应链金融等业务。

  金网络注册资金为8000万元,由中科金财出资20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5%。

  中航金服官网介绍称,金网络是由中航国际、中航资本、中航经济院、中科金财等共同出资成立的中航系“互联网+金融”公司。2016年1月8日,在原“中航商圈”平台的基础上升级推出了综合性金融理财和生活服务平台中航金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目前中航金服官网上有“中航宝”、“理财汇”、“中航商圈”、“一元夺宝”、“消费贷”等栏目,不过目前,已经没有可投的理财产品,其微信服务号的更新停留在2017年4月。

  有意思的是,从2016年年报开始,中科金财就几乎不再提及“互联网金融”,而是更多地开始向“金融科技”上延伸。

  “公司以资产端、资金端、数据端、 流量端、交易体系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大平台战略布局完整,已初步形成了‘金融+互联网+平台服务+生态’的闭环生态圈,基本具备金融科技全业务链的服务能力。”中科金财在2016年年报中这样表述。

  拆分来看,主要是大金所、金网络以及中关村互联网金融服务中心这几个子公司。报告期内则实现营业收入13.8亿元,同比增长3.9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8亿元,同比增长10.98%;增幅均有收敛。

  可以看见的是,自2015年末开始互联网金融监管细则逐步落实,行业进入了严监管的时代。

  而2015年攀上高点后,中科金财股价也迅速回落,在年末降至70元左右,出现了大幅缩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也有不少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寻求转型。“我们也在提金融科技的概念,其实可以说是在互联网金融严管之后的一种规避手段。”某上市公司背景互联网金融公司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如今互联网平台接连爆雷,在政策逐渐趋严的同时,这种情况不会少,未来摆在互金平台面前的路也有更多不确定,要更加关注风险控制。”7月6日,北京某中型券商分析师指出。

  团贷网创始人唐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论监管严或松,未来在三到五年内,99%的网贷平台都会死亡,行业的严监管更是加速了平台的淘汰。建议平台在退出或转型的过程中,应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打造出自有的小金融小生态闭环,才能在市场中涅槃存活。”

  在此前的2017年业绩说明会上,中科金财董事会秘书赵剑表示,“在外延式发展方面,公司的并购战略已经逐步完善和成型。公司将有计划地在金融科技领域加大投资力度,通过建立多层级合伙人经营责任制度,实现内部创业、培育孵化和成熟收购有机结合的投资并购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科金财追逐一系列风口的背后,卖方研报也表现出热烈的追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2016年也是中科金财的卖方研报最密集的时期,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闭环生态圈、大金所等都是被频繁提及并表示看好的关键词。



  并购的尴尬

  但如今,卖方研报却几乎销声匿迹。中科金财的最后一份研报还停留在去年8月机构对其的半年报点评。

  也许是早就预料到的转变,随后的2017年年报中科金财就出现了大幅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金财此前曾在2017年三季报中披露预计2017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1.42亿至2.14亿元。而随后今年1月中科金财对业绩预告进行修正,修正后的归母净利润则是亏损约1.51亿至2.4亿元。

  业绩“变脸”的情况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

  2月6日深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要求中科金财对公司并购的子公司2017年度累计实现净利润与预计净利润差异的原因。

  “前期并购溢价高的公司基本都有商誉减值的隐患,另外商誉减值也和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等因素有关,比如有些并购的标的行业今年整体不好,就会计提减值,也是给后续减轻压力。”北京某私募机构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曾经被追捧的项目也因趋严的监管出现了困境。

  数据显示,大金所2017年亏损了4290.08万元。中科金财对大金所资产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为7295.98万元。

  “大金所亏损是因为在辉山乳业的事项上有计提坏账准备,现在金融交易所的业务监管也是趋严的,公司也会有相应的应对计划。”前述中科金财证券部人士指出。

  根据披露,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的辉山乳业此前在大金所登记发行“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产品,大金所垫付利息1787.03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