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福达合金负债年增50%资金缺口2.5亿 利用净资产547万关联方提供1.13亿担保

福达合金负债年增50%资金缺口2.5亿 利用净资产547万关联方提供1.13亿担保

2018-06-25 06:50:0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实习生 万少清

    从新三板转板上市仅一月有余,福达合金(603405.SH)便不得不面对流动性不足的现实难题。不仅如此,由王达武夫妇全资掌控的弘道实业,虽净资产不足547万,但王达武却靠它为福达合金提供了1.13亿的贷款担保,而且该公司还卷入了13起担保诉讼。

    盈利能力方面,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福达合金业绩2015年出现下跌,2016年小幅回升,近4年来经营增长较为缓慢。在闯关IPO途中,因上市进程公司一度出现停滞,部分股东提前退出。相反,北京山证、上海景林等股东突击入股。

    值得关注的是,福达合金的流动性不足。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升至5.8亿元,较年初增加1.92亿元,增幅约为50%。同时,公司7.39亿元流动资产中,应收账款和存货合计超过5亿元,仅有5139.82万元货币资金显然无法覆盖这一缺口。虽然公司将此次IPO募资中的5000万元补充了流动资金,流动性不足问题仍然未彻底缓解。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福达合金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止,尚未收到具体回复。

    IPO前夕创始人王达武低价套现5000万

    福达合金成立于1994年,由王达武和胡星福两家人出资100万元创办。成立后,经历了多次增资扩股及自然人之间的股权转让,直到2010年,公司才迎来外部机构投资者。当年11月6日,公司增加注册资本1510万元,景林创投、乔顿投资、冷杉投资、郑晓超、李成文等均以每股6.62元参与认购。然而,截至昨日,其股东中,主要外部股东只有北京山证及上海景林创投。

    这一变化发生在IPO前夕。

    2014年11月30日,4年前入股的乔顿投资将所持的388.90万股转让给王达武,均价为7.80元。当年12月,8名自然人股东之间也进行了股权转让。2015年三四月间,入股四年多,冷杉投资退出,其退出价格为其入股之时的成本价。

    针对上述大量股东纷纷退出现象,福达合金称,公司一度停滞,部分员工因离职或对公司和行业发展持谨慎态度,而决定退出对公司的投资。

    部分外部机构股东退出,则是其自身战略调整。

    上市股权转让中,颇为值得关注的有两点。其一是公司技术顾问、从事电接触材料领域研究的专家方耀兴退出。

    公司解释,方耀兴退休后至公司处担任技术顾问。2014年底,因年事较高等因素,主动提出退出对公司的投资。

    与退出相反,北京山证则是突击入股。2014年11月30日,王达武将所持的公司641.04万股转让给北京山证,转让价格为每股7.80元,合计5000万元。

    当时,众多员工股东及几家机构股东看淡公司发展前景纷纷退出,北京山证竟然逆势出资5000万元入股。

    此外,王达武对公司发展充满信心,却低价将大笔股权转让(还向自然人转让了部分股权)也让人看不懂。以6月22日收盘价计算,北京山证从王达武手中受让的股权市值达到2.32亿元。

    应收账款及存货占流动资产68.61%

    IPO前股东看淡公司发展前景而退出,或与福达合金盈利能力不稳定、流动性不足有关。

    近年来,福达合金的营业收入和净利增长缓慢,且起伏不定。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公司资产总额为7.04亿元、7.05亿元、8.46亿元、10.82亿元,负债总额为3亿元、2.79亿元、3.88亿元、5.80亿元。同期,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69亿元、8.49亿元、10.37亿元、12.55亿元,2015年下降了12.38%。净利润分别为4597.82万元、4105.96万元、4626.86万元、5475.80万元。同样,2015年出现下降,2016年实现的净利润与2014年相差无几。2017年,是公司闯关IPO的关键之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突然大幅增长。

    福达合金流动性不足已经成为其顽疾。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公司10.82亿元资产总额中,流动资产为7.39亿元,其中,应收账款2.39亿元,存货2.68亿元,二者合计为5.0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68.61%,而货币资金只有5139.82万元。同期,公司5.80亿元总负债中,流动负债为5.1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就有3.80亿元,占比为73.36%。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2017年,公司资产增速为27.90%,负债增速为49.50%,负债增速远高于资产增速。对比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仅有5139.82万元现金无法覆盖5.18亿元负债。

    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速度也明显低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2014年至2017年6月30日(2017年全年数据未披露),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为4.46次、4.47次、5.38次、4.70次,同业均值为13.10次、9.64次、10.20次、10.68次。公司存货周转率为5.92次、4.62次、4.69次、4.34次,同业均值为4.73次、4.90次、5.31次、4.99次。

    从资金缺口看,剔除经营性负债,一年内公司应偿还的负债为4.12亿元,考虑5139.82万元货币资金及5355.32万元的现金流量净额,仍存在至少3亿元的资金缺口。

    此次IPO募资2.37亿元,公司将其中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即便如此,公司资金缺口仍达2.5亿元。一旦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未达预期,将存在较大的流动性风险。

    近4年弘道实业卷入13起担保诉讼案

    流动性不足的同时,为公司提供2.05亿元贷款担保的关联方自身资产不足,或将面临着银行要求提前还贷。

    招股书显示,为公司提供贷款担保最多的温州弘道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弘道实业),由王达武及陈松乐夫妇出资设立,分别持股65%、35%。

    根据福达合金挂牌交易前夕发布的上市公告书及2017年度、2018年一季度财务报表,弘道实业频频为福达合金向银行借款提供担保,截至2017年底,尚未履行完毕的实际担保金额合计为1.13亿元,具体涉及到建行7500万元、兴业银行3780万元。

    对比在今年5月4日福达合金披露的招股书说明显示,前一次披露,弘道实业为福达合金通过担保的金额多5000万元,其中就有交行3000万元贷款、建行2019年2月1日到期的2000万元贷款。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底,弘道实业的净资产为-113.68万元,净利润为-234.43万元,截至2017年9月底为547.36万元。仅有500多万元净资产,竟为过亿元贷款提供担保,也让人难以理解。

    就是这家公司,曾因承担担保连带责任而官司缠身。

    近4年,弘道实业卷入13起担保诉讼案。主要涉及为巨大矿业和华通机电借款提供担保,由于巨大矿业(破产清算申请已由法院受理)、华通机电不能够清偿到期债务,弘道实业对其部分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涉及的银行有招行、浦发、民生等多家银行。

    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除去已经偿还的贷款本息外,截至今年5月4日,弘道实业还存在大约1400万元未清偿。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