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康盛股份豪赌新能源整车负债增至83% 燃料电池车推广需10年远水难解近渴

康盛股份豪赌新能源整车负债增至83% 燃料电池车推广需10年远水难解近渴

2018-06-19 06:55:5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黄聪

    陈汉康押注新能源整车领域的决心,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6月8日晚,康盛股份(002418.SZ)公告称,公司拟以股权加现金的方式,置换烟台舒驰和中植一客。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该公司两个月前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两标的,其中烟台舒驰增值率3个月下降一半。不仅如此,2015年至2017年,康盛股份资产负债率增长了24个百分点。如果本次交易完成,康盛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将进一步上升为82.99%,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康盛股份提供的数据显示,中植一客2017年新能源汽车销售数量同比下降7.07%,而旗下子公司中植淳安年产能为1000台,计划在2018年实现年产5000台规模。

    长期从事汽车研究的业内人士肖越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受到成本和普及度的制约,燃料电池汽车的广泛应用需要10年的培育期。

    不过,康盛股份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自2014 年定增引入中植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后,康盛股份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目前通过参股、控股等形式已完成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布局。从长远来看,氢燃料电池的技术优势将决定未来10年后的行业地位。

    烟台舒驰

    增值率3个月下降一半

    “中植的重心在技术,整车只是小梦想。”

    康盛股份实控人、中植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汉康,这位在2017年度浙江省富豪排名,与夫人周珍以26亿元并列第230位的富豪,公开表达了自己的“小目标”。

    拥有了雄厚的新能源客车技术资源的中植汽车,并不打算涉足新能源乘用车的整车制造。 陈汉康曾公开表示,乘用车要比商用车市场大得多,产业布局也更加完善,中植汽车介入乘用车制造领域的优势并不明显,很难发挥其价值。

    陈汉康的这一说法或许是战略,也或许是在挑软柿子,但康盛股份的转型已箭在弦上。

    康盛股份6月8日晚披露重组方案,公司拟以持有的富嘉租赁75%股权作为置出资产,与中植汽车持有的烟台舒驰51%股权、中植一客100%股权进行置换,交易差额由公司支付现金补足。同时,康盛股份拟现金购买烟台舒驰44.42%的股权。

    烟台舒驰100%股权作价10.4亿元,中植一客100%股权作价6亿元,富嘉租赁100%股权作价14.8亿元。

    由此计算,康盛股份此次交易要付出富嘉租赁的75%股权(11.1亿元)和4.82亿元现金。资料显示,烟台舒驰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中植一客主要从事新能源客车和新能源专用车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由此,康盛股份将进入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领域,完成陈汉康的小梦想。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烟台舒驰全部股东权益的评估值为10.52亿元,较标的公司母公司账面净资产增值7.72亿元,增值率为275.5%。

    中植一客全部股东权益的评估值为6.09亿元,较标的公司母公司账面净资产增值1.71亿元,增值率为39.06%。

    实际上,这是康盛股份第二次发布关于两标的公司的重组计划。

    两个多月前的3月29日,康盛股份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烟台舒驰客车有限责任公司95.42%的股权、中植一客成都汽车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同时向不超过10名符合条件的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

    有意思的是,此次交易中,截至2017年9月30日,烟台舒驰和中植一客的评估增值率分别为509.61%和30.58%。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近年来,A股中,并购重组频现高估值、高商誉、高业绩承诺的“三高”顽疾,康盛股份有可能是希望顺利通过重组方案。

    康盛股份负债率两年增长24个百分点

    康盛股份3月底的重组告吹,主要是因为负债率过高。

    4月9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印发《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四项配套制度的通知,这也表明高负债率企业融资将进一步受限。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此时,康盛股份决定撤回重组申请,终止重组。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5年至2017年,康盛股份资产负债率快速提升,分别为50.77%、69.85%、74.75%,两年时间增长了24个百分点,负债增加了21亿元。而2018年一季度,负债率提升至76.64 %,负债两年半增加了30亿元。

    不仅如此,两家标的公司的负债率也不低。2016年和2017年,烟台舒驰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5.43%和92%,中植一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76.7%和83.78%。

    由此,本次交易完成后,康盛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将进一步上升为82.99%,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而作为置出资产的富嘉租赁,事实上属于优质资产。

    2015年11月,康盛股份6.75亿元入主富嘉租赁,后者带来了巨大的收益。2017年,康盛股份合并报表净利润为2.6亿元,其中2.01亿元来自富嘉租赁,占比高达77.31%。

    而此次重组,烟台舒驰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亿元、2亿元和2.4亿元。同时,本次交易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结果作为中植一客100%股权的评估结论,因此交易对方未对中植一客作出业绩承诺。

    康盛股份及其标的公司的毛利率也在下滑。

    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康盛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28.1亿元和34亿元,毛利率分别为20.88%和18.77%。

    而同期烟台舒驰营业收入分别为18.06亿元和15.98亿元,毛利率分别为29.91%和24.89%,均呈现下降的趋势。

    有券商认为,康盛股份原有主业所处的制冷家电管路件行业已逐步进入增长瓶颈,为此公司积极拓展新能源汽车业务,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若标的资产顺利注入,公司有望通过加强产业整合实现盈利能力回升。

    虽然康盛股份将以新能源整车企业的姿态出现,但作为制冷管路行业的龙头企业,康盛股份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冷凝器等家电零部件配件已占据较大市场份额,未来公司将确保传统产品市场份额稳定。

    康盛股份还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公司从上游电机、电控、电空调及动力总成,到下游整车制造,全产业链版图布局完善将有望使公司迎来新的发展机会,在新能源汽车激烈的竞争市场和巨大的发展空间中抢得先机。

    燃料电池汽车广泛应用或需10年培育期

    除了负债率高,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一客合并应收账款余额也达21.06亿元,

    对此,康盛股份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中植一客应收账款净值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主要是因为利用市场扩张的契机实现了销售规模的迅速扩,以及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在销售新能源汽车产品时按照扣减补助后的价格与消费者进行结算等原因导致。

    康盛股份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 年度、2017 年度,中植一客分别实现新能源汽车销售数量 2475 辆、2300 辆,下降7.07%。

    不过,中植一客仍然在扩大产能。

    康盛股份介绍,中植淳安是中植一客旗下全资子公司,现拥有一条新能源客车生产线,年产能为1000台。该公司从2017年开始投入2亿元进行技改扩产,计划在2018年实现年产5000台规模。

    目前国内不超过10张氢燃料客车生产牌照,中植淳安正好持有其中之一。

    我国在2017年出台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到 2020 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 200 万辆,到 2025 年新能源汽车占汽车产销 20%以上。

    根据国家相关规划,2020年,我国燃料电池汽车示范规模累计达到5000~1万辆,商用车占主体,加氢站超过100座。2030年,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推广100万辆,加氢站超过1000座。

    然而,长期从事汽车研究的业内人士肖越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受到成本和普及度的制约,燃料电池汽车的广泛应用需要10年的培育期。

    远水能否解近渴?康盛股份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长远来看,充电电池的技术优势决定新能源汽车企业10年内的行业地位,而氢燃料电池的技术优势将决定未来10年后的行业地位。

    自2014 年定增引入中植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后,康盛股份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目前通过参股、控股等形式已完成“电池、电机、电控、电空调”四大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布局。

    康盛股份表示,此次重组完成后,一方面公司将实现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板块业务向下游延伸,正式切入新能源汽车终端产品消费市场,实现公司全产业链布局。另一方面,公司未来有望将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业务整合进入整车制造的配套体系,而整车带动效应又将进一步扩大现有的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业务规模,从而保障产品质量,迅速响应市场需求,提升终端产品核心竞争力。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