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金种子酒主业亏4400万靠吃利息苦撑 “先款后货”模式下应收账款反增三成

金种子酒主业亏4400万靠吃利息苦撑 “先款后货”模式下应收账款反增三成

2018-04-16 07:03:1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魏度 实习生 万少青

“徽酒四杰”之一的金种子酒(600199.SH)在经营业绩不断滑坡中被同行越甩越远。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大量白酒企业晒亮丽成绩单之时,金种子酒披露的业绩可谓惨淡不堪。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90亿元,净利润仅有818.98万元。如果扣除1036.23万元补助和10亿元存款获得4206万元利息,公司3363名员工辛苦一年创造的利润是亏损4423万元,人均亏损1.3万元。

其实,金种子酒的经营业绩“坠落”已经持续5年。去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2012年的一半,净利润的占比更是低至1.46%。

此外,金种子酒还存在不少令人不解之处。公司采取“先款后货”的销售模式,而在去年,公司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增长三成,二者均超过亿元。同业中,绝大部分公司前述两指标的数据几可忽略不计甚至为零。此外,公司手握10亿元现金坐吃利息,却仍想募资近7亿拓展白酒业务。

上周,针对经营业绩逆势下滑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金种子酒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复。

4月13日,白酒行业分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中高端品牌白酒下沉,行业两级分化,加上安徽省本土白酒企业竞争激烈,金种子酒的业绩翻身难度不小。

扣非净利10年首亏,存款利息收入是净利5倍

与众多白酒企业盈利大幅提升相比,金种子酒的经营业绩却跌入了10年来的低谷。

根据年报,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90亿元,同比下降10.14%,净利润则大降51.88%,仅为818.98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253.32 万元,为近10年来的首次亏损。

实际上,去年,公司账面上一直有超过10亿元的银行存款,产生利息4206万元,这一净收益是当年净利润的5倍多。再加上1036.23万元的政府补助,合计增厚业绩5242.23万元。以此算来,去年公司的主营业务亏损4423万元。

据国家统计局披露的数据,2017年,全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累计完成销售收入5654.42亿元,增长14.42%,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028.48亿元,增长35.79%。

行业向好为何金种子酒的经营业绩如此糟糕?4月10日,上交所专门就此发出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进行全方位问询。

金种子酒是由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独家发起,1998年在上交所挂牌,其核心销售区域为安徽省内市场,去年安徽市场贡献营业收入为86%。

作为安徽四大白酒之一,金种子酒也曾有过较强的盈利能力。2012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94亿元,净利润达到5.61亿元。这一年,古井贡酒的营业收入为41.97亿元,净利润7.26亿元,口子窖的分别为25.07亿元、4.56亿元。金种子酒的盈利能力超过口子窖。

然而,从2013年开始,金种子酒的经营业绩步入下跌通道。2013年至2016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81亿元、20.75亿元、17.28亿元、14.36亿元,同比增幅为—9.32%、—0.27%、—16.74%、—16.89%,一路下跌。与营业收入小幅下跌不同,公司的净利润下跌幅度是断崖式的。同期,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亿元、0.89亿元、0.52亿元、0.17亿元,同比降幅分别高达76.22%、33.64%、41.19%、67.32%。

算上2017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5年双双下降。对比发现,2017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较2012年分别下降了43.77%、98.54%,净利润跌入了谷底。

安徽同业中,以2014年至2016年时间轴,口子窖的营业收入从22.59亿元增长至28.30亿元,净利润从4.22亿元增长至7.83亿元,古井贡酒的营业收入和净利增幅较大,2016年的净利润已达8.30亿元,增速稍缓的迎驾贡酒也是稳步向上。

应收账款逆增或因赊销或延长结算

在“先款后货”的销售模式下,金种子酒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同比增长高达三成。

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的应收账款为1.14亿元,较2016年底的0.88亿元增长了0.26亿元,增幅为29.16%,应收票据为1.44亿元,比2016年底的1.09增长了0.35亿元,增幅为32.11%。其中,第四季度较第三季度末新增余额分别为0.23亿元、0.94亿元。

根据年报披露,跟众多白酒企业一样,金种子酒采取经销商为主的销售模式,主要采用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在这种销售和结算方式下,往往是公司的预收账款较多,应收账款较少。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A股多家白酒企业发现,应收账款均较少、预收账款较多。如洋河股份,截至去年9月底,营业收入168.73亿元,应收账款为1037.20万元,预收账款24.45亿元。泸州老窖营业收入103.95亿元,应收账款800.89万元,预收账款19.57亿元。口子窖营业收入27.15亿元,应收账款1600.31万元,预收账款5.47亿元。上述3家酒企的应收账款增幅很少甚至是负增长。而贵州茅台的应收账款为零。

预收账款方面,金种子酒去年底为0.96亿元,较2016年底的1.42亿元下降了32.39%。

金种子酒的财务数据出现与同行绝然相反的走势或与其竞争中处于劣势密切相关。

一白酒行业的分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作为三线区域性的白酒品牌,金种子酒的竞争力处于劣势,加上安徽省内白酒市场竞争激烈,公司受到的挤压非常明显,在历经多年下滑的积累下,落伍已经很远。在此情况下,为了尽可能扭转不利局面,公司可能采取了一些赊销、延长结算账期等手段。因而,出现了公司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大幅增长的情况。

销售费用占营收三成

广告促销处绝对主导

12.90亿元的营业收入、61.03%的毛利率,金种子酒的主业依然亏损,背后或是高企的销售费用。

从近五年来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下滑情况看,营业收入的缩水幅度并不是很多,但净利润则巨幅缩水,这可能与公司的销售费用偏高密切相关。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97亿元、6.60亿元、5亿元、4.03亿元,分别当期营业收入的38.41%、38.19%、34.82%、31.24%,占比均超三成。

而在占营业收入超三成的销售费用中,广告、促销、兑奖等用于宣传的费用处于绝对主导地位。2016年、2017年,金种子酒的销售费用为5亿元、4.03亿元,前述三项费用合计分别为4.22亿元、3.35亿元,占当期销售费用的比重分别为84.40%、83.13%。

上述白酒业分析人士称,金种子酒的利润大幅缩水与公司过度依赖渠道和营销导致成本大增有关,公司的销售费率曾超过35%,位居白酒行业之首。近两年,公司费用压缩,加上产品竞争力不够,导致销售收入下滑。

此外,尽管公司的销售收入不断下滑,但公司的管理费用并没有多少变化。2014年至2017年的4年间,其管理费用均维持在1.1亿元左右。

经营持续下滑,金种子酒想突围并非易事。

2016年,公司布局健康酒,并推出健康酒品牌——和泰苦荞酒。去年,公司曾公告称,重拾地产业务。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01年,金种子酒就已进军地产,不过到了2010年,公司将地产业务转让给母公司金种子集团。时隔7年再涉地产,能否打下一片天地尚是未知数。

上述白酒业分析人士认为,目前而言,已有茅台、五粮液等多家酒企发力健康酒,至今未形成气候,金种子酒能否成功还很难料。至于地产,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在地产全面调控、行业集中时期,金种子酒即便进军地产,也只能是像此前一样小打小闹,其多元化之路或存坎坷。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