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腾信股份实控人七成股权触及平仓线

腾信股份实控人七成股权触及平仓线

2018-04-13 06:53:1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现金流连续4年净流出与净利背离,复牌后股价4连跌

□本报记者 魏度实习生 万少青

曾经的A股股王腾信股份(300392.SZ)似乎已经沉沦已久,且麻烦缠身。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结束了长达半年的停牌后,虽然公司接连推出实控人增持、股权激励计划及一季度预赢的三重利好,仍难挡二级市场上股价的下跌。复牌之后的腾信股份股价4连跌,实控人所持的超七成股份触及平仓线。至此,这个曾经的A股股王,市值已经蒸发238亿元,占其总市值的84.51%。

主打互联网营销概念的腾信股份经营业绩不太稳定,上市之前稳步上升,上市之后大步扩张,2016年巨亏,一年亏掉上市3年的利润。

不仅如此,公司的经营现金流连续4年净流出,与公司的净利润严重不匹配。与此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逐年大幅增长。

此前,腾信股份还被曝存在高管频繁变动、大量股票质押、高管在巨亏前“巧合”减持、投资失利等诸多问题。

此外,近两年来,公司连续两度重大资产重组均以失败告终,以致引发市场对公司未来走向的追问。

昨日下午,腾信股份证券部王姓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实控人所持触及平仓线的股份暂未平仓;其他的事宜,将在近期披露的年报中解释。

三重利好难挡股价下跌,市值蒸发238亿元

腾信股份遭遇了历史上最严峻的挑战。

半年重组失败后,腾信股份的股票复牌交易。为了应对股价波动,公司也是做好了充分准备,一口气发布三重利好。即一季度预计扭亏为盈,预计盈利130万元-310万元,上年同期则亏损1807万元。同时,实控人徐炜增持0.01%的计划已经完成。此外,公司推出股权激励计划,拟授予激励对象不超过3072万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

然而,三重利好仍未阻挡住股价的大幅下挫。4月9日,股价开盘即封跌停。4月10日,再度上演闪崩跌停。4月11日、12日,分别下跌4.96%、1.22%,股价最低触及10.80元。

10元左右的股价与曾经的A股股王简直是天壤之别。

以互联网营销服务为主业的腾信股份,于2014年9月10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之初,在互联网+概念的号召下,备受投资者追捧,股价节节飙升,公司也因此一时风光无限。

资料显示,腾信股份发行价26.10元,上市之后连收11个涨停,至当年11月12日,股价达到183.99元,成为当时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彼时,贵州茅台的股价仍徘徊在150元左右。

2015年6月3日,A股牛熊交替前夕,腾信股份的股价突破200元,达到了220元,较发行价暴涨了7.43倍,而这只用时不到9个月。

疯狂的腾信股份跌落也只在瞬息之间。

随着2015年6月中旬开始的市场大幅调整,腾信股份的股价也开始踏上断崖式下滑之路。至2015年9月,公司除权后,股价在30元左右,此后,虽然有小幅度起伏,股价仍未超过50元。至4月12日,股价跌至历史低点。

长江商报记者计算发现,股价到达顶点之时,腾信股份总股本仅为1.28亿股,市值高达281.60亿元,而4月12日,其市值只有43.62亿元,不到3年之间,市值缩水了237.98亿元,幅度为84.51%。

两年两推重组均告吹

股价大幅下跌或与腾信股份的重组失败存在关联。

引发此次股价下跌的原因,是近期重大资产重组失败。

这次重组始于2017年10月11日。彼时,公司公告称,正在筹划收购股权事项,拟以支付现金方式收购资产,预计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同时透露,标的为大数据营销类资产。

直到4月8日晚,公司发布的重组进展为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公司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标的资产分别为北京飞扬广告有限公司(飞扬广告)和北京勤诚互动广告有限公司(勤诚互动)。公司原拟支付现金收购飞扬广告、勤诚互动,但由于交易各方就估值、未来整合方式及相应管理控制措施等相关细节始终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重组失败。

这已是近两年腾信股份第二次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失败。

上一次的重组始于2016年10月10日,腾信股份曾计划使用自有资金3.30亿元收购霍尔果斯星澲广告有限公司所持北京瀚天星河广告有限责任公司90%股权。收购完成后,瀚天星河将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然而,持续一年的收购行动在2017年12月7日宣告停止。当日,公司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双方未在《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期限内完成瀚天星河股权转让的全部事宜,星澲广告已将持有的瀚天星河90%股权转让给霍城星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因此,公司终止此次重组。

其实,对于瀚天星河收购案,尽管腾信股份一度信心满满,但其高溢价收购一直备受质疑。当初,收购价为不超过4.80亿元,而标的公司成立才2年时间。因此,深交所对这一收购案发函问询。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腾信股份回复问询函后,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大幅回落,最低跌至12.67元。

值得一提的是,腾信股份接连推出现金并购重组案,但公司自身资金短缺。为此,2016年,公司曾将2.01亿元应收账款以1.76亿元的价格转让,以此筹集收购所需资金。

其实,上市之后,腾信股份此前也曾多次并购,标的业绩实现也不太理想。

2016年,公司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86亿元,其中参股公司上海车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停止运营,其1664.33万元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公司或存“易主”风险

随着股价大幅下跌,腾信股份还存在“易主”风险。

根据公司4月10日发布的公告,彼时,公司实控人徐炜直接持有1.2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37%,累计质押股份1.24亿股,占总股本的32.36%,股权质押比高达99.95%。这意味着徐炜所持的股份只有5.91万股没有质押。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徐炜分别将其所持股权质押给了东方证券、中国银河、招商证券和国民信托,股权质押最早始于2015年5月28日,最近的是2017年6月15日。

公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10日,徐炜触及及平仓线的质押股份总数为9124.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76%,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3.40%。彼时,股价为12.10元,随着近两日的继续下跌,其触及平仓线的股份将更多。

实控人强行平仓风险悬顶,腾信股份是否存在易主可能?

昨日下午,腾信股份方面回应长江商报记者称,徐炜所持股份暂时未被平仓,其本人将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有效措施化解质押风险,保持公司股权结构和公司控制权的稳定。

除了实控人股权质押风险外,腾信股份自身的财务压力也不小。

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不足亿元,而应收账款达到6.42亿元,较年初增加1.50亿元。而在2016年,公司折价转让了2.01亿元的应收账款。

与此同时,公司2016年亏损2.66亿元,吞噬了2014年、2015年、2017年3年的利润。此外,公司2014年至2017年间,经营现金流净额均为净流出,不仅与公司利润背离,也说明公司现金流短缺。且在去年,因为3900万行贿上市,被法院判罚2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腾信股份宣布与青岛市崂山区财政局下属青岛浩基进行战略合作,探索推进金融+文化产融结合的发展路径,建立产业集群。此前,公司曾向青岛浩基通过委托贷款方式借款2.20亿元。

对此,市场一度猜测,青岛浩基或将成为腾信股份的接盘方。不过,截至目前,这一消息仍属猜测。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