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哈尔滨银行返A搁浅或因明天系离场

哈尔滨银行返A搁浅或因明天系离场

2018-03-26 07:06:48 来源:长江商报


    明天系间接持股比例15.77%,不良率5连升高于城商行平均水平

    长江商报消息 (记者 魏度) 港漂4年的哈尔滨银行,在回归A股的路上苦等3年后,最终因内资股东可能变动而按下暂停键。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内资股的股东席位几乎由“明天系”相关公司把持,其通过黑龙江鑫永胜商贸有限公司、黑龙江天地源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拓凯经贸有限公司(分别简称鑫永胜商贸、天地源、拓凯经贸)等入股哈尔滨银行,合计持股比例达15.77%。

    然而,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明天系”风波频传,多个资本运作项目以中途撤出结局。3月23日,华中区一大型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虽然市场盛传的风波未得到权威证实,但从多个项目半途而废来看,战略性收缩意图十分明显。此次哈尔滨银行内资股权变更,可能是‘明天系’出让股权”。

    实际上,哈尔滨银行返A之路一直走得不太顺畅。2014年3月,该行登陆H股,次年就启动了回A计划,并向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期间,曾中止审查。目前,已到其IPO关键期,突然因股权结构可能变动无奈暂停。

    招股书显示,目前,哈尔滨银行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其第一大股东为黑龙江经济开发投资公司,持股比为19.65%,其他的内资股东中,单个股东持股比均不足10%。

    此外,除存在股权结构变动因素外,哈尔滨银行不良率连续5年攀升、IPO关键期领受罚单等,也将成为该行返A路上的绊脚石。

    前十大股东6家是内资股东 明天系成隐秘成员

    苦等三年,已到IPO关键期的哈尔滨银行回归A股之路被拉长。根据哈尔滨银行公告,因内资股权可能发生变动,公司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

    四年前,哈尔滨银行成功在H股挂牌,次年便迈上返A之路。今年1月10日,该行进行了预披露更新。这表明,其IPO之路已经走到了关键期。

    股权结构可能变动让哈尔滨银行暂停上市申请,市场猜测“明天系”可能要撤离了。

    “明天系”为国内大型民营资本集团,参控几十家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以擅长资本运作而著称。

    公开资料称,“明天系”入股哈尔滨银行较深,其通过多家关联公司持有哈尔滨银行股份,包括鑫永胜商贸、天地源、拓凯经贸等。

    招股书显示,哈尔滨的前十大股东中,内资股东有6家,分别为科创兴业、科软软件、鑫永胜商贸、天地源、拓凯经贸,其中,后三者分别持有其6.4亿股、5.7亿股、5.2亿股,持股为5.82%、5.20%、4.75%,合计达到15.77%。

    此外,前十大股东中的H股股东,华夏人寿跻身其中,持股比为4.43%。此前,市场上一致的“口吻”为,华夏人寿是“明天系”的隐秘成员。

    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明天系”的多个资本运作项目以中途撤出为结局。

    最知名的是“明天系”运作华夏人寿。早在2015年,“明天系”的资本运作平台华资实业曾公告,拟募资316.8亿元对华夏人寿进行增资,从而获得后者51%股权。然而,这次定增申请获得监管层审核通过后迟迟未披露。去年,华夏人寿易主给中天金融。

    另一个半途而废的资本运作项目是恒投证券。今年初,在“明天系”旗下的H股上市的恒投证券公告称,公司9名股东拟将其所持的29.94%股权作价90亿元转让给中信国安,公司因此易主。

    此外,“明天系”在涉及美都能源、齐星铁塔等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中也打了退堂鼓。

    “虽然市场盛传的风波未得到权威证实,但从多个项目半途而废来看,战略性收缩意图十分明显。”上周五,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此次哈尔滨银行内资股股权变更,可能是“明天系”出让股权。

    IPO关键期一日两领罚单

    另一个备受市场关注的是,哈尔滨银行一日内收到两张监管罚单。

    今年2月2日,银监会网站公布大连银监局对哈尔滨银行大连分行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哈尔滨银行因以贷还贷、以贷收息,掩盖风险,虚增利润等案由,被罚款20万元。同日,哈尔滨银行因以隐性回购方式虚假转让信贷资产,规避监管等行为被罚款30万元。

    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7年9月14日,哈尔滨银行合计收到了23张罚单,罚款金额超过500万元,其中单笔最大的罚款金额为140万元。

    接连因违规被罚暴露出哈尔滨银行的内控不足,这或与该行不断扩张密切相关。

    近年来,哈尔滨银行迈出了跨省展业步伐,其经营触角延伸至黑龙江省外的天津、辽宁、重庆、成都等省市,截至2017年9月14日,已经拥有12家黑龙江省外分行5家,截至去年6月底,5家省外分行的存款余额及贷款余额分别占该行存款总额及贷款总额的39.85%、47.28%,2014年至2016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4.15%、23.43%。

    随着哈尔滨银行展业区域的扩大,该行的资产规模也不断增大。截至2017年6月底,其资产总额达到5469.27亿元,是2012年的2倍。

    哈尔滨银行的快速扩张,使得其资本消耗过快,补充资本金已经较为迫切。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去年6月底,哈尔滨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4.64%、11.64%、11.97%、12.02%,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94%、11.14%、9.35%、9.4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94%、11.14%、9.34%、9.46%。总体上均呈现下降趋势,去年6月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4年下降了4.48个百分点。

    实际上,近年来,哈尔滨银行频频筹资补充资本金。

    2014年3月,哈尔滨银行H股上市时募资63.21亿元。2016年,哈尔滨银行清空了所持华兴银行16%股权,套现15.2亿元。当年,该行还发行了二级资本债80亿元的资本债,用以补充资本金。去年,该行在境外发行优先股,筹资80亿元。

    由此可见,2014年至今,该行募资达到238.41亿元。

    关注类贷款率比上年末上升36个基点

    大举扩张消耗资本金,接连违规被罚暴露内控不足,同时,哈尔滨银行也面临着不良率持续攀升的挑战。

    近年来,随着规模扩张,哈尔滨银行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实现了快速增长。2016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41.83亿元、49.62亿元,分别较2012年增长了85.69%、72.83%。

    不过,经营业绩大幅增长之时,该行的资产质量也呈下滑之势。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6月30日,哈尔滨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64%、0.85%、1.13%、1.40%、1.53%、1.65%,连续5年攀升。去年6月底的不良率是2012年的2.58倍,且高于全国城商行1.51%的平均水平。而且,关注类贷款率为2.97%,比上年末上升36个基点。贷款减值损失准备率为2.77%,较上年末上升22个基点。这些数据似乎表明,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似有进一步上升迹象。

    哈尔滨银行曾提及,小微企业法人及小微企业自然人等对资金流转敏感性较强的客户群体的贷款不良率相对偏高,这是造成不良贷款率及关注类贷款率攀升的因素之一。

    区域经济环境因素对于地方性银行影响也较大。截至去年上半年,哈尔滨银行向中国东北地区发放的贷款占贷款及垫款总额的56.30%。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作为一家保本理财大户,随着资管新规意见稿的出台,哈尔滨银行的保本理财产品将面临挑战。

    截至2017年6月底,哈尔滨银行共发行理财产品454期,规模合计1318.27亿元。其中保本型理财产品占54.18%,达740.89亿元,超过2016年同期的602亿元保本理财产品规模。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哈尔滨银行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未收到具体回复。

    哈尔滨银行IPO关键期突然因股权结构可能变动无奈暂停。东方IC图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