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庞雷砸11亿溢价67%上位实控人 龙星化工一年3次停牌重组均落败

庞雷砸11亿溢价67%上位实控人 龙星化工一年3次停牌重组均落败

2018-03-26 07:02:5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记者 魏度 易主之后接连发力新能源汽车均告失败,中小板公司龙星化工(002442.SZ)欲脱胎换骨仍面临挑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富电集团掌门庞雷入主龙星化工后,其带领龙星化工闪电进入新能源领域。从去年11月至今,公司出资4亿元参设新能源产业基金,投资新能源领域资产。同时,公司连推两次重大资产重组,遗憾的是均告失败。算上公司易主前的重组,一年之内,三次重组均遗憾收场。

    实际上,创建于1994年的龙星化工至今已有24年,公司主营炭黑的生产和销售,2010年7月,公司成功在A股上市。

    然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龙星化工因高成本劣势而落败。于是,一众高管集体辞职,公司也启动了卖壳计划。

    一个要卖一个要买,2017年上半年曾四处找壳的庞雷进入了龙星化工视野。很快,庞雷就与龙星化工原实控人刘江山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庞雷高价接盘,共计出资11亿元,上位龙星化工实控人。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庞雷通过上海图赛直接接盘龙星化工的3263万股几乎全部质押。

    上周,针对公司未来如何真正转型,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龙星化工,但均无人接听。

    一个月两推重组新能源资产均遗憾收场

    庞雷入主龙星化工后一个月两次推出重组新能源资产,均以遗憾收场。

    3月15日,龙星化工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因相关各方就重组的支付方式及支付进度等未能达成一致,交易各方认为继续推进本次重组的条件不够成熟,遂决定终止重组。

    回溯公告,本次重组始于今年1月16日。彼时,公司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涉及收购资产的重大事项,所收购资产涉及新能源汽车,初步确认构成重大资产重组。2月22日,公司发布重组进展公告时称,重组的交易对方初步确定为关联方,预计涉及关联交易。同时,公司披露了最新的前十大股东、前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情况。此时,公司仍未披露重组标的公司。

    直到3月15日,龙星化工发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之时才披露重组标的为在新三板挂牌的北京富电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电绿能),公司拟收购其不低于20%股权。交易对手方为吕勤燕,标的公司及交易对手方与公司构成关联关系。

    根据龙星化工在庞雷入主时发布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吕勤燕为庞雷配偶,前者持有富电绿能42.92%股权,为控股股东、实控人。同时,庞雷也持有7.3%股权。

    重组失败,龙星化工却给了市场无限想象。公告称,重组终止后,公司拟继续直接或与设立的产业基金用现金方式收购富电绿能41.54%股权。

    庞雷入主后推出的第一场重组则更为短暂。

    去年12月19日,龙星化工宣布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所购买资产涉及新能源汽车行业。今年1月2日,龙星化工公告称,此次重组终止。

    对比两次重组可以发现,标的均为新能源汽车行业,均构成关联交易。虽然第一次重组中并未披露重组标的公司名称、交易对方等内容,但有人士根据公告猜测,第二次重组可能是第一次重组的借力。只是,第二次重组仍然以遗憾终局,让人颇为意外。

    竞争处劣势欲卖壳求生,庞雷上位实控人

    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的龙星化工曾频频再融资、重组,最终均落得个难言的结局。

    事实上,上市之后,龙星化工的经营业绩不断下滑。2010年至2016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34亿元、20.43亿元、19.40亿元、23.44亿元、24.38亿元、17.37亿元、18.43亿元,存在较大幅度波动。同期净利润为0.73亿元、1.22亿元、0.44亿元、0.20亿元、0.15亿元、-0.82亿元、0.31亿元。2016年,公司扭亏为盈,得益于去产能及环保监控力度加大,市场需求旺盛,炭黑产品价格上升。

    为了扭转竞争劣势局面,龙星化工也曾努力过。2012年至2015年,公司推出两次定增方案,拟募资12.93亿。最终,两次定增募资均被终止。

    再融资失败,以实控人刘江山为首的一众高管信心尽失。2016年5月,包括副董事长俞菊美、总经理李学波等7名高管集体辞职。自此,公司走上了卖壳之路,相继推出收购教育类资产、浙江古纤道绿色纤维等,均未获得成功。

    在重组浙江古纤道绿色纤维时,庞雷进入了龙星化工。公开资料显示,此前,庞雷曾为其旗下资产四处找壳,相继涉足宏达新材、斯太尔。

    去年1月20日,宏达新材控股股东伟伦投资将1亿股(占总股本23.12%)质押给庞雷。彼时,宏达新材实控人朱德洪风波频传,而公司资金链断裂。庞雷向法院起诉,进行股权拍卖,试图拿下控股权。最后,伟伦投资腾挪股权融资还了庞雷的借款才了结。

    借壳宏达新材不成,收回大笔借款的庞雷坐在了斯太尔的谈判桌前。

    然而,在斯太尔身上,庞雷并未如愿以偿。不过,庞雷脚踏两条船。在拟受让斯太尔股权之时,他也在跟龙星化工的刘江山在谈。

    最终,庞雷通过上海图赛出资6.95亿元受让了刘江山转让的3.263万股,占总股本6.80%,交易价21.29元,较停牌前价溢价67%。投桃报李的刘江山将3200万股表决权委托给了上海图赛。此外,上海图赛还受让了信托收益权,耗资4.19亿元间接持股7262.94万股,占总股本15.13%。如此一来,上海图赛拥有28.60%实际可支配的上市公司表决权,成为控股股东,庞雷为实控人。

    推动旗下资产证券化,或继续重组新能源资产

    已经易主的龙星化工或将继续推进重组,实现庞雷旗下资产证券化,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卖壳。

    富电集团官网显示,目前,旗下拥有赛特康新能源科技、德国asola科技和美国Tellus Power(富电科技)等三家关联公司,分别专注于工业储能(含超级电容器)、汽车太阳能和绿色建筑的BIPV,新能源汽车及充电基础设施的研发、生产和运营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销售及相关增值服务,业务范围覆盖亚欧美三大目标市场。

    入主龙星化工后,庞雷频频推动龙星化工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上述两次重大资产重组中拟购买的标的资产属于新能源汽车行业外,去年12月,公司还宣布出资不超4亿元,与湖南宝庆和邵阳宝庆共同出资设立宝庆同创新能源产业基金合伙企业,将主要投资于湖南省邵阳市境内新能源汽车及相关产业、光伏地热等清洁能源产业、与新能源产业存在重大战略合作的相关企业,该基金规模为30.1亿元。

    而在去年11月,龙星化工与新三板公司富电绿能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拟在河北如雄安新区等重点区域携手富电绿能进行产业布局合作,积极发展新能源汽车销售、充电桩及大型储能系统、三元锂电正极材料等相关业务。彼时, 富电绿能也曾表示,待市场条件成熟,吕勤燕拟将旗下赛特康、富电绿能、德国asola等新能源汽车领域优质资产与龙星化工开展全面合作,共同布局新能源汽车上下游产业链。

    一投行人士分析称,庞雷入主龙星化工目的就是推动自身旗下资产证券化,未来,通过并购重组将旗下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是必然之举。

    不过,亦有券商人士称,市场转暖,去年龙星化工盈利能力明显增强,短期内,庞雷可能不会对公司的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