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冠军冰场被指管理不善致消费者骨折 资方北京零度屡因“冰面安全”涉诉

冠军冰场被指管理不善致消费者骨折 资方北京零度屡因“冰面安全”涉诉

2018-02-26 07:42:3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讯 (记者 吴婷) 一年对外投资11家公司,急速扩张的冠军溜冰场,因管理短板惹上数起官司。近日长江商报记者接到消费者投诉称,2月18日下午在冠军溜冰场武汉凯德广场古田店溜冰时,因冰面有洞导致右腿骨折。该店店长陈仙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称只是正常刮痕,消费者系自身滑冰不慎摔伤。目前,双方各执一词。

2月23日,长江商报记者致电冠军冰场所属的北京零度阳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零度”),但该公司工作人员告知:公司负责人过年还未上班,无人可接受采访。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随着滑雪、滑冰运动的兴起,类似纠纷事件日益增多,轻则滑冰者相撞,重则骨折、半月板撕裂。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伍斌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滑冰不属于高危项目,不过商家仍有告知风险的义务,并按照国家规定设置场地、设施设备。伍斌提醒,类似运动中,消费者也要提高安全意识。

“随着国内冰雪运动的兴起,国内冰雪运动教练员和管理人员也确实面临人才急缺的问题。“伍斌坦言,目前中国冰雪运动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期,滑雪设备、装备都在迅速增长,在人才配备上,国内已有专门培训机构开展社会体育指导员培训工作,补充人才需求。

滑冰者骨折,现场无工作人员救助

2018年的春节,对于27岁的郑馨来说太过意外。2月18日下午1点多,郑馨和父母来到位于武汉古田二路的凯德广场冠军冰场滑冰,但1小时后她摔倒在冰面上,医生诊断为右腿骨折,需要手术。

22日,郑馨躺在医院病床上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当天下午冰场人不多,进场后不久冰场通知要进行清冰作业,清冰完成后郑馨滑行至中央处时,冰刀卡在了冰洞内遂即摔倒。郑馨称,冰面上未有任何警示标志,冰面也未有巡场工作人员,当时大声呼喊工作人员数次,都无人理会。最后是其父亲前去搀扶才走下冰面。

郑馨说,由于现场没有专业救助,导致摔伤后不知是骨折,自行走下冰面后又造成了二次伤害,最后导致骨头错位,不得不进行手术。其母亲当场要求去看视频监控,却被溜冰场工作人员拒之门外。最后,在其家属强烈要求下,溜冰场工作人员才同意陪同去医院。

对此,冠军冰场武汉凯德广场古田店店长陈仙否认当天冰面有洞,也不存在裂缝。陈仙介绍,冰场每天会安排两个工作人员进行冰面内场巡视,每天下午1点至6点是高峰时段,场内都会有一个工作人员进行巡场。至于郑馨摔倒时为何没工作人员在场,陈仙直言,“我们不能保证中间巡场人员需要休息或喝水等空隙。”

当长江商报询问能否看视频核查时,陈仙表示监控录像只能有司法机关开具证明才能查看。陈仙表示,发生意外后,溜冰场第一时间告知了保险公司,激活了意外保险理赔,“不会不管她的。”

2月23日下午3时许,长江商报记者在该冰场现场看到,进场处冰场有危险提示,然而冰面上滑行的20多个溜冰者中,所有人都未佩戴头盔和护肘,其中几个在扶手边练习行走的成年人也未佩戴护膝。值得注意的是,现场一位佩戴冠军冰场工牌的工作人员,自己也未穿戴任何防护设备。

冰场是否配备有医护人员?陈仙表示,冰场只配备有简单的医疗设备,处理擦伤、撞伤等意外,骨折类伤情都会直接送至医院。陈仙称,溜冰本身具有危险性,在办卡和入场时,工作人员都会提醒注意安全,场内会粘贴和循环播放安全须知,也会提供护具租赁,“但是溜冰者不愿意穿戴,我们也不能强求。”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冠军冰场的会员卡背面注明“请遵守本冰场《溜冰须知》,上冰前请佩戴护具及购买人身意外安全保险,并注意自身及他人安全,如发生意外本冰场恕不负责。”

对此,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源波认为,冰场的免责条款属于免除其责任的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条款。对于冰场是否有一个坑,双方各执一词,消费者可以申请法院调查取证,即申请法院责令溜冰场提供当时的录像以还原事情真相。若冰场拒不提供的,法院可以根据证据规则推定消费者的主张成立。另外,刘源波建议,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分歧,消费者以后应养成当场固定证据的习惯,固定证据的方式有报警、录音、录像等。

三起诉讼案两起涉冰面安全

郑馨受伤事件并非首例。资料显示,冠军冰场所属北京零度阳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仅消费者诉讼案就有三起,其中两起诉讼都涉及冰场冰面安全问题。两起诉讼案件北京零度阳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合计赔偿约6.494万元。

2015年2月22日,大连百年港湾冠军冰场,因冰面有裂缝未设立明显警示标志,一位溜冰者冰刀陷入,且因其扶手短窄而无法把扶,造成其左左胫腓骨骨折。法院判决零度大连分公司赔偿3.254万元。

2016年1月30日,在哈尔滨经开区南岗集中区红旗大街中央公园B2室内真冰场,因冰场冰面不平致刘某半月板撕裂、韧带拉伤住院治疗。法院判决北京零度阳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赔偿3.2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两起案件陈述中,原告方消费者都因证据不足,不能证明冰面存在安全隐患,法院不予支持。不过两次法院判决都认为,被告在在风险提示方面、场内人员安排方面、护具准备方面、管理过程中均存在防范不足。

此外,数据显示,2016年7月和9月,北京零度阳光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先后获得两次融资。融资后,在2017年,该公司连续对外投资11家公司,全部都为冰雪运动项目,布局地区包括成都、大连、苏州等地。

万亿冰雪市场,教练管理人才急缺

上周,长江商报记者走访武汉多家室内冰场发现,冰场里成人、儿童一起滑行,高峰期时,1800平米的冰面上容纳了近200人。虽然所有商家都有提醒进场者需穿戴护具,但仍有不少未穿戴任何护具的溜冰者直接入场,也未受到阻拦。

“硬件容易对标国际,但管理、人才配备上我们还有差距。”2月24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直言,中国冰雪产业要发展,人才才是关键。

2016年,《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产业振兴计划提出,到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

然而,万亿冰雪产业发展之际,《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中国现在绝大部分雪场都是旅游体验型雪场,只有初级雪道,滑雪体验差,设备设施、配套服务和安全保障都有待提升。能与欧美日成熟市场比肩的目的地雪场,在中国只能占到雪场总数的3%。目前全国约有50%的滑雪场教练只有高中或中专学历,大专及以上学历的教练只占总数的15%。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冬奥会的成功申报,给我国冰雪产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从2016年至今,整个行业都在快速的发展。有实力和资质的企业,近年来也在抓住机遇快速扩张,这利于中国冰雪产业的发展。不过,相比硬件设施,目前我国雪场、冰场配套设施还需不断完善,具备教练资格的人员已远远无法满足市场需要。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