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康可莱资产负债率超九成疑似停产

康可莱资产负债率超九成疑似停产

2018-02-12 06:16:3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企业、产品配方在食药监总局无法查到,五险缴费基数由8.9万元变为9元

□本报记者 吴婷

经销商延长保质期一年半销售,生产商联系不上,企业、产品配方在食药监总局查不到。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被称为具有“无锡芯”、与新西兰最大的奶粉加工商新西兰新益美集团合作生产的康可莱奶粉,在面市两年后销声匿迹。

2月6日,沈阳市工商局发布一起监督管理案件称,沈阳金之宝商贸有限公司存在销售篡改康可莱牌羊奶粉保质期。通报显示,沈阳金之宝商贸有限公司的奶粉供货商为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该公司不仅电话打不通,网站也打不开。

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天眼查信息查询发现,2016年企业年报显示,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负债率高达90.8%。变更记录显示,公司2017年5月份,单位职工养老保险、失业险、基本医疗保险等基数都由之前8.9万多元变更为9元。对此,一位人事管理人员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公司保险缴费基数如此之低,基本上就意味着公司已经解体。

生产日期与保质日期被“推迟”一年半

沈阳市工商局2月6日发布的“金之宝商贸有限公司篡改羊奶粉生产与保质日期”案显示,沈阳金之宝商贸有限公司存在销售篡改康可莱牌羊奶粉保质期。经当场确认,当事人购进的羊奶粉生产日期是2015年9月28日,有效期到2017年9月28日,现已被更改成是生产日期是2017年4月28日,有效期到2019年4月28日。

经现场查明,被篡改奶粉3213箱,共计13776桶装奶粉和697箱袋装奶粉,已有6754桶和697箱袋装奶粉发往广州,目前库存6894桶,还有114桶不知去向。

根据食品安全法等规定,2017年11月7日,五里河所查封了沈阳金之宝商贸有限公司涉嫌篡改保质期康可莱牌羊奶粉6894桶,并现场进行拍照,做好相关信息类证据搜集,当事人在现场检查笔录上进行签字确认。

通报显示,沈阳金之宝商贸有限公司供货商为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根据无锡媒体2015年12月12日报道,康可莱是无锡市现代农业研究院的自主品牌,在新西兰注册。公司在新西兰拥有牛羊肉、牛羊奶和水果等直供基地,并将这些产品从新西兰原产地引入中国。康可莱还与新西兰最大的奶粉加工商——新西兰新益美集团开展合作。2015年12月份,康可莱公司正式发布6款独立品牌奶粉,都由新益美集团负责生产的。其中,有一款就包含羊奶粉。

公司法人多重身份 母公司法人曾被调查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法人代表为马奇明,为法人独资。但长江商报记者拨打工商登记电话发现,该电话号码为空号。登记的网站也显示错误。

长江商报记者网上搜索马奇明发现,在无锡相关报道中,马奇明身份就有5个,包括无锡现代农业研究院院长、无锡农商协会副会长、生物农业分会会长、无锡国家高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副总经理、无锡新区太湖科技园管委会主任。

此外,马奇明除在康可莱担任法人外,还在多家公司担任要职。天眼查信息显示,2001年,马奇明作为法人,0元注册成立无锡山禾集团第一制药有限公司合成分厂,如今已注销。此外,还任无锡帅先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无锡科捷诺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无锡澳太药业有限公司董事、无锡科技创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为无锡科捷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工商登记电话号码显示,有一个电话号码与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相同,其余两个电话则始终无人接听。

天眼查显示,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和无锡科捷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不同。但长江商报记者搜索百度地图发现,前者在百度上搜索不到,后者地图显示地址与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注册地址相同。

工商信息显示,无锡科捷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李宁。根据当地媒体2014年8月份报道,李宁曾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被称为“中国动物转基因克隆研究领军人物”。当年因涉嫌将其承担的转基因项目经费转移至名下公司被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带走调查。

据报道,2014年无锡科捷诺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还在正常运转。公司马奇明总经理介绍,李宁院士虽然是公司法人,但作为自然人,在无锡没有投资。

2016年资产负债率超90%

生产商、母公司联系不上,产品没注册,如今康可莱奶粉已销声匿迹。

长江商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不仅现在在线下商超看不到康可莱乳制品,电商平台也难觅踪迹。然而,此前康可莱不仅在天猫、京东有售,甚至亚马逊都还有搜索链接。不过,目前都已下架。

天眼查提供的年报显示,无锡康可莱医药有限公司2016年资产总额为1054.16万元,负责总额为957.19万元,负债率90.8%;公司销售总额为330.5万元,主营收入为325.87万元,利润亏损为247.7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7年5月变更信息显示,公司单位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缴费基数都由过去8.995万元变为9元。此外,本期实际缴纳生育保险缴费为0.045元,职工基本医保、工商保险为0.63元,养老保险由变更前17091元变更为1.71元。

一位人事管理人员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公司五险缴费基数与职工收入挂钩,缴费基数等于上一年度职工的年平均工资,收入越高缴纳基数就越高。该人士认为,公司保险缴费基数如此之低,基本上就意味着公司已经解体。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