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恐龙园业绩过山车须告别“靠天收”

恐龙园业绩过山车须告别“靠天收”

2018-02-12 06:16:3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毛利率低于同业均值20个百分点,短期偿债能力偏弱流动性承压

□本报记者魏度

专做恐龙生意18年,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恐龙园)时隔5年再次向A股发起冲击。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恐龙园资本市场之路走并不太顺利。早在2012年,公司就筹划登陆创业板并进行了预披露但最终搁浅。于是乎,恐龙园退而求其次,改在新三板挂牌。2016年底,再次向A股主板发起冲锋。

之所以恐龙园的上市之路走得艰难,除了与自身所处行业特征外,也与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存在关联。记者发现,报告期内,恐龙园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2015年净利润为0.63亿元,而2016年腰斩至0.30亿元,去年前9个月又暴增至0.70亿元。

不仅如此,与同业可比公司相比,恐龙园还存在毛利率比偏低问题。报告期末,其综合毛利率均比同业可比公司均值低20个百分点。同时,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压力较大,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更为业界所关注的是,主题公园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国际巨头相继落户,将给布局在长三角的恐龙园持续盈利能力带来更大的挑战。

2月7日,恐龙园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现金流充足,偿债能力较强。目前,公司正发力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应对市场竞争。

融资渠道较窄,7年辗转推进A股上市

在缓解流动性压力下,恐龙园矢志不渝走资本市场之路,其间不乏颠簸。

常州恐龙园成立于2000年,至今已有18年。恐龙园的控股股东为龙控集团,出资人为常州市政府,实控人为常州国资委。

作为一家国资号企业,恐龙园的发展较为稳健,其主营业务也在不断拓展。截至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中除了核心业务园区运营外,还有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和旅行社业务。

不过,与同业相比,恐龙园的融资渠道较窄,除了自身积累就是银行借款,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快速发展。因此,公司的规模较小,整体实力与同业一些大型企业及国际巨头差距不小。

不仅如此,从自身而言,公司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

2014年至去年9月底,恐龙园的资产负债率为58.95%、51.10%、47.61%、 42.66%,略低于行业均值60.35%、55.26%、50.29%、47.91%。虽然长期偿债能力强于同业可比公司,但短期偿债能力较弱,大幅低于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

报告期,公司的流动比率为0.41倍、0.35倍、0.30倍、0.35倍,同业均值为0.66倍、2.19倍、2.30倍、3.10倍,恐龙园长期处于低位,同业处于高位且在不断上升。另一个指标速动比率,恐龙园为0.39倍、0.32倍、0.27倍、0.31倍,同业均值为0.56倍、1.69倍、1.77倍、2.39倍。

短期偿债能力偏弱或是恐龙园上市迫切的主要原因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7年来,恐龙园的上市工作推进并不顺利。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1年,恐龙园就筹划并实质推进在A股上市,宣布正接受中银国际证券的上市辅导。2012年,公司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并进行了预披露,拟登陆深市创业板。不过,当年上市计划未能实现。

首次冲击A股折戟,恐龙园退而求其次,改在新三板挂牌。2015年,恐龙园顺利挂牌新三板,静候A股上市时机。

在新三板待一年,A股IPO常态化,恐龙园随即终止新三板转让,再次冲击主板。如果恐龙园此次冲击A股成功,其将成为旅游类新三板公司通过IPO的第一个吃螃蟹者。

然而,去年7月,公司宣布中止审查,直到去年底,公司再次排队,并进行了预披露更新。

由此,2011年至今,恐龙园的上市之路已经走了7年。

业绩暴跌暴涨,2016年净利不及2015年一半

急于上市拓宽融资渠道的恐龙园经营业绩暴跌暴涨,其“靠天吃饭”的弊端较为突出。

整体上看,恐龙园的盈利能力较好。报告期,其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分别为10.10%、10.47%、3.60%、10.22%,但存在明显波动。

从恐龙园的经营业绩看,报告期内极为不稳定,且上市之前业绩激增。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去年9月底,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5亿元、4.79亿元、4.24亿元、3.76亿元。对应同期净利润为0.62亿元、0.63亿元、0.30亿元、0.7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0.55亿元、0.62亿元、0.22亿元、0.69亿元。

数据显示,2016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1.48%,降幅不算太大,但去年的营业收入增速较猛,9个月接近上一年的88.68%。净利润的变动更为明显,2016年的净利润不及2015年的一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更是2015年的三分之一略强。而去年前9个月,其实现的净利润是2016年的3倍多,也超过以往任何一个年度的净利润水平。

短短两年之间,为何会出现经营业绩暴跌暴增的现象?

对此,恐龙园在风险提示中解释,2016年业绩下滑,主要是当年经营旺季期间的多雨和极端高温天气导致了公司园区运营收入的降低,而公司园区运营的成本多为资产折旧、摊销和人工成本等固定成本,园区运营收入下降直接影响公司业绩水平。此外,以常州市本地为主的中小学生旅行团体每年的春游、秋游活动会在包括公司在内的旅游景点轮动,其出游地点的不确定性也影响公司园区运营收入。

恐龙园方面回应长江商报记者称,主要是由于当年人均门票收入下降,加之当年系统集成业务较上年减少较多所致。去年以来,公司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市场拓展能力持续增强,“西部恐龙园”、“郑州中华恐龙园”等大型项目顺利推进,去年前9个月,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的收入总额已超过2016年全年,成为公司新的增长点。

除了经营业绩存在大幅波动外,恐龙园的总资产也存在缩水迹象。

报告期,恐龙园的资产总额分别为13.88亿元、12.70亿元、12.15亿元、12.32亿元。2014年的资产规模为报告期最大,2015年、2016年接连缩水,去年开始回升。

恐龙园回应称,2014年至2017年1—9月,公司净资产分别为5.69亿元、6.19亿元、6.37亿元、7.06亿元,未呈现缩水之势。

长三角主题公园扎堆,经营面临挑战

伴随着旅游市场的持续升温,主题公园逐渐兴起,恐龙园面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恐龙园认为,虽然全国不乏以恐龙为主题的公园,但竞争最激烈的地区还是长三角地区,也就是恐龙园周边。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该区域主题公园扎堆。目前,与常州恐龙园形成同业竞争的有苏州乐园、上海欢乐谷、芜湖方特欢乐世界等。和这些早年开业的其他主题乐园相比,恐龙园各项业务尚处于成长阶段,业务规模较小。

此外,2016年6月,上海迪士尼开幕,此后,国际巨头环球影城、派拉蒙、六旗、乐高等纷纷涌入中国主题公园市场,基本都布局在北上广深四大经济圈内,将使本就面临市场竞争激烈化的本土主题公园背负更大市场压力。

对此,恐龙园认为,短期内来看(1-2年),日趋强烈的竞争必将导致这些区域的主题公园优胜劣汰。而从中长期来看,聚集了国内外主题公园精粹的集群区域将更有助于吸引来自国内和国际的增量客流,这对公司而言也是一个难得机遇。公司通过此次上市融资,争地推进园区建设,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面对竞争,恐龙园的竞争力并不强。报告期,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4.78%、44.61%、39.97%、41.41%,均低于同业可比公司均值20个百分点以上。

恐龙园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公司将保持“主题公园+文化创意”双核经营模式,推进园区改造和新世代技术在园区娱乐项目的应用及沉淀,提升园区品质及游玩体验,从而巩固“中华恐龙园”行业地位。同时,公司重点发展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面向中国文化旅游市场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恐龙园的园区运营收入仍占公司营业收入的八成左右。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占比在不断上升,去年前个月的营业收入达到0.83亿元,占比为22.13%。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