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美联储新掌门:非鹰非鸽的“好好先生”

美联储新掌门:非鹰非鸽的“好好先生”

2018-02-07 06:45:0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鲍威尔不是经济学博士甚至没有经济学学位,但熟悉金融市场运作,身家过亿

他出身律师世家,却熟悉金融市场运作,身家过亿;他在两党之间都有很好的声誉,态度中立,是人们眼中的“好好先生”;他力压群雄,击败耶伦等强劲对手,赢得务实主义的特朗普青睐;他就是被美国总统选中的男人—杰罗姆·鲍威尔。

当地时间2月5日,鲍威尔正式宣誓就职美联储新一届主席。他也是近40年来唯一没有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美联储主席。

新掌门不“专业”却很会赚钱

拥有无可挑剔的学术背景是过去数任美联储主席共同刻下的历史镜像。耶伦,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伯南克,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格林斯潘,纽约大学经济学博士……

但鲍威尔是个例外。他不是经济学博士,甚至没有经济学学位。但经济学方面的造诣欠缺,并未影响他在商业江湖纵横捭阖,灵活游走于华尔街和华盛顿之间。

鲍威尔出生于华盛顿一律师世家,拥有政治学学士和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转战华尔街,从事律师行业。1990年,37岁的鲍威尔进入老布什政府,在财政部工作。2年后,鲍威尔升任财政部副部长。2012年,鲍威尔受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走马上任美联储理事。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律师和成功的投资者,鲍威尔身家丰实,有媒体估计,其身家可能接近一亿美元,这或许使他成为美联储历史上最有钱的主席。

华盛顿红人非鹰非鸽 人称“好好先生”

不受意识形态左右,鲍威尔是一名实用主义决策者。在做决定前,他会对议题进行广泛研究,选择在幕后做推动工作。他致力于推动建立共识,得到国会两党支持,获称“好好先生”。

特朗普对鲍威尔的智慧和领导力赞誉有加。去年11月,特朗普在提名仪式上表示,他相信鲍威尔有能力引导美国经济应对任何挑战,得到国会跨党派的支持。

鲍威尔不仅被特朗普看好,在两党还获得了难得的“高人气”。参议院的投票结果显示,鲍威尔的人事任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跨党派支持。支持和反对票最终分别为84票和13票,近40名民主党议员也投票支持了这位被特朗普总统亲自提名的美联储主席。路透社表示,两党的一致支持在近年来十分少见。

曾与鲍威尔共事的前达拉斯联储银行行长费希尔称他是“非鹰非鸽”,更似“聪明的猫头鹰”。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爱达荷州共和党人士克拉波称,鲍威尔将成为“保障金融体系安全、稳健运行的核心”,“他会在调整联邦法规、减轻不必要负担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前任留下了巨额“遗产”

履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机遇与挑战并存。

前任耶伦给他留下了巨额的“遗产”—美国经济蓬勃发展,并且逐步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路径。

目前,美国和全球经济景气蓬勃,美国失业率连续四个月低至17年低位4.1%(耶伦四年前上任时失业率水平是目前的两倍),通胀水平稳定,美国经济连续4年不间断地持续增长。

在上周五刚公布的美国1月非农数据也显示,美国1月新增20万人就业,同时薪资增速也大幅超出预期,时薪增长年率高达2.9%。这意味着美国企业正受益于美国政府的去监管立场以及减税措施,2018年美股也总体来说预计蓬勃发展。

此外,耶伦还推动美联储走上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路线。美联储已经逐步退出大规模国债购买项目,并且开始减少持债规模,同时还没有金融市场造成明显的负面影响。

耶伦还推动美联储在保证经济稳定恢复的基础上逐步加息,在她的任期内美联储共加息5次,其中2017年加息3次。

分析师称:“耶伦为鲍威尔留下了一个更加正常的经济环境以及货币政策环境。”

在美联储2017年12月公布的加息点阵图中,预测2018年将加息三次。

不过去年12月会议纪要又显示,美联储FOMC官员关于2018年需要多快地收紧政策的讨论正日趋激烈,FOMC中多位官员关于通胀和特朗普税改的影响力的预期也有所不同。

“鲍威尔时代”面临几大挑战

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如何应对当前的几大挑战引人关注。

截至2017年,美国经济已经连续增长超过8年时间,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第三长的经济扩张期。失业率接近经济学家认为的充分就业水平。与此同时,过去几年里,美国资产价格以及信贷增长持续高于经济增速。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当前美股估值偏高,房地产市场价格也已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股市和房市的泡沫风险正在聚集。

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表示,如果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以确保金融稳定,那么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会增加。但是,如果美联储强调维持经济增长促进通胀回升,这又可能引发金融系统进一步提高杠杆率,从而威胁金融稳定。

萨默斯说,美联储如何在维持经济持续增长和确保金融稳定之间求得平衡,这将是鲍威尔面临的首要挑战。

市场普遍预期,与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一致,鲍威尔将延续谨慎渐进的加息节奏,继续推动货币政策正常化。但分析人士指出,如何判断通胀走势、评估减税政策的经济影响,对美联储决定未来的加息节奏至关重要,也是鲍威尔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

在美国经济接近充分就业水平的背景下,美国通胀率仍持续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表示,鲍威尔需要决定美联储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依赖失业率下降来推高通胀,从而决定美联储需要多快加息。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大卫·韦塞尔指出,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必须对税改的经济影响作出明确判断,才能决定适合经济增长的加息节奏。他说,如果美联储判断,在经济接近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减税将推动需求增长,那么美联储有可能加快加息节奏。但如果美联储认为减税将刺激投资,增加供给,那么美联储可能就不会着急收紧货币政策,因为在这种情形下,美国经济可以在保持较低通胀率的同时实现更快增长。

不过在波森看来,美国已达到充分就业水平,减税等财政刺激最终将造成经济过热和通胀压力飙升,美国可能会在2020年年底或2021年年初迎来下次经济衰退,这对鲍威尔将是一次重大考验。

鲍威尔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在于美联储是否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应对新一轮的经济衰退。由于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和通胀持续低迷,美国长期中性利率水平已经有所下降。根据美联储官员去年12月的预测,美国长期中性利率水平仅为2.8%。这意味着,在遭遇新的危机时,美联储的降息空间将十分有限。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瑟夫·加尼翁说,在超低利率的环境下,不管是传统利率调节工具,还是量化宽松这样的非传统货币政策工具,美联储可运用的空间都已经不大了。如何创新美联储政策框架以应对当前超低利率环境也是美联储主席未来将面临的主要挑战。

不过,鲍威尔应该也已意识到美联储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当天在宣誓后,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继续对各种潜在风险保持警惕,并做好应对准备。

(综合新华社、中国证券报)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