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智慧能源财务费3个月翻倍吞噬净利

智慧能源财务费3个月翻倍吞噬净利

2018-01-22 06:19:3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2017年净利同比预减80%,大股东超九成股权质押融资

□本报记者沈右荣

江苏富豪蒋锡培掌控的上市平台智慧能源(600869.SH)最近财务压力可谓不小。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通过借壳三普药业上市的智慧能源频频扩张之后,虽然营收在去年9月底达到125.80亿元,超过上年全年营业收入,但公司的盈利能力明显不足。继2016年下滑三成之后,去年的净利预计要大降八成。

业绩不理想的智慧能源财务压力不小。去年三季报显示,其连续三年攀升的应收账款达到56.18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三成,占当期营收的44.66%,其应收账款增速超过营业收入的增速。另一方面,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2.13亿元,表明公司资金大幅净流出。

值得关注的是,智慧能源的负债不断高企。截至去年9月底,其负债已达65.36亿元,其中新增的借款达到26.13亿元,占年初净资产的44.44%。

负债的攀升带给智慧能源的是财务费用大幅上升。去年三季度末,公司的财务费用为1.56亿元,较二季度末的0.87亿元环比增长0.69亿元,增幅达到八成。而二季度末、三季度末的净利润分别为1.08亿元、1.46亿元,财务费用吞噬不少利润。

此外,公司的控股股东远大控股集团所持智慧能源超九成股权处于质押状态,且公司所持的北京京航安机场工程公司51%股权也全部质押。

针对业绩、财务压力等问题,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向智慧能源发去采访函。公司回复称,目前正在积极进行2017年年报编制工作,不便接受采访。

产品利润低,综合毛利率三连降

贴上“智慧”标签的智慧能源更名之后盈利能并未显著增强。

1月17日,智慧能源发布2017年度业绩预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7年度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21172.29 万元至23672.29万元,同比减少73.84%到82.56%,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21977.84万元24477.84万元,同比减少81.47%到90.73%。2016年,公司的净利润为28672.2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6977.84万元。这意味着,去年,公司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均只有几千万元。

对于业绩下滑,智慧能源的解释是,主要是去年公司的主要原材料价格波动较大且同比大幅上涨。

其实,去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是近10年来业绩大幅波动的延续。

20008年至2016年,智慧能源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8亿元、68.25亿元、94.60亿元、109.95亿元、98.80亿元、115.74亿元、113.520亿元、117.11亿元、122.43亿元,2012年、2014年两个年度营业收入有所下滑。同期净利润为—0.56亿元、2.05亿元、3.02亿元、3.29亿元、—1.42亿元、3.03亿元、1.83亿元、4.22亿元、2.87亿元。2008年、2012年净利润为亏损,2014年净利润同比也少了65.57%。

从销售毛利率看,智慧能源的毛利率呈现不断下滑趋势。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其综合毛利率为19.33%、17.33%、12.70%。

目前,智慧能源主营业务有电缆电线、智慧能源系统,去年上半年,电缆电线贡献了64.11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81.45%,而智慧能源系统的营业收入14.26亿元,占比18.12%。虽然其营业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5.64%升至了去年上半年的接近两成,但毛利率持续下降。2015年,其智慧能源系统的毛利率为34.89%,2016年下降至23.78%,去年上半年更只有14.93%,不及2015年的一半。

无疑,毛利率大幅下滑,表明公司产品利润低,这或许也是智慧能源业绩大滑坡的重要原因。

借壳期长达10年,4次增发募资56亿扩张

智慧能源经营业绩大幅波动或与其频频募资、大举扩张有关。

智慧能源原名远东电缆,是通过借壳完成上市的,其前身为三普药业。与很多公司借壳上市不同,智慧能源的借壳期限长达10年。

公开资料显示,三普药业于1995年2月在沪市挂牌交易,股东仅有3名,分别为青海创业集团、青海省投资控股(国有股权托管)、青海证券。

2001年9月,远东电缆的控股股东江苏远东集团受让青海投资控股3240万股国有股,占总股本27%,成为三普药业二股东(另有3%也委托给远东集团)。2002年,远东集团通过受让青海创业集团3150万股(本总股本的26.2533%)一跃而为三普药业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为56.2533%。

2004年,远东集团将23.3%股权低价转让给了作为战略投资者的上海创璟,持股比降至29.5%,避免触及30%的要约收购“红线”,为后续增发,将电缆业务装壳上市做好了铺垫。

然而,铺垫好了却是欲速则不达。2007年,在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筹划借壳的消息泄露,远东控股集团及其董事长蒋锡培被证监会公开谴责。受此处罚,三普药业12个月内不得定增。

直到2010年9月,三普药业向远东控股集团定向发行3.07亿股,远东集团的持股比升至79.77%,电缆业务终于成功借壳上市。

借壳上市之后,远东电缆频频在电缆业务领域投资加码。

2011年下半年,三普药业非公开发行不超过7200万股募资15.62亿元,用于5个特种电缆项目的投资,项目由远东电缆、新远东电缆和远东复合技术三个公司实施。

完成借壳后,三普药业逐渐将医药资产剥离,电缆业务成为其核心业务。2013年,三普药业也更名为远东电缆。

2016年,远东电缆又两次实施定增,共计募资19.80亿元,投向了远东福斯特新能源公司的高能量密度动力储能锂电池研发及产业化等项目。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0年至2016年,远东电缆实施了4次定增进行扩张,共计募资56.56亿元。由此,公司年营业收入超过百亿。

在大力发展电缆业务的同时,远东电缆采取两条腿走路措施,进军智慧能源领域,并于2014年更名为智慧能源。

新增借款26亿,财务费用翻倍

大举扩张的智慧能源借款猛增,导致财务费用翻倍增长。

去年10月13日,智慧能源公告显示,去年前9个月,公司累计新增借款为26.13亿元,使得公司借款余额上升至65.36亿元,2016年底为39.23亿元,新增借款占公司2016年末净资产的44.44%。

新增的借款中,银行贷款增加22.69亿元,公司债券增加4.59亿元,其他减少1.15亿元。

智慧能源解释称,公司业务快速增长、高性能锂电池项目的扩产以及并购北京京航安机场工程限公司,资金需求增加。

资金需求增加从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净流出足可印证。

2014年、2015年,智慧能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正数,显示资金在回落。而2016年至去年9月底,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6亿元、—12.13亿元,去年前9个月净流出较上年全年增加12亿元。同时,2016年至去年9月底,公司的投资活动现金流也是净流出。这些数据表明,公司自有资金不足以支撑持续经营及扩大生产,需要靠举债来维持。

频频举债导致公司的财务费用猛增。去年6月底,智慧能源的财务费用为0.87亿元,9月底猛升至1.56亿元,几乎翻倍,而这只用三个月。

除此之外,控股子公司、控股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也从侧面印证智慧能源及大股东财务承压。

回溯公告,去年9月27日,智慧能源公告称,将所持的北京京航安机场工程公司51%股权全部质押给江苏信托,用以申请期限为5年、金额为5亿元贷款。

此外,去年11月28日,远东集团解除3700万股质押股份后,远东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仍有13.86亿股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比为92.90%,占公司总股本的62.45%。

二级市场上,智慧能源股价持续下跌,上周最低为5.46元,创下2013年6月25日以来的新低。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