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群兴玩具三次重组失败坐等救援

群兴玩具三次重组失败坐等救援

2018-01-03 06:39:0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营业收入和存货均为零,资产负债率低至1.20%

□本报记者 魏度

饱尝了三次重组失败苦果,主业凋敝的群兴玩具(002575.SZ)实控人林伟章开始撂挑子了。

2017年12月24日,群兴玩具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群兴投资正在筹划可能导致实制人变更的股权转让事宜,这将意味着力推群兴玩具上市、并在A股搏杀近7年的林伟章将黯然离场。

林伟章离场之心或起于三番五次转型重组失败。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至今,群兴玩具经历了三次重大资产重组,先后拟进入手游、核能、新能源电池等热门领域,均以失败告终。

重组失败,玩具生意“跌跌不休”。

上市7年,群兴玩具净利润下滑6年,2011年净利润还有0.52亿元,去年三季度则亏损0.15亿元。

更有意思的是,去年三季度,群兴玩具的营业收入为0,截至去年9月底的存货也是0,其资产负债率低至1.20%。不仅如此,公司还计划将唯一赚钱的联营公司广东粤科融资租赁20%股权出售。

昨晚,北京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群兴玩具三次跨界重组失败及出售赚钱联营公司看,此次筹划股权转让,极有可能是变相卖壳。

同日,群兴玩具董事办侯姓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出售联营公司等动作目的均为助力产业转型升级,公司会及时披露后续进展。

玩具生意凋敝不堪,实控人撂挑子

三十六计走为上。经营业绩不理想的群兴玩具,其实控人林伟章开始有计划地撤退了。

2011年4月22日,具备玩具行业20余年从业经验的“70后”商人林伟章迎来人生重大时刻。其创办的群兴玩具通过IPO成功在中小板挂牌,尽管公司彼时的盈利能力并不强,净利润只有几千万元,但发行价达到20元。

然而,林伟章的辉煌时刻太短。20元的股价是群兴玩具的历史顶部,与之相伴的是,群兴玩具的经营业绩一路下探,至今没有底。

数据显示,上市前三年,群兴玩具的营业收人分别为3.07亿元、3.59亿元、4.66亿元,净利润为0.23亿元、0.39亿元、0.58亿元,营收和净利双双稳步向上。

然而,上市后,群兴玩具的净利润步入了下跌的漫漫长途。

2011年至2016年间,营业收入在2012年最高达到5.05亿元,此后不断下跌,2016年降至2.51亿元,较2010年下跌了85.66%。而净利润更是惨淡,2011年为0.52亿元,同比下降9.09%。2012年至2016年分别为0.44亿元、0.24亿元、0.15亿元、0.18亿元、0.13亿元,2016年的净利润不及2012年的三分之一。去年,净利润首次陷入亏损,前9个月亏损0.15亿元,预计全年亏损约0.14亿元—0.21亿元。

针对公司经营业绩亏损,群兴玩具曾在2016年年报中称,行业集中度低、资金技术门槛无、知识产权保护弱、价格竞争激烈、产品利润极低,这种自贬式的描述,曾让投资者颇为失望。

去年4月,群兴玩具披露2016年年报及重组复牌后,公司股价接连闪崩,短短10个交易日,股价由14.92元跌至8.95元,跌幅为四成。

或许,正是玩具生意惨淡、股价跌幅较大让林伟章心生退意。

上月24日,群兴玩具公告称,控股股东群兴投资正在筹划股权转让事宜,可能会导致公司实控人变更。

追热点重组只开花不结果

主营业绩惨淡的群兴玩具也曾三番五次地推动产业转型,遗憾的是只开花不结果。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从2014年7月至今,群兴玩具推动了3次重大资产重组,最终均是无疾而终。

最先进入群兴玩具视线的是手游。根据彼时重组预案,公司拟以14.4亿元收购手游公司星创互联100%股权,希望以玩具和游戏为载体,挖掘玩具和游戏的协同效应。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年11月,参与重组的有关方涉嫌违法被调查,审核暂停,后来审核时又因重组标的盈利能力具有重大不确定性被否。

时隔一年后的2016年6月,群兴玩具又抛出重组预案。公司拟向三洲特管、中国核动力院和华夏人寿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三洲核能100%股权,大跨界进入核电领域。

跟第一次重组不同,这次重组并未进入证监会审核程序,就被标的股东否决。标的股东之一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是隶属于中核集团。中核集团称,此次交易时机不成熟,原则上不建议核动力研究院所持三洲核能股权参与本次交易。

第三次重组则是由德隆系旧部操盘,其也未让群兴玩具止住重组失败的惯性。

2016年9月,第二次重组失败后,群兴玩具进行了董监高换届选举,原来的董事会成员大洗牌,7名董事会成员全部改选,林伟章和一系列高管退居幕后。同时,被认为是原“德隆系”旧部的纪晓文、朱小艳带领团队入驻群兴玩具董事会。

纪晓文曾是资本市场传奇人物,担任ST九发(现名瑞茂通)董事长时,曾创造出A股历史上30个涨停板的神话,执掌深圳惠程后将其拉出亏损泥潭。

去年3月,入驻不到半年,群兴玩具新的重组预案出炉,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时空能源100%股权,切入新能源汽车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领域,交易价29亿元,溢价率近18倍。

这一次的结局依然是失败,公司解释称,主要是双方对于并购价格的商议没有达成一致,并且群兴玩具复牌后,股价没有达到当时并购时双方的预期。

三次重组失败,通过跨界转型拓展第二主业提振业绩,仍然是群兴玩具努力的方向,只是其第二主业的方向飘忽不定。

去年半年报中,群兴玩具称确定了新主业拓展方向是智能交通,而在去年9月27日的投资者说明会上,群兴玩具又称将继续在能源、环保、军工、基建、数据、互联网等领域拓展第二主业。

“第二主业方向肯定确定了,具体看公告。”昨日,群兴玩具董事办侯姓人士在回答长江商报记者问题时,也对第二主业的拓展含糊其辞。

在群兴玩具近期发布的公告中,并不见确定第二主业的拓展方向的内容。

坐等后主伸援手

玩具业绩惨淡、第二主业不明、屡屡重组失败的群兴玩具正在坐等后主伸援手。

群兴玩具最新的公告显示,除了实控人可能变更外,公司还将出售粤科融资租赁20%股权。

2014年,群兴玩具参与设立粤科融资租赁,持股20%,系其联营公司。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3246.86万元,是群兴玩具为数不多能够赚钱的公司。

针对出售盈利的粤科融资租赁,上述侯姓人士称,目的是收回现金助力公司玩具业务升级转型及第二主业的拓展。

该人士介绍,玩具业务升级方面,公司计划从制造商转型为渠道商,做专业的玩具B2B平台。

实际上,早在去年初,群兴玩具就提出产业升级,声称要以1亿元建立B2B+O2O玩具渠道电商系统,建立线上玩具采购交易电商平台,并预计运营第二年便可盈利。从公开信息看,目前的进展至少是电商交易平台尚未建成。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去年三季度(7月、8月、9月),群兴玩具的营业收入为0元。截至去年9月底,存货为0,应付职工薪酬、应付款项、预收款项、其他应付款等均为0元,这意味着公司已处于停产停工状态。

与此同时,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群兴玩具的资产负债率低至1.20%,流动负债只有536.02万元。

北京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财务数据看,群兴玩具已将“壳”洗得很干净了,下一步面临的就是资产重组或者资产注入。从目前筹划股权转让涉及实控人可能变更的情况看,极有可能是先变更实控人,然后注入资产,即目前流行的类借壳模式。

昨晚,亦有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从群兴玩具第二主业难以确定看,可能内部在未来发展方向上存在分歧,而筹划的股权转让一事,可能是将分歧留给后主,公司的脱困也依赖后主。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