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宽途汽车或因高负债致资金链断裂

宽途汽车或因高负债致资金链断裂

2017-12-25 03:20:3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负债率4年从18.52%增至93.35%,仅2016年资产负债就超6470万元

□本报记者 吴婷

从号称门店上万家到仅剩2000多家,宽途汽车仅用了短短数月。一位曾在武汉宽途任职的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事实上,今年8月份开始,武汉公司资金链就疑似断裂,开始延长商家账款。

一位接近过杨昊的工作人员向记者描述:年轻、帅气、高调,曾在高盛实习。而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湖北宽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武汉宽途致远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均为杨昊,他也是两家企业的创始人、CEO。

据了解,目前宽途汽车已经过3轮融资。然而,融资增长公司净利润总额却在下降,且负债率不断攀升,从2013年18.25%上升至2016年的93.35%,仅2016年资产负债就超过647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上述武汉宽途致远投资公司外,全国还有多家公司法人代表均为杨昊。

4年负债率增幅74.83%

据宽途汽车官网介绍,公司创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550万元。即湖北宽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宽途”),由武汉宽途致远投资有限公司独资。工商资料显示,武汉宽途致远投资公司于2012年5月成立。两家公司均注册于武汉市江汉区新华路396号(民生银行大厦)14层。两家公司法人代表也均为杨昊。

融资信息显示,2014年8月21日,宽途获得上海谆朴投资的天使投资。上海谆朴的合伙人均曾在高盛工作。后经几轮融资,上海谆朴在宽途洗车的股份被稀释。2014年12月8日,宽途洗车获得易车网(北京易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A轮融资。2015年10月20日,湖北宽途又获得易车网及腾讯产业共赢基金的B轮融资。

不过,随着投资额的增多,湖北宽途资产在增加的同时,其净利润却在大幅下滑。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湖北宽途资产总额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分别为1747.01万元、1635.26万元、6235.53万元和6940.486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亏损为10.63万元、243.66万元、285.34万元和452.1万元,4年亏损翻了近43倍,累计亏损达991.73万元。

与此同时,4年时间里,湖北宽途负债总额也在不断增加。2013年至2016年负债总额分别为323.5万元、430.58万元、5316.19万元、6478.61万元。其中,2015年湖北宽途负债猛增12倍。

“高负债与企业烧钱奖励、拓展市场有关。”曾在武汉宽途任职的工作人员告诉长江商报记者,2015年也是宽途在全国扩张的一年。

多位商家也向记者证实,公司2015年收益最好。振兴三路附近的洗车店店主汪艳成也向长江商报记者坦言,宽途汽车最好的时候,一个月结账可达5000多元。

负债一直升高,但资产并未增加多少。从数据上看,2015年至2016年,负债增加了1162.42万元,但同期资产仅增加704.96万元。而负债率也从2013年18.52%,增至2016年的93.35%,4年负债率增幅达74.83%。

法人代表杨昊共投资5家公司

据相关信源显示,宽途汽车法人代表杨昊共投资了5家公司,并曾被媒体曝出,为被查官员直系亲属。根据天眼查数据,除北京而立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武汉宽途致远投资公司外,他还担任武汉而立楚河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注册金2400万)、上海宽煜付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金200万)董事长、上海宽世易汽车服务(注册金300万)执行董事。

此外,湖北宽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宽煜付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武汉而立楚河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宽世易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北京而立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杨昊。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武汉宽途致远投资注册资金2880万元,股东包括杨昊、北京而立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易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上海谆朴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周少枫。而杨昊为武汉宽途致远投资大股东,出资1301万元,占比46.46%;北京而立资本中也有杨昊出资的近700万,杨昊担任法人代表。

合作机构多为银行、保险公司

一位接近过杨昊的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描述,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在知情人眼里“太高调”,常自称自带千万资金出来创业。

“有商业逻辑、创新能力。”曾参加过银行与宽途签约仪式的一位知情人透露,杨昊做事比较稳健,不是急于求成的创业者。

而杨昊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有的企业在获得风投的第一桶金后,没能迅速理顺并实现运营能力的横向扩张,人才储备也不足,因而难以进行下一步融资。“做得比较好的企业大多会先从洗车等高频次的项目进行单点突破,当市场份额足够大,再依据垂直领域与起初业务的转化率和配合度,有选择性地横向拓展。”

在多个消费者投诉中,都声称使用宽途汽车洗车卡是因为购买汽车保险时,由保险公司推荐。“如果不选择宽途汽车,也没别的优惠。权衡之下,只有洗车卡最实用。”

搜索宽途汽车官方微信平台,记者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宽途汽车就会推出某银行和宽途合作开展优惠活动的信息。2016年8月,宁波银行通过银行投行子公司永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斥资900万元入股“武汉宽途致远投资有限公司”,成为宽途汽车的首位金融机构股东。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合作的企业包括国内21家财产保险公司和12家银行,以及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银联等数十家大型企业,涉及的金融机构及上市公司近40家。

事实上,对于宽途汽车的盈利模式,业内人士也一直表示担忧。记者调查也发现,仅就武汉而言,多家服务网点都采取品牌授权方式,即与洗车店老板签署协议,门店使用宽途专用的结算系统。有的门店会使用宽途专用招牌或装修,但实际上各个门店的管理和洗车质量参差不齐。

不少商家坦言,宽途送券就是为了抢占市场,一旦“福利”没有了,对客户的吸引力也就没有那么大了。至于宽途与银行、保险公司开展的活动,则纯属宽途汽车的营销手段。长期这样补贴烧钱,没有继续融资,资金链断裂是迟早的事情。

汪艳成则直言,宽途这样的互联网洗车软件不会对洗车店造成影响,没有补贴后,该洗的还是会洗。不过今后会谨慎参与互联网项目。

长期从事汽车后市场研究的业内人士王占成分析认为,宽途这样的互联网企业,短期盈利主要来源于品牌授权费和理财收益;从中长期来看,长远盈利来自于投资收益,这种投资可能是一本万利,但回报期漫长。一旦不能持续融资,或者出现政策风险,资金链则会断裂,企业将被淘汰。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