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华谊兄弟超八成利润依赖投资收益

华谊兄弟超八成利润依赖投资收益

2017-12-25 03:20:3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两子公司主营收入大部分来源于明星个人收入,两年两度“卖股”增收

□本报记者 范维雅

一面是出品的电影《芳华》热映,一面是警示函的压力。近日,作为“民营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300027.SZ)再次站了在镁光灯下。

12月20日,由华谊兄弟出品的《芳华》票房突破了4亿大关。与此同时,华谊兄弟公告称,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局下发的《关于对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因2015年合并报表中未及时披露两家子公司的收入来源而对华谊兄弟及其总经理兼副董事长王忠磊予以警示。

其最新更新的2015年年度报告的补充说明显示,两家子公司的主营收入大部分来源于明星股东的个人收入。

事实上,近年来,华谊兄弟因主营业务净利润远不如投资收益,令投资者及业界人士担忧。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16、2017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投资收益分别为11.19亿元和6.87亿元,分别占了利润总额的86.88%和82.77%,其中仅仅是对于掌趣科技和子公司广州银汉股权的出售就占据了大部分的投资收益。

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致电华谊兄弟公关部人士,对方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具体情况以公司发布的公告和微信公众号中披露的内容为准。

信息披露违规遭警示

12月20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公告表示,近日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原因系华谊在2017年10月26日才对2015年合并报表范围内两家子公司的收入来源进行披露。而华谊公司总经理兼副董事长王忠磊被认为负有主要责任。根据相关规定,浙江证监局决定对华谊兄弟及王忠磊予以警示。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公告后发现,上述两家未能及时披露收入来源的子公司分别为华谊在2015年完成的两次收购案中的明星公司: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简称东阳浩瀚)和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东阳美拉)。

值得一提的是,两家标的作为明星公司,其主营收入大部分来源于明星股东的个人收入。

从东阳浩瀚的业绩情况来看,2015年,公司艺人李晨个人净利润813.9万元;冯绍峰个人净利润832.16万元;杨颖(Angelababy)个人净利润807.58万元;郑恺个人净利润817.41万元;杜淳个人净利润804.07万元;陈赫个人净利润809.33万元;东阳浩瀚的公司净利润227.39万元。合计实现净利润5111.82万元。

从东阳美拉的业绩情况来看,2015年,东阳美拉实现净利润4602.67万元,收入来源于业务广告、参加综艺节目及导演服务。其中包括其股东冯小刚作为编剧、导演、监制、制片、演员、广告代言人等业务产生的利润。

华谊兄弟在这份2015年度报告中称,明星股东自愿贡献所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收入作为东阳浩瀚业绩的一部分。考虑到公司和投资者利益,公司同意接受明星股东个人收入作为其履行业绩的一部分。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华谊兄弟在买入明星公司的同时,也和明星股东之间有着对赌协议。

东阳浩瀚的明星股东承诺期限为5年,2015年度承诺的业绩为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自2016年度起每年增长15%。东阳美拉明星股东的承诺期限也是5年,2016年度承诺的业绩目标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自2017年度起每年增长15%。如果承诺目标未完成的部分,需要明星股东自己补足。

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出售子公司股权

事实上,经历了上述风波,资本市场人士对华谊兄弟的主营业务收入的担忧又开始甚嚣尘上。

近两年,华谊兄弟一直因主营业务净利润远不如投资收益,而受到业内人士的质疑。而从2017年的三季报来看,上述情况并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善。

根据华谊兄弟的三季报,其前三季度实现了6.01亿元的净利润,尽管同比下降了-3.35%,但从利润金额来看还是较为丰厚的。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其三季报后发现,其扣非净利润1.15亿元,仅占了净利润总额的19.13%。

事实上,华谊兄弟主营业务收入的下滑自2014年以来就可见端倪。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其财务报表后发现,自2014年以来,华谊兄弟的扣非净利润增速就开始放慢,2015年,华谊兄弟实现扣非净利润4.72亿元,同比减少-12.59%,到了2016年,其扣非净利润首次实现亏损,亏损金额达4018.28万元。

通过进一步查阅其近年来的财务报表后发现,近年来其净利润的很大一部分均来自投资收益。

2016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的税前利润总额分别为12.88亿元和8.30亿元。然而,华谊兄弟的投资收益则分别为11.19亿元和6.87亿元,分别占了利润总额的86.88%和82.77%。

华谊兄弟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谊兄弟公司出售所持北京掌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份,取得投资收益10.14亿元,仅此一笔收入就占了华谊兄弟当年利润总额的78.73%。

而今年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也来自对其子公司股权的出售。在其三季报中,华谊兄弟表示出售控股子公司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为公司带来良好的投资收益,推助了子公司的良好发展。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其公告发现,此次华谊兄弟将其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25.88%的股权转让给林芝家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自然人冷美华,扣除相关税费后的净收益约为人民币4.03亿元,占了前三季度利润总额的近5成。

有业内人士质疑,两年出售两家公司股权获取利润增收的路程,华谊兄弟还能走多远?

“实景娱乐”业务迎来收获期

截至发稿,芳华的票房已达7.58亿元。

据相关媒体报道,《芳华》的成本约为1.3亿元。假设票房为8亿元,出品方可以拿到37%的票房分成,也就是2.96亿元。若东阳美拉对该电影项目的运营权为80%,东阳美拉最终的获得的净利润约为1.33亿元。

面对东阳美拉今年的业绩承诺,冯小刚应该是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对于华谊兄弟来说,其主营业务收入的突破之路仍旧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有业内人士认为,单个明星、导演甚至单部电影对于公司业绩产生决定性贡献的可能性正在逐渐消失。

2016年期间,冯小刚导演的作品《我不是潘金莲》最终票房定格在了4.82亿元。按照37%的片方分成款来看,最终包括东阳美拉在内的所有出品方,总计获得的收益也仅为1.82亿元。从2016年的年报中净利润9415万元的数据来看,东阳美拉的出品方占比并不大。

据其年报,华谊兄弟在2016年上映的影片有《陆垚知马俐》、《我不是潘金莲》、《罗曼蒂克消亡史》、《魔兽》、《纽约纽约》、《灵偶契约》、《奔爱》、《摇滚藏獒》,以及2015年度跨年电影《老炮儿》、《寻龙诀》,上述10部影片共实现国内总票房收入约31亿元。

若深究每部作品,除了2015年首映的《寻龙诀》外,华谊兄弟在2016年上映的电影中仅《魔兽》的票房达到10亿元以上,这一部电影就占到华谊兄弟2016年总票房的47%。然而,《魔兽》也仅仅是华谊兄弟所参投的海外项目,并未披露具体的投资比例。进入2017年一季度,除了《西游伏妖篇》有16.57亿元的票房外,《少年巴比伦》、《疯岳撬佳人》两部电影票房都不够理想。

对于未来华谊兄弟的主业突破之路,上述人士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根据华谊兄弟公告显示,将公司在原有三大业务板块稳健发展的基础上,围绕主营业务加大产业投资力度,加速完善大娱乐生态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王忠磊前不久曾表示,经过六年多的布局,以发展“电影”为初衷的“实景娱乐”业务逐渐成熟,终于将迎来收获期。未来,“在投资收益外,实景娱乐板块的收入将至少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三分之一。

据王忠磊介绍,2011年,华谊兄弟首提发展实景娱乐,目前公司已在全国完成了20个项目的布局,包括电影小镇、电影世界、电影城和文化城四种产品形态,覆盖了国内一二三线的主要旅游城市。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