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广汇能源配股募资31亿急于还债

广汇能源配股募资31亿急于还债

2017-12-18 06:15:28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财务费用17.6亿为净利润3倍,净负债率攀升至131%创历史高点

□本报记者 魏度

新疆首富孙广信控制的A股公司广汇能源(600256.SH)债务正高位运行。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截至今年9月底,广汇能源的负债总额316.68亿元,其中有息负债196.43亿元,与负值总额的占比超过六成,公司的净负债率达到131.17%。

从偿债能力看,公司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已从2014年的66.56%升至今年9月底的70.54%,高出行业均值30多个百分点。截至三季度末,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约为0.26倍。

高负债带给广汇能源的不仅是还债压力,更有巨大的财务成本。今年前9个月,广汇能源的财务费用高达6.18亿元,而同期扣非净利润为2.15亿元,财务费用2.87倍于净利润。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广汇能源融资频频受挫。2011年5月,公司实施定增募资后一直未再进行股权融资,依靠发债和银行借款等筹措运营资金。此前,公司筹划的定增募资夭折,后改为配股募资,没想到被证监会取消审核。庆幸的是,今日,证监会将再次审核广汇能源配股募资方案。

根据公告,此次配股拟募资40亿元,其中31亿元用于还债。

针对高负债、经营业绩不稳定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广汇能源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未获得具体回复。

配股募资屡生波折

6年股权融资为零

广汇能源的配股募资屡生波折。

12月11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发布今年第68次工作会议公告的补充公告称,鉴于广汇能源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对该公司配股申报文件的审核。

广汇能源是今年首家配股申请审核被取消的企业。根据证监会此前发布的公告,广汇能源的配股申请安排在12月11日上会。

对于配股申请审核被取消,广汇能源公告称,公司目前正按照证监会发审委相关要求积极准备补充材料,后续亦将根据配股发行股票相关事项进展情况,及时发布相关公告。

今年8月15日,广汇能源披露配股预案,拟以总股本52.21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总计配股不超15.66亿股,拟募集资金不超过40亿元,其中9亿元用于投资南通港吕四港区LNG分销转运站(一、二、三期)项目,31亿元用于偿还上市公司有息负债。

其实,筹集上述资金,广汇能源早在2015年开始筹划,拟通过定增募资70亿元,该方案经证监会2016年第24次工作会议审核通过。后来,方案进行了调整,募集资金额度从70亿元调整为28.5亿元,降幅达59.29%。募投项目也调减了两个。

广汇能源曾公告解释,调整的原因除了拟终止哈萨克斯坦LNG清洁能源一体化项目外,新疆红柳河至淖毛湖铁路项目的资金通过其他融资方式解决。

不过,调整后定增方案也未能实行,其原因或与其股价倒挂有关。根据方案,定增价每股约6.48元。但去年以来,广汇能源的股价均未超过6元。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放弃定增,改而通过配股进行募资。

10月10日,广汇能源公告称,收到通知书,证监会决定受理上述配股申请。

不过,对于广汇能源的配股申请,证监会给出的意见反馈中,提出了六大问题,涉及募投项目南通港吕四港区项目详情、公司经营业绩变动、环保违法违规等情况。最新的一次意见反馈,则是涉及公司的担保问题。

针对证监会反馈意见,广汇能源一一进行了回复。

12月15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今日对广汇能源上述配股申请进行审核。

其实,不只是此次定增和配股波折多,近6年来,广汇能源在股权融资方面基本上是空白。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11年5月,广汇能源通过定增募资21.40亿元。此后,2014年、2015年相继推出定增募资方案,均未成行。

资产负债率达70.54%高出行业均值33个百分点

几乎是竭尽全力筹备此次配股申请的广汇能源,其债务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2000年上市的广汇能源,通过并购等运作,涉足的产业众多。截至目前,其主营业务除了天然气、煤炭、煤化工外,还有现代物流、住宅消费、石材和化学建材等。到今年9月底,其资产规模达448.95亿元。

不过,广汇能源属于一家重资产企业,公司的流动资产仅有46.98亿元,仅占资产总额的10.46%。

如今,规模庞大的广汇能源财务承压非常明显。截至今年9月底,广汇能源的总负债达到316.6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82.36亿元,是同期流动资产46.98亿元的3.88倍。尽管公司账面资金有22.93亿元,显然难以覆盖流动负债。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汇能源的短期借款43.17亿元,长期借款91.11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47.01亿元,应付债券为14.14亿元,有息负债合计为196.43亿元,净负债率131.17%,较年初139.28%略有下降,超过2015年的126.27%。

负债高悬带给广汇能源巨大的财务成本。2015年至今年前9个月,其财务费用分别为5.98亿元、5.44亿元、6.18亿元,合计为17.60亿元,同期扣非净利润为2.30亿元、1.45亿元、2.15亿元,合计为5.9亿元,近3年的财务费用3倍于净利润。其中,今年前9个月的财务费用2.87倍于扣非净利润。

从偿债能力看,广汇能源也处于弱势。资产负债率方面,2014年以来年年攀升,至今年9月底,已达到70.54%,高出同期行业均值36.72%33.82个百分点。即便是此次配股募资顺利实施,其资产负债率降至62.07%,依然高出平均水平不少。

负债率偏高,广汇能源的短期偿债能力也不强。截至三季度末,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为0.26倍,显示公司短期资产变现能力较弱。

对此,一家中型企业财务总监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对于依靠有息负债维持运营的企业而言,负债率偏高,一旦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波动,银行等机构抽贷,公司就会面临财务风险。

Wind数据显示,上市17年来,广汇能源累计募资974.03亿元,其中,直接融资244.70亿元,(首发3.30亿元、股权融资21.40亿元(定增)、发债 220亿元),累计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则为729.33亿元。数据显示,其负债大部分有息负债。

经营业绩波动大,多次违规被罚

债务高悬的广汇能源的经营业绩也不稳定。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4年,广汇能源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67.17亿元、16.38亿元,增幅为39.79%、118.09%。而在接下来的两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大幅下滑,其营收降幅为28.17%、13.07%,净利润的降幅为84.84%、17.23%,波动非常明显。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逆袭,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均超过50%。

作为煤炭化工企业,广汇能源还存在经营违规被处罚的情况。

根据广汇能源回复证监会反馈意见,2014年,子公司广汇新能源伊吾县煤矿因800万吨/年露天煤矿逾期未报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即开工建设,被责令停止生产并限期整改。2015年5月,广汇新能源动力站发电锅炉1、2号烟道排放废气中氮氧化物一项污染物排放浓度超标,被伊吾县环保局处以6万元罚款,因该项违规未改正,被处以54万元罚款。

类似环保违规被伊吾县环保局处罚的不在少数,最大的一笔处罚是今年,分别因广汇新能源1、2号脱硫净烟气氮氧化物自动监控数据超标被伊吾县环保局责令停产整顿并被处90万元罚款。

此外,2015年1月,广汇清洁炼化因1000万吨/年煤炭分级提质综合利用项目未经环保验收擅自投入生产,被要求停止生产。

除了环保违规被处罚外,广汇能源还存在募集资金违规使用被监管层处罚的现象。2012年,针对其违规使用募资问题,证监会新疆监管局相继下发了监管警示函、责令改正决定书等。公司原董事长尚继强等因预告业绩大变脸也曾被监管关注。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广汇能源的控股股东广汇集团超过七成股权被质押。截至今年9月底,其持有广汇能源42.12%股权,股权质押比为71.69%。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