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连降三年半

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连降三年半

2017-12-11 04:16:5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濒临监管红线,不良贷款率报告期内升近一倍

□本报记者 黄聪

在港股上市快速募资后,再回归A股追求更大规模融资,这已成为城商行的套路,郑州银行(06196.HK)也不能“免俗”。

郑州银行对资本的渴求度,从招股书中表露无疑。近日,证监会官方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郑州银行计划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发行规模不超过6亿股,所募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水平。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连续两年半下降,2017年6月底达到8.61%,离8.5%的监管红线仅差0.11个百分点,在银行业中排在最末。

不仅如此,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已连续三年半下降,甚至在今年上半年全国中小银行有所好转情况下,仍跌跌不休。

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郑州银行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12月8日,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郑州银行资产质量正在下降,选择赴港IPO和回归A股,实际上是为补充资本需求。

总资产两年半翻番,不良贷款逐年增加

头顶银行业世界500强的光环,郑州银行资产规模两年半实现了翻番。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不良贷款连续三年半增加。

12月1日,就在发布招股书的第二天,郑州银行开封分行举行开业仪式。这家分行是郑州银行在河南省内,开设的第12家地市分行。

而两年前的2015年,也是12月,郑州银行登陆H股。彼时,郑州银行有8家地市分行。

实际上,郑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11月,前身分别为郑州城市合作银行和郑州市商业银行。踏入资本市场后,郑州银行的发展走上快车道。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郑州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突破了2000亿元,达到了2037亿元,同比增幅为36.8%,2014年全年营业收入总额也首次突破百亿元,达到了102.4亿元。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郑州银行资产规模扩增至4175.35亿元,这也意味着其资产仅用两年半时间,就实现了翻番。

不仅如此,根据2016年英国《银行家》公布的全球银行1000强排名,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全球排名338位,较上年提升 102位,资产规模全球排名327位,较上年提升49位。而且,郑州银行连续七年入选世界银行1000强,连续三年入围500强。

郑州银行高歌猛进时,不良贷款率也在提升。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2016年年底、2015年年底和2014年年底,郑州银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分别为1219.53亿元、1110.92亿元、942.94亿元和 779.86亿元,不良贷款总额分别为16.8亿元、14.57亿元、10.4亿元和5.83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8%、1.31%、1.10%和0.75%。

12月8日,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4%,郑州银行资产质量在银行业中处于较好水平,“不过,因为贷款相对集中,郑州银行资产质量正在下降,一旦出现不利因素可能导致不良贷款率迅速上升。”

一级资本充足率两度濒临红线两度IPO

此外,过快的资本消耗也使得郑州银行亟需“补血”。

根据相关规定,到2018年底,我国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

实际上,资本充足率低,在郑州银行身上或许“见怪不怪”。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4年年底,郑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2%、8.66%。一级资本充足率仅比监管红线高出0.16个百分点。

为补充资本,2015年12月,郑州银行在香港上市,此后还发行了5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据港股招股书显示,郑州银行在港股所募资金中有43.35亿元都用于了充实资本金。

“郑州银行选择了赴港IPO,实际上是为了为补充资本需求。” 刘广文一针见血地说:“选择回归A股,目的也相同。”

2016年7月,郑州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拟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这则公告距离其H股上市仅相隔7个月。

不过,此次在主板IPO,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更为尴尬。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2016年年底和2015年年底,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9%、8.79%和10.09%,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1%、8.8%和10.09%,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08%、11.76%和12.2%。

有权威机构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末,上市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2.44%,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6%,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16%、0.23%。

尽管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都在下降,但郑州银行8.61%的一级资本充足率离红线仅差0.11个百分点,在银行业中排在最末。

郑州银行也表示,本行拟境外非公开发行不超过8000万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80亿元。发行完成后,将按照有关规定计入该行一级资本。

拨备覆盖率低于上市中小银行均值

郑州银行资产质量下降的另一个表现是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

拨备覆盖率是银行贷款可能发生的呆、坏账准备金的使用比率,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考察银行财务是否稳健、风险是否可控的重要指标。

数据显示,从2014年年底至2016年年底,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301.66%、258.55%、237.38%,2017年中报更是下降至208.84%。

从可比数据来看,2014年年底至2016年年底,A股上市中小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6.55%、234.43%、235.12%,2017年6月30日反而增长至249.65%。

而且,已上市的城商行拨备覆盖率同期平均值分别为278.04%、262.22%、263.98%、280.36%。

郑州银行表示,2014年至2016年,同行业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总体呈下降趋势,与本行变动趋势一致。

2017年以来,郑州银行并没有与同行保持“队形”。

“主要原因是本行贷款集中于河南省,当地经济回调较经济发达地区存在一定滞后,造成本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仍处于‘双升’中。” 郑州银行在招股书中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即便与相对不发达的贵州省贵阳银行相比,郑州银行依然很另类。

数据显示,贵阳银行同期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00.43%、239.98%、235.19%、251.51%,依然处于回升的态势。

“拨备覆盖率实际上是逆周期监管工具。”刘广文介绍,在经济上行、银行利润增长较快时期,商业银行可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在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换档和银行业信贷风险增大的形势下,则可以发挥拨备覆盖率逆周期金融监管作用,帮助商业银行加快处置不良贷款,保持金融稳定。

刘广文认为,郑州银行实际上是向保持业绩较高增速。

郑州银行也表示,实际贷款减值损失可能与本行的估计数字存在较大差异,并可能超出准备金金额。如果贷款损失准备最终不足以弥补实际损失,银行需要提取额外准备,可能大幅减少本行的利润,也可能对银行的业务、前景、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607起诉讼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原因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郑州银行目前涉及607起法律诉讼,其中今年以来有107起。

郑州银行法律诉讼多起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债权人撤销权纠纷,甚至包括一宗涉及银行卡纠纷。

记者还发现,郑州银行报告期内遭到了三宗行政处罚,共涉及罚款142.22万元。

被罚的原因分别是:向借款人转嫁应由其承担的抵押房屋登记费;在发洗钱执法检查中,被发现存在客户先前提交的身份证明文件已过有效期19笔,客户代理存取款时未按规定留存存款人及代理人的有效联系方式1笔、开户资料客户信息登记不完整情况;开展个人房产贷款业务时向借款人转嫁应由其承担的房地产抵押评估费。

天眼查还显示,郑州银行已被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立案时间是2016年1月20日。法律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是被告郑州银行于判决生效后10日支付原告周臣献代缴契税6981元、契税滞纳金4937,共计11918元。案件受理费198元,由被告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负担。截至目前,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郑州银行607起诉讼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原因。刘广文表示,这对郑州银行A股IPO进程或将产生影响。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