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产业供应链互联网将批发“独角兽”

产业供应链互联网将批发“独角兽”

2017-11-27 06:18:4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互联网经济市场规模超7万亿,产业互联网规模仅3000亿元

□本报记者 吴婷

消费互联网格局已定,产业互联网进入“赛车道”。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过去相安无事的层层分销模式正在被打破。并购、合作、自主发展成为其进入产业互联网的主要方式。对于产业龙头公司而言,产业互联网则是一片蓝海。

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互联网经济占GDP仅4.4%,如今占比已达10%,市场规模超7万亿元,而作为与传统产业融合的产业互联网目前规模仅3000亿元。

11月22日,在第十届武汉金博会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高峰论坛现场,易酒批创始人王朝成直言,随着互联网在消费领域的变革,产业供应链也亟待互联网打通“管道”,逐渐形成以产业为主的各个互联网供应链条。可以预测,未来产业供应链互联网行业会出现一个个行业“独角兽”,统领各个产业的供应链链条。

B2B与多级分销的博弈

没有互联网以前,传统的商业模式以多级分销、划区割据的销售模式为主。“过去那种拿到配额酒能坐着收钱的销售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11月25日,白云边酒一位武汉代理商王成坐在自己仓库门前如是感慨。

多年来,王成一直深耕酒店渠道。他介绍,过去中高档酒销售渠道一般是超市、酒店、酒吧等。酒店是大头,特别是婚宴期间基本是供不应求,长期要找关系拿货。但近一两年,明显感觉酒店销售业绩有所下滑,几乎所有的代理商都是这样。“禁酒令是一方面,但婚宴酒水也在减少,很多年轻人更青睐网上买酒。”王成说,网销渠道把酒价格压得太低,根本就是在扰乱市场价格,对整个行业价格体系影响都很大。

记者上网查询发现,超市售价120元一瓶的12年白云边,网上售价仅88元。“整个行业还处于变革期,两种销售渠道都在博弈。现在酒企直接和B2B平台合作的不多,所以B2B平台只能从一级代理商那里拿货。”湖北某酒厂营销工作人员直言,代销市场份额正在被互联网取代。

该人士分析称,传统渠道中,各大名酒在各个城市都有数个一级代理商,再一级一级分层销售,最后到达终端。在传统销售渠道中,有总代、有二批,甚至到县城和乡镇,最长的有五六个环节。每个环节变长以后,加价会变高,最后会变成非常贵的东西。

与酒水行业一样,被互联网改变的还有大米行业。没电商平台以前,一斤大米出厂价不到1元,到批发市场后会每斤加价2角,经过层层分销后,超市价格会比出厂价每斤贵近1元。在卖“虾乡稻”优质大米以前,湖北虾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乐一直认为卖米是个“苦差事”,但是开拓电商平台后,该公司生产的高品质大米销售量已经辐射全省及北京上海广州等地。“高品质+互联网”如同双翼,给公司发展带来了信心。按照计划,该公司将建设可收储20万亩虾稻共作基地稻谷为原材料,形成集虾乡稻米、虾乡稻焌米茶、虾乡稻米油、虾乡稻米汁饮品于一体的现代化加工企业。公司一期工厂已经竣工,实现收储5万亩虾稻共作,销售收入3亿元。王乐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市面上普通大米售价每斤2元,虾稻最贵可卖到每斤29元,最便宜的每斤也要三四元。”即便如此,“虾乡稻”大米每年仍有两个月处于脱销,其中电商平台销售量在逐年增加。王乐认为,互联网的发展,对于高品质大米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能更加直接找到精准客户,提高生产和销售业绩。

行业互联网需要线上线下深度融合

供应链环节互联网改革是必然,但发展中“货源不正”、“涉嫌假冒”等问题也屡被质疑。

长期从事酒批的业内人士肖华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目前酒企B2B模式,初期都是从各大城市批发市场拿货,或者到周边市场窜货售卖。和传统销售渠道相比,这种模式暴露出很多平台“货源不正”的问题。后来,很多平台就从一级代理商高价收货,再低价卖出,但这样厂家又不能接受。所以,近几年酒批平台不少,但是盈利的不多。

以国内最大酒类电商平台酒仙网为例,公司经营头两年亏损就近6亿元,处于烧钱阶段。记者查阅该公司财报发现,2013年实现营收8.65亿,净利润为亏损3.09亿元,2014年的营收为15.78亿,净利润为亏损2.87亿;2015年一季度的营收为5.46亿,净利润为亏损5329万。为此,酒仙网在公开转让书中称,受电商行业特性及公司发展策略影响,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也快速增加,导致公司报告期内一直未能盈利。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曾公开解释称,酒仙网从去年开始布局O2O和B2B领域,尝试互联网产品定制,由于这些新兴业务板块尚在发展阶段,还需要一定的培育时间,目前的亏损属于“战略性亏损”。

肖华认为,互联网改变传统销售模式是大势所趋,事实上很多酒企都在和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发自己的网络销售平台。80后、90后是网络的生力军,也是酒水消费接下来的生力军。随着酒水行业对互联网的探索,未来3-5年,酒水产业互联网格局将会形成。

事实上,此前西风集团在发布“十三五”规划中,坦言白酒市场竞争将更为激烈,公司将力推互联网+白酒,创新酒业营销模式。洋河也发布互联网+战略,将以互联网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创新,正式纳入苏酒集团“双核”战略中。去年9月茅台集团电商一号工程“茅台云商”亮相贵州酒博会,同日宣布茅台将加入全球大数据浪潮,利用3到5年时间,建设大数据平台,把互联网思维和大数据融入到企业战略及生产经营中。可以看到,各大酒企都在积极拥抱互联网。

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酒类电商销售总额在130亿左右,其中天猫约占50%,京东占据20%以上,由酒仙网、1919酒类直供等垂直酒类电商约占20%。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各电商也在开始通过资本方式进入线下资源的整合。肖华认为,互联网改变供应链的同时,线下消费场景也不能忽视。特别是要抓住80后、90后的消费场景,否则传统酒企难以实现互联网的长足发展。

湖北省电子商务企业联合会会长雷鹏飞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产业互联网的本质是经过互联网改造后,提高生产效率、减少销售流通环节、优化人力,从而形成上线下线深度结构的一种模式。从行业来看,由于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特性,因为每个行业的产业互联网进程也会不一样。比如最熟悉的快消领域,正在因资本的聚集,在流通领域形成高度融合,实现渠道整体效率的提升。同时,各大电商在互联网改造升级过程中,也在加速线下布局,将线上流量通过引导实现线下变现,从而形成营销链条闭环。

产业“独角兽”将涌现

有数据显示,我国的流通业成本是16.5-16.8%,而美国只有6%左右,我国流通成本是美国的两倍多。易酒批创始人王朝成认为从工厂到终端,这里面蕴藏很大的改造机会。王朝成形象地把流通业比喻成“管道”,称过去“管道”是地下管网模式,比如武汉市卖酒的人有50个总经销,可能有500个分销商。每个总经销下面的“管道”是不一样的,每个管子都很细,“管”和“管”之间是有“管壁”的,就会变成不通,重复建设很严重,仓储、物流、资金都是重复的。所以中国的流通业是很大的流通业,但同时又是很弱的流通业,因为每个流通“管道”之间是不通的。

如何改变这一状况?王朝成称方法有两个,一是流通业越来越大,变成行业大管道;二是变得更短,制造业对终端的反应更快。

与消费互联网市场不同,消费互联网市场客户都是一样的,所以一旦互联网巨头形成垄断,其他互联网公司将很难进入。王朝成认为,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由于各产业的特殊性,在一个行业中形成互联网巨头后,不会影响其他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因为,可以预测,未来产业供应链互联网行业会出现一个个行业“独角兽”,统领各个产业的供应链链条。

对此,雷鹏飞表示,消费互联网公司盈利模式基本固定,但产业互联网领域,不同产业将会构成不同的产业互联网公司盈利模式,产业互联网发展将会有很大空间。随着资本的聚集,不排除各产业形成一个或几个优势企业。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在给供应链环节“瘦身”的同时,也需要关注物流成本压力。如果一个企业没有互联网基因,思维模式上没进行改变,贸然进军互联网风险则会很大。雷鹏飞强调,产业互联网的改革也需要足够的资金实力。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