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专访汪潮涌:“新一代楚商的特点是有韧性”

专访汪潮涌:“新一代楚商的特点是有韧性”

2017-11-13 03:45:2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黄聪

身杆笔直挺拔、语速不急不缓,加上标志性的黑框眼镜和灰色西装,汪潮涌给人的第一印象总是一本正经。然而,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这位“神童”、“风投教父”的嘴角总是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11月9日,“资智回汉·梦圆大武汉2017湖北武汉创新驱动发展高峰论坛暨信中利CEO年会”在武汉举行。信中利董事长汪潮涌表示,将信中利华中总部落地武汉经开区。争取未来三至五年,在鄂投资规模达100亿人民币,为企业所在地带来数10亿元的利税增量。同时,他还向母校华中科技大学捐款1亿元。

作为武汉首批“招才顾问”,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新一代楚商”的特点是脚踏实地、吃苦耐劳和有韧性。他们大多是草根出身,都在所在行业深耕多年,闯出了一番自己的天地。

“一元薪酬”加入国开行

1965年出生于湖北蕲春的汪潮涌,的确拥有“神童”般的成长经历:15岁考上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首批MBA中最年轻的学员,20岁赴美留学,22岁获得了美国罗格斯大学MBA学位,之后进入华尔街工作。

30岁时,汪潮涌就成为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1998年,汪潮涌出人意料地辞掉华尔街的工作,参与筹备国家开发银行,薪水只有象征性的一元钱。

多年后回忆这段经历,汪潮涌说,在国家开发银行工作的一两年,是非常难得的人生经历,为他回国提供了一个缓冲带,使他对中国的国情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不会在创业的时候水土不服。

1999年5月,汪潮涌创办信中利国际控股公司,公司的英文名是chinaequity,即“中国股权”的意思。

中文“信中利”三个字也各有出处。“信”出自《论语》“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中”即不偏不倚;“利”出自《易经》“因势利导”,讲的都是投资的基本原则——诚信、公正、顺势而为。

投资不按常理出牌

在中国投资界,汪潮涌早在多年前就被人称为“风投教父”,他还有个著名外号“黄老邪”。“江湖不看年龄看辈分嘛!”汪潮涌戏言,“主要是我的从业时间长,从1987年到现在,26年在干投资;所谓‘邪’,我的投资风格特立独行,自有资金比例高,敢于拍板。”

1999年,汪潮涌成立的第一支基金有1000万美金,便一开始就不按常理出牌。

2001年,搜狐股价降到1美元以下时,汪潮涌便与合作伙伴一起,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大量收购搜狐股票。两年后退出时,汪潮涌获得了15倍以上的回报。

汪潮涌另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身份是美洲杯帆船队“中国之队”的创始人和投资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开启了驰骋大海、搏击波涛的航海人生。

如今,信中利一直践行资智回汉,汪潮涌已投资湖北省内企业和湖北籍企业家的创业企业33家,投资额20亿。在他眼里,未来几年,高质量的产业人才将在武汉呈现“井喷”,出现人才“四马奔腾”的景象。

对话

互联网的下半场必须留在中国

□本报记者 黄聪

湖北企业家多是草根出身

长江商报:国内目前的创投环境如何?

汪潮涌:创投关注的是推动创新型实体经济的发展,是让实体经济摆脱过去产能过剩、钢筋水泥低附加值的状况,走向高品质、高效率、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以及高度国际化,从传统实体经济走向五高创新型的实体经济。

十九大报告对未来的金融行业强调了三点,包括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和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也就是说,企业以后要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更多地依靠股权和企业债这种直接融资的支持。

信中利投资的这些行业,正是国家希望在未来发展的战略型新型行业。微信、购物电商、电子政务、企业应用、通信、数字娱乐,都已经让我们享受到了新经济带来的好处、效率和便利。未来新经济的发展,比如人工智能、新一代的互联网、更方便安全的电子支付、大数据云计算、网络安全、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等等,都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多惊喜,给我们的生活品质带来提升。

长江商报:怎么评价湖北创业者的特质?

汪潮涌:湖北企业的形象在崛起,我们将湖北企业家称为“楚商”或者“新一代楚商”。总体来看,“新一代楚商”的特点是脚踏实地、吃苦耐劳和有韧性。他们大多是草根出身,都在所在行业深耕多年,闯出了一番自己的天地。

不仅如此,湖北最具有竞争力和吸引力的产业包括新一代的信息技术产业、新材料、新能源、医药健康、汽车、航天航空、船舶、轨道交通等。

武汉将实现人才“四马奔腾”

长江商报:为何将武汉作为投资首选?

汪潮涌: 从人才要素、资源要素、成本要素以及配套的政策、政府的支持力度、创业的环境、创业文化的热度等各个维度去看,武汉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甚至在全球具有领先优势。作为湖北人和华科大毕业生,我对母校有感恩之情,也一直想为家乡做点事。

近年来,武汉在打造国内一流的创新创业基地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在硬科技时代,汇集了大量知名高校和优质人才的武汉有望成为最好的创业基地。

前两天,我带着100余家信中利投资的企业代表来汉,在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医疗健康等领域与武汉开发区展开产业战略合作,并落地规模百亿的四大产业基金。如今,武汉已成为他们投资引才的重地。

长江商报:如何看武汉目前引进人才的举措?

汪潮涌:在新的互联网版图上,开始涌现一批像斗鱼、卷皮等有武汉基因的创业企业,不少创业者都有在汉求学的经历。新兴业态不断发展壮大,就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人关注。

武汉人才塔基牢固,今年来出台的一系列留住百万大学生的举措,是武汉培养高端人才、发展高端产业“长跑”的一次体能储备。凭毕业证落户、10万岗位巡回招聘等,这些措施在过去很多城市都无法想象,但在武汉变成了现实。

在汉大学生走出象牙塔第一步就得到城市的重视和帮助,一下子找到了归属感。未来几年,高质量的产业人才将在武汉呈现“井喷”,出现人才“四马奔腾”的景象。

互联网下半场的红利要留在中国

长江商报:PE在国内的发展现状如何?

汪潮涌:相比美国硅谷,中国的风投快速增长;中国互联网投资领域更广,涉足AI、健康医疗、AR/VR等多个领域;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尤其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用户数量、模式创新方面,也爆发出生命力;目前从中美高科技公司的(数量、模式)看起来,似乎平分秋色,但是美国高科技上市公司前50名的市值总量,超过了A股市值总和。

18年前信中利成立的时候,几乎找不到人民币PE,当时国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当时BAT等创业者,只能在海外找投资。而如今随着这些企业的上市,创造了10000亿美金的市值,但都和国外投资者分享了。

外资独享中国互联网公司价值创造红利时代不能再重复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高增长,是中国网民创造出来的,互联网的下半场,应该把红利留在中国。目前A股在不断进行制度革新,为优质的高新科技创业企业创造融资土壤。

长江商报:国内独角兽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汪潮涌:未来中国的高科技互联网公司还有众多的独角兽将会进入到全球的百亿美金市值的俱乐部。目前没有上市的滴滴、美团、还有在其他细分领域里的独角兽公司,和美国的同行相比,几乎每一个移动互联网应用的领域都有相应的中国的相同体量甚至体量更大的公司。

不过,现在独角兽表上靠前的公司,还没有解决盈利问题。所以,只能说它们的估值起来了,但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也没有在资本市场上证明它们的价值。

长江商报:如何分享未来科技产业的红利?

汪潮涌:中国的风投迅速增长,我们投资的领域跟美国非常接近,和硅谷一步之遥。我们的移动互联网,全球的用户比欧美加起来更多,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比美国更多。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从采集、分析、处理到商业应用,我们的金融科技、区块链、网络安全等都是可以投资的领域。

我们亚布力创造将近20年的历史,所有企业家创造的市值不如一家阿里、也不如一家腾讯,这是现在的现状。未来要投资人工智能,投更多的高科技公司,要让中国股民分享互联网红利和其他高科技领域的红利。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