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特斯拉在华建厂打破车企独资禁令

特斯拉在华建厂打破车企独资禁令

2017-11-13 03:45:2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

□本报记者 黄聪

特斯拉独资在华建厂道路已铺平,将成搅动国内新能源车企的一条“鲶鱼”?

11月9日,外交部公布,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然而,特斯拉却表示,在2019年之前,关于中国工厂的建设都不会有任何重大的资本支出。

不过,长期从事汽车研究的业内人士肖越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巨额亏损和产能不足,将迫使特斯拉重新思考是否加快进入全球最大汽车消费市场——中国,将迫使其他车企加速技术升级和控制成本。

而汽车观察员肖红则认为,国内车企在新能源汽车技术方面,劣势并不明显,“特斯拉在华建厂后,有利于检验国内新能源车企的实力,从而扼住下一个汽车时代的咽喉。”

固定比例政策

维系23年后“破冰”

11月9日,我国放开新能源汽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的时间表得到明确。

据外交部网站发布的《中美元首会晤达成多方面重要共识,同意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更大发展》,我国将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

长期从事汽车研究的业内人士肖越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车企外资股比新政,实际使得维系了23年之久固定比例政策‘破冰’。”

1985年成立的上海大众(2015年底更名为上汽大众),是国内第一家轿车合资企业。上海大众建立之初,中德双方的股权比例为50:50。

50:50的股比作为1994年版《中国汽车产业政策》中的要求,至今已维持了23年。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目前国内近40家合资车企中,八成股权比例为50:50,两成车企股比在51:49到68:32之间。

如今,汽车产业链上的零部件、销售、物流、汽车金融等环节,已对外资全面开放。整车领域的外方投资比例不得超越50%,已成为我国在外来投资方面设限的“最后堡垒”。

今年以来,我国不断释放出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有望放开的信号。

2017年8月,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通知明确,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对外开放范围,持续推进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制造等12个领域的对外开放,并要求明确对外开放时间表和路线图。

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解读通知时曾表示,在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方面,中国将放宽外资准入,改变外资股比不能超过50%的限制。

在华工厂年产能至少数十万辆

“最后堡垒”只等时间一到,就立即爆破。

如同32年前一样,谁将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又成为关注焦点。这次,特斯拉亦然是当之无愧的人选。更重要的是,特斯拉也“含情脉脉”。

实际上,近两年来,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消息源源不断地涌现。2016年1月,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就表示,特斯拉正在寻找一家中国生产合作伙伴,已经与中国政府进行了一系列高层会议。但关于选址一事,一直以来都没有确切信息。

近期,特斯拉在华建厂的消息逐渐清晰。10月26日,商务部表示,有关于特斯拉在华建厂事宜,特斯拉目前正在与上海有关部门沟通。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称,对于高技术、节能环保、新兴产业等领域的投资,中方始终持欢迎态度。

11月2日,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正式确定了这一计划,并且对外界透露了更多的细节。

马斯克表示,具体的投产时间还很模糊,大约会在未来三年左右开始生产,主要为中国及周边国家市场提供产品。

同时,马斯克还表示,虽然中国工厂先期会生产Model S和Model X两款车型,但是未来将以生产Model 3轿车和入门级Model Y跨界SUV车型为主,因为廉价电动汽车能在中国市场取得更好的表现。生产的车型将供给中国和东南亚周边市场。

在被问及未来中国工厂的产能和规模时,马斯克表示至少会有数十万的年产能级别,甚至更多。

不过,目前只是特斯拉中国投资建厂的早期阶段,马斯克指出,在2019年之前,关于中国工厂的建设都不会有任何重大的资本支出。

尽管马斯克表示两年内“中国工厂建设不会有重大资本支出”,但目前看来或已是不得不为。

事实上,自特斯拉2010年上市以来,随着营业收入规模的持续扩大,其亏损程度也逐渐加深。

特斯拉在2010年和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7亿美元、70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达97.77%。同一时期内,其净利润从-1.54亿美元扩大至-6.75亿美元。

11月2日,特斯拉公布三季报。报告显示,特斯拉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29.85亿美元,同比增加29.9%;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6.19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188万美元,由盈转亏。

特斯拉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成本大幅上升至25.36亿美元,和第二季度相比,毛利率和净利率都下降了8个百分点至15.05%、-22.49%。

对于净利润表现的恶化,特斯拉表示,这主要是Model 3的前期制造成本显著上升所致。

按照业务板块划分,特斯拉拥有汽车业务、能源业务、服务和其他业务,在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是23.63亿美元、3.18亿美元、3.04亿美元。其中,汽车业务占比为79.16%,同比下降14个百分点,环比下降2.8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汽车业务第三季度的毛利率为18.7%,环比下降9个百分点。

可以发现,特斯拉的主要业务汽车的发展速度略微放缓。

于此同时,特斯拉汽车业务的产能困境进一步公开。

特斯拉在第三季度一共交付了25915辆Model S和Model X、222辆Model 3,共计26137辆汽车,较第二季度增长18%,较去年同期增长4.5%。特斯拉强调,Model S和Model X在北美、欧洲和亚洲的综合净订单均创下了新高。

虽然Model S和Model X的销售情况不错,但是Model 3的产能远远没有达到预期。马斯克在7月公开宣布,预计Model 3 在8月份的产量将逐步达到100辆,9月份将超过1500辆,到12月份可能达到20000辆。

目前,Model 3的产能时间表被大幅延后,原定12月底的2万辆的月产能目标被推迟至明年一季度末。

肖越表示,巨额亏损和产能不足,将迫使特斯拉重新思考是否加快进入全球最大汽车消费市场——中国。

巨额亏损和产能不足迫使其加速入华

国内新能源车企技术劣势并不明显

特斯拉似乎没有理由拒绝加速入华步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9月底开始,特斯拉启动了大规模校园招聘,招聘职务主要为销售、售后、工程和IT等,地域则分布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杭州、武汉等城市。

但特斯拉需要面对的是,即便在上海自贸区内独资建厂,也要支付25%的关税。

肖越向长江商报表示,值得注意的是,外交部发布的文章中提到“逐步适当降低汽车关税”,这也预示着特斯拉将逐步获得“国民待遇”。更为重要的是,特斯拉本地化后,在生产成本上将大幅下降。

让肖越担心的是,特斯拉的到来,或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一条“鲶鱼”,迫使其他车企加速技术升级和控制成本。而且,特斯拉在中国建设工厂之后,将会更快更及时地了解中国市场的需求,能够更好地服务中国消费者。

不过在汽车观察员肖红看来,这样的担忧大可不必。她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特斯拉即便在美国也属于小众品牌,短时期无法撼动其他车企的地位。同时,国内车企在新能源汽车技术方面,劣势并不明显。

就在股比放开新政公布之际,全球大型车企也并未暂停合资入华的脚步。

11月8日,福特汽车公司与众泰宣布双方已经达成合资协议,投资50亿组建一家新的合资公司—众泰福特汽车有限公司,双方在合资公司中各持50%股份。

据了解,新合资公司将打造一系列采用合资公司自主品牌的经济型纯电动乘用车产品,并计划在浙江省建造一座新的生产工厂,组建一个全新的销售服务网络。福特与众泰双方还将共同探寻智能移动出行业务,为面对出行难的消费者提供更佳的解决方案。

肖红认为,我国车市马上要进入“后合资时代”,合资车企反而有进一步合作的基础与空间。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