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ST中安7年狂揽50公司显后遗症

*ST中安7年狂揽50公司显后遗症

2017-11-13 03:45:2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负债高达70.13亿元落得卖房解压,市值两年缩水近九成

□本报记者 魏度

7年收购50家公司进行海内外扩张,疯狂扩张的回归中概股*ST中安(600654.SH)风险或已显现。

三季报显示,*ST中安实现营业收入22.38亿元,同比下降2.73%,净利润为亏损1.13亿元,同比大降141.07%,延续今年一季度的亏损势头。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从纽交所到上交所,*ST中安时刻不忘并购扩张,仅在2015年至今的两年时间,就耗资32.67亿元收购了10家公司。不过,这些并购的标的并未如“掌门”涂国身所愿,为其带来漂亮业绩。今年上半年,有10家子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

除经营业绩亏损,*ST中安的负债也是大幅攀升。2014年至今年三季度末,总资产增长93.49%,而总负债增长了197.79%,是资产增速的两倍多。目前,巨额债务压顶,公司沦落至甩卖靠出售房产化解财务风险地步。

*ST中安的前身是CSST(中国安防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业内甚至是资本市场颇为熟悉的安防企业。这家由来自九鼎集团的高管涂国身于2005年创办的公司,2007年就已成为首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安防企业。5年后退市,借壳回归A股。

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上周向*ST中安发去了采访函,但一直未获得具体回复。

借壳两年净利亏损,借壳时承诺业绩打折扣

精准返A的中安消高调地度过了两年,其经营业绩就陷入大幅亏损境地。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5年完成借壳以来,中安消的经营业绩就开始变脸,净利润持续大幅下降。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中安消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79亿元、21.42亿元、34.85亿元、22.38亿元,同比增幅为94.40%、35.69%、62.68%、-2.73%。2014年、2015年的大幅增长缘于重组资产的并入报表,去年增长六成,归功于资产并购。今年前三季度并购未完成,营业收入开始下降。这意味着中安消的营业收入增长并非靠自身主营业务的增长带动,而是并购重组推动。

同期,公司的净利润为2.58亿元、3.38亿元、2.74亿元、-1.13亿元,同比增幅为84.70%、30.87%、-18.84%、-141.07%。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前两年净利润大幅增长同样缘于重组收益增厚业绩,去年以来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则是并购标的业绩承诺未兑现。

其实,不仅仅是并购标的业绩承诺未兑现,中安消自己借壳时承诺的业绩也打了折扣。

今年初,上交所对中安消时任董事长涂国身、财务总监吴巧民、董秘付欣给予监管关注的处罚,其原因是财务信息披露不准确,影响较大。具体为,去年3月31日,中安消发布2015年年报及中安消技术有限公司盈利预测的相关报告时,称该公司扣非净利润完成率达到83.58%,后来又更正业绩,完成率降至70.59%,下降了13个百分点。

今年4月,因其2016年年报被“非标”,中安消被*ST。这意味着,如果今年不能实现盈利,再次被“非标”,其将面临退市。

为了摆脱经营困境,中安消走上了卖房保壳之路。

11月3日晚间,*ST中安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中安消投资拟出售位于上海市区的办公楼,总价9亿元。

两年耗资32.67亿收购10家公司

纵览中安消的前世今生,资本运作贯穿其发展始末。

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登陆纽交所到2011年退市的5年时间,中安消频频进行“圈地运动”,通过不间断地并购重组,先后整合了近40家国内优秀安防企业。

私有化退市之后,仅用两年时间,中安消精准借壳回归A股,并沿袭了在纽交所挂牌时的资本运作风格,开启了大规模的跑马圈地模式。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初,中安消耗费6.95亿元现金将香港卫安控股子公司卫安有限纳入麾下,当年10月又出资6.38亿元收购了澳门卫安、深圳迪特、飞利泰和深圳威大等四家公司全部股权。一个月后,上海擎天电子又被中安消以1.68亿元的价格揽入怀中。去年5月,出资9.78亿元收购澳洲安保集团和泰国卫安股权。去年7月,又宣布以17.08亿元现金收购启创卓越、华和万润、中科智能的100%股权。

不过,在收购启创卓越生出变故,收购终止。截至目前,启创卓越应归还的1500万元股权转让款尚未履行。今年7月,中安消无奈向法院起诉追讨,截至三季报披露,该案尚未开庭。

今年3月,中安消再次祭出大手笔,其公告称,拟现金购买波兰Konsalnet集团100%股权,交易价格超过8亿元。不过,在今年7月,因为公司被*ST,增发流产,囊中羞涩的中安消只得放弃对波兰Konsalnet集团收购。

综上,两年时间,中安消成功收购了10家公司,耗资高达32.67亿元。算上在纽交所上市时的并购重组,7年时间,中安消共计将50家公司收入囊中。

伴随着中安消版图的一步步扩充,在二级市场上,其股价也是一路走高。中安消与飞乐音响洽谈借壳之前,股价为4元多,随后股价一路高涨,至2015年6月12日达到历史高峰,股价为47.07元,最高涨幅超过10倍。

实控人所持97%股权被冻结

长时间的疯狂扩张带给中安消的不是经营业绩大幅增长,而是盈利能力持续下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借壳上市的中安消,自身承诺的业绩未能兑现,且在依靠自身业务无法实现目标的情况下,将希望寄托于外延式并购扩张。其结果是,盈利能力持续下滑,资金消耗过快。

三季报显示,中安消的负债总额达70.13亿元,是2014年23.55亿元的2.98倍,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0.69%。在70.13亿元的负债中,短期借款21.01亿元,长期借款(含应付债券)23.5亿元,财务费用高达1.77亿元,是2015年615万元的28.71倍。无疑,财务费用奇高缘于偿还公司的借款利息。此外,公司的管理费用也高达3.59亿元,这可能与频频进行并购重组有关。公司的财务压力可见一斑。

二级市场上,对中安消也不看好。自从2015年6月股价登顶后,一路向下,至11月10日,收盘价为6.01元,较高峰时跌去了87.23%。近一年来,股价也是“跌跌不休”,跌幅高达69.40%。与此同时,公司的市值也不断缩水,截至目前,市值为77亿元,较2015年高峰时600亿元的市值,缩水了近九成。

一名长期从事并购重组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收购资产多是通过发行股份支付,如果以现金支付,也是在收购完成后,启动定增募资,将此前的资金置换出来。

纵观中安消的并购,近两年的并购基本上都是采取现金收购,而其曾计划定增募资50亿元的计划流产,这也直接导致其财务压力陡增。

该人士还认为,中安消的并购扩张过于激进,缺乏有效整合,各个板块的资产基本上是相对独立运营,无明显的协同效应,因此公司至今尚未形成核心竞争力。在其看来,中安消的40多家子公司中,不少是优质公司,只要中安消能尽快化解财务风险,整合好各板块资源,扭亏有较大希望。

此外,中安消还面临公司易主的风险。

根据三季报披露,公司实控人涂国身与李志群合计持股100%的深圳市中恒汇志被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冻结,冻结时间3年,其原因是二人为其控制的关联公司提供借款担保,引发债务纠纷诉前财产保全。涂国身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中安消5.39亿元,占比41.61%,其通过深圳市中恒汇志持有5.28亿股,占比41.15%。截至三季报披露日,涂国身被冻结的股份为5.1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7.02%,占公司总股本的40.37%。

此外,涂国身股权质押融资已触碰警戒平仓线。公司公告称,涂国身正积极采取相关增信措施,其债务重组及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工作正在推进。目前,尚未因质押融资发生具体风险。

对此,一券商人士表示,从中安消积极甩卖房产、涂国身积极推动债务重组看,中安消发生财务风险的可能性不大,但易主的风险仍存。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