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网宿科技243家机构股东“集体出逃”

网宿科技243家机构股东“集体出逃”

2017-11-07 06:44:3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今年前9月净利下滑近四成,年内股价跌幅超五成

□本报记者 沈右荣

曾经的明星企业网宿科技(300017.SZ)已逐渐沦为资本的弃子。11月5日晚间,网宿科技公告称,公司4名高管将在未来3个月实施减持操作,合计减持占比不超过0.444%。

实际上,实施减持的远不止上述4名高管。前几天,公司的实控人陈宝珍也披露了不超过3616.72万股的减持计划。在今年9月,陈宝珍已经减持880万股。

除了高管集体减持外,曾经蜂拥而至的机构也疯狂出逃。三季报显示,公司的机构股东有23家,相较去年底的266家,少了九成多。最典型的是,知名QFII比尔·盖茨基金去年底位列第八大股东,今年二季度就已从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

高管、机构的“出逃”或许与网宿科技的经营业绩密切相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经历几年高速发展后,从2015年起开始增速放缓。今年前9个月,网宿科技的净利润为5.72亿元,同比增幅为-37.52%。

业内人士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以BAT为代表的新兴CDN玩家涌入后,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产品价格大幅下滑,侵蚀了网宿科技的利润。在其看来,网宿科技还将面临盈利能力挑战。

实控人高管“赛跑式”减持套现

11月5日晚,网宿科技发布董事、高管减持计划公告,称公司副总裁储敏健、黄莎琳,副总裁、财务总监肖蒨,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周丽萍等4人将在自公告起15日后至3个月内,拟采取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不超1068.84万股,占总股本的0.444%。目前,4名高管合计持有网宿科技4275.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7%。储敏健、周丽萍所持股份为网宿科技上市之前发行的股份,肖蒨、黄莎琳所持股份来源于公司实施的股权激励计划所获授的股份。

公告还披露了4人减持原因,储敏健、周丽萍系个人资金需求,肖蒨、黄莎琳是为了缴纳期权行权税款。

其实,上述4名高管减持只是网宿科技高管减持现象的冰山一角。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09年10月上市的网宿科技,在限售股解禁后,就有储敏健、周丽萍、黄琪、岳青、路庆晖、刘成彦等多名高管减持。除了高管本人,高管的亲属也进行了减持操作。2010年至今,网宿科技的高管掀起了7轮减持高峰,其中,2013年的减持就有28次之多。目前,网宿科技有14名董监高,上市以来超过一半的董监高及其亲属进行了减持操作。

不仅是高管频频减持,网宿科技的实控人也不断上演减持套现大戏。

网宿科技的实控人为陈宝珍,与公司董事长、总裁刘成彦系一致行动人。陈持有公司4.37亿股,占总股本的18.11%。10月31日,网宿科技公告称,陈宝珍拟在未来是3个月内减持3616.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其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0.5%,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1%。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就在一个月前的9月13日,陈宝珍减持了880万股,套现9944万元。当月22日、23日,刘成彦分别减持645万股、240万股,共计套现1.45亿元。二人合计套现2.40亿元。 

超九成机构大撤退

高管赛跑式减持,机构也是大规模撤退。

网宿科技主营软件和信息服务等,曾是市场上的明星企业,因其经营业绩颇为亮丽,备受机构追捧。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11年至2014年是网宿科技高速发展期,经营业绩非常可观。伴随着经营业绩的快速成长,众多机构竞相进驻,公司股价也在此期间增长10余倍。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到,截至去年底,共有266家机构持股网宿科技,其中,基金持股9096.68万股,占流通股的17.45%。今年一季度,机构进行了减持操作,但在二季度有超百家机构进入。到了三季度末,仅有23家机构持股,其中,基金持股3311.66 万股。此外,去年底社保基金持有网宿科技638.80万股,占流通股的1.23%。从今年一季度开始,社保不再持股。

机构大撤退,在知名QFII比尔·盖茨基金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

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QFII比尔·盖茨基金进入网宿科技,买入了704.65万股,成为网宿科技的第十大股东。去年年报显示, 在三季度增持102.65万股后,该基金合计持股783.12万股,占总股本的0.98%,跻身网宿科技第八大股东。但是,从今年一季度开始,该基金开始减持网宿科技,共计减持411万股。至今年二季度,该基金已在网宿科技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述机构出逃可谓汹涌。今年3月13日,网宿科技推出每10股转增20股并派发现金红利2.50元(含税)的高送转,同时,公司还披露了实控人减持计划。两条消息传导至二级市场的是机构密集抛盘、股价大幅下跌。

3月14日,网宿科技股价一字跌停,成交高达47.96亿元,创多年新高。龙虎榜显示,卖出额最大的前5名的营业部席位中,3家为机构专用席位,1家为深股通专用席位,全天累计卖出12亿元,同时买入前5名营业部席位合计仅1.74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截至昨日收盘,网宿科技股价年内跌幅高达51.20%。

综合毛利率三年下降超10%

机构和高管的密集出逃,或是对网宿科技持续盈利能力的不看好。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5年以来,网宿科技的经营业绩开始走下坡路。2015年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29.32亿元、44.66亿元、37.97亿元,同比增幅为53.43%、51.67%、17.84%,增幅在不断下滑。同期净利润为8.31亿元、12.50亿元、5.72亿元,同比增幅为71.87%、50.41%、-37.53%,增幅大幅下滑。今年半年报显示,净利润为4.16亿元,同比增幅为-29%,对比发现,三季度的净利润仅为1.56亿元。

经营业绩大滑坡与网宿科技的综合毛利不断下降密切相关。

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年9月底,网宿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4.76%、41.97%、34.04%,不到3年时间降低了10.72%,今年以来降低了7.93%。

据了解,近年来国家从战略层面支持宽带高速网络建设,视频业务快速崛起提升数据带宽需求,使得国内整个CDN行业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原本盈利能力领先的网宿科技经营业绩为何大幅下滑呢?

业内人士称,网宿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及经营业绩下滑与市场竞争加剧相关。

公开信息显示,从去年四季度开始,以BAT为代表的新兴CDN玩家争相涌入,大举争夺市场,引发激烈竞争,CDN服务价格水平持续下滑长。今年上半年,CDN价格战愈演愈烈,今年3月,阿里云宣布CDN开始新一轮大幅降价,降幅最高可达35%。

“以BAT为代表的大佬资本实力雄厚,在抢夺市场时几乎不计成本,这让业内很多企业受到冲击。”昨晚,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资本大佬产业众多,协同效应明显。在其看来,网宿科技实控人及高管密集减持,也将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及信心,如果公司不能及时调整发展战略应对,将使得其处理不利地位。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