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中国攀岩千亿级市场静待掘金盛宴

中国攀岩千亿级市场静待掘金盛宴

2017-10-30 07:10:2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攀岩、冲浪、滑板、小轮车四项目成为奥运会新增项目

□本报记者 陈乐

即便是被选为奥运会项目,似乎也没有让攀岩成为一个火热的运动项目。10月9日,“我要上奥运”湖北省极限运动跨界跨项选才初试选拔赛在湖北奥体中心举行。据了解,随着攀岩、冲浪、滑板、小轮车四个项目成为东京奥运会的新增项目,我国体育部门跨界跨项选才工作在逐步推开。

但即便是入选奥运会项目,似乎也没有让攀岩成为一个火热的市场项目。“市场还需要发酵。”谈及此事,光谷速攀攀岩馆的教练梅戎还是有一些无奈。哪怕最近《2015—2021年中国室内攀岩市场容量调查及未来发展前景》给出了绝对的红利:预计到2021年,奥运新增项目攀岩将会给我国带来1500亿人民币的市场。但在现阶段,攀岩还是比较“冷门”。

攀岩的“前世今生”

目前,攀岩运动在欧美和日本发展成熟,市场消费力较大,并形成了一定的产业体系。在美国,攀岩爱好者约占美国户外运动项目消费者人口的15%。其实,攀岩运动是从登山运动中衍生出来的竞技运动项目,它于上世纪50年代起源于苏联,是军队中作为一项军事训练项目而存在的运动形式。

据了解,攀岩技术的出现,迄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早在1865年,英国登山家埃德瓦特就首次使用钢锥、铁链和登山绳索等简易装备,成功地攀上险峰,从而成为攀岩技术和攀岩工具的创始人。后来人们发明了打气用的钢锥和钢丝挂梯,以及各种登山绳结,这使攀岩技术发展到了更加成熟的阶段。

“比起欧美国家以及亚洲的日本、韩国,中国的攀岩运动只能说是个后来者。但是经过十多年的播种、培育,其发展前景已经非常具有诱惑力了。”中国极限运动协会委员董仙告诉记者,自从1987年来到中国后,这项集技巧性、惊险性、观赏性于一身的极限运动就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年轻人,并且在年轻人中迅速流行开来。

“1987年中国登山队派出8名教练和队员去日本长野系统学习攀岩,回国后,于当年10月在北京怀柔大水裕水库自然岩壁举办了第一届全国攀岩比赛。1990年怀柔国家登山队训练基地第一次举办了在人工场地上的比赛。1993年攀岩比赛被国家体委列入正式比赛项目,中国最具权威的高水平赛事“全国攀岩锦标赛”从此每年都举行一次。1999年中国首届极限运动大赛在浙江湖州举行,攀岩以其独特的魅力成为该赛事的支柱项目,此后每年举行一次。自此,室内攀岩运动逐渐在国内风靡开来。”董仙表示。

董仙表示,“去年8月4日,国际奥委会在巴西作出最终决定,攀岩运动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项目。但是将会以速度、难度、攀石三个项目的综合排名来决出金银铜牌”。

极限渐“火”但是攀岩不“热”

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极限运动也渐渐火热。“随着国人在体育运动上的消费升级,除了滑雪、马拉松,冰球、马术、冲浪等极限运动产业也成为新风口。”在武汉,冰球、马术、击剑等运动也有诸多追求者,但是攀岩却似乎始终没有“热”起来。

上周五下午,在光谷青年城B1的速攀攀岩馆,按理来说,学生和年轻人以及创业人士最爱的运动与光谷的结合应该是一个“郎才女貌”,但事实上到下午五点多,也只有几个孩子在这里做训练。“这是办了年卡的顾客,经常来训练,他们很有兴趣,爬得也很不错。”梅戎向记者介绍。

作为我国首批拿到教练员资格证书的教练,梅戎在攀岩行业里面浸淫许久。即便如此,光谷的攀岩生意也并不好,他告诉记者,周末的生意比较好,但是以“熟客”为主,平均下来每天会有20多个人。“攀岩不同于其他,安全非常重要,教练必须陪在身边,所以我们这里一般周末有5个教练,他们分组带,对人数也有要求。”为了节省开支,周末的几个教练都是兼职,“教练都是考取了安全员证书的爱好者,不然我们也不会让他们上岗。”梅戎向记者强调。

攀岩发展前景可期

今年攀岩作为19个群众项目之一,成为天津全运会比赛项目。业内人士表示,攀岩被列为全运会比赛项目后,开展这项运动的俱乐部多了,各个地方的积极性也有了明显提高,攀岩发展前景可期。

奥运加码会给攀岩带来哪些新变化?中国极限运动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是小众体育将逐渐登上舞台的表现。极限运动不仅仅是一项运动,同时也是人们对生活的一种态度,是在消费升级过程中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此外,他还表示,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是对项目的肯定,也是对从业者工作的肯定。他强调说,极限项目进入奥运会,对极限运动的发展具有巨大的促进作用。

在他看来,消费者观赏奥运会赛事项目,会增加其对相应体育项目的熟悉度和参与度,这些都是在潜移默化地培养消费群体。

一位来自北京的攀岩爱好者纪云告诉记者,攀岩在美国是既费时间又费钱的运动。“因为要买装备啊,一双攀岩鞋随便就100多美元,且穿了半年就会破,得买新的。但它既是一种很好的健身方式,又具备一定的冒险性,是日常生活的完美互补。”纪云表示。最近几年攀岩兴起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在北京岩馆里攀岩的人群有两种,一种是白领,一种是带孩子去的父母,都是在社会中收入不错的一群人。

中国登山协会2014年制订了“攀岩进校园”计划,到2020年实现“百城千校”目标,与地方政府共建攀岩示范推广区。今年的全运会攀岩决赛上,一些青少年选手表现出强劲实力,如广东队年仅13岁的张悦彤获得女子难度、攀石两项冠军。中国登山协会在竞赛机制方面采取举国体制和市场化融合的思路,目前已有业余的“中国攀岩俱乐部联赛”,今年11月计划推出以共建的国家集训队为主体、包括优秀俱乐部在内的攀岩职业联赛,鼓励企业、社会支持攀岩项目,通过联赛体系普及攀岩项目和提升竞技水平。对此,梅戎也表示赞同,“现在很多的孩子对攀岩很有兴趣,所以未来想要完成市场,少儿培训这一方面是重中之重。”

此外,作为一个户外运动,攀岩还有其他的作用。例如广西马山县的国家级攀岩户外公园和攀岩特色体育小镇。该项目已通过专家初步评审,规划占地面积约3.6平方公里,涉及2个乡镇18个村屯。“未来,马山县将发挥自身良好的生态环境、丰富的山地资源和独特的民族文化等优质的‘体育山水’资源优势,持续举办多种体育旅游赛事活动,以体育赛事搭台,以扶贫攻坚唱戏,推动产业融合发展。”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说。

2017年10月27日,几位小朋友在光谷速攀攀岩馆内攀岩。本报记者 吴薇 摄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