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起步小而美 城商行发展“上市潮涌”

起步小而美 城商行发展“上市潮涌”

2017-10-28 00:24:3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134家城商行总资产规模突破30万亿,14年间增长超20倍

编者按

在这11年间,我们见证代表创新力量的股份制银行,从资产、净利润动辄平均20%-40%的高增速减缓至增速仅个位数,不得不加速转型;我们见证了曾被看作“偏安一隅”的城商行,在银行业市场所占份额扩张至12.8%;我们还见证了第一家网贷平台成立,如今不得不面临野蛮生长过后的严监管时代。但无论是增速放缓还是监管加严,不可忽视的是,金融业的规模体量和丰富程度大大增加,金融推动实体经济转型、促进产业升级上的催化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本报记者 但慧芳

具有浓郁地区特色的城商行,渐渐在资本市场上备受瞩目,在全国金融领域“大放异彩”。

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底,134家城商行总资产达30.50万亿,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比例持续上升至12.8%,比上年同期增长17.9%;相比有数据可查2003年底的5.3%,所占行业比重成倍升高,总资产增长超20倍。

在总体规模爆发式增长之外,当年同期改制成立的城商行,已出现明显的两级分化。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净利润排名首位的北京银行,其净利润是海南银行、雅安市商业银行、枣庄银行等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今年6月末,在A股和H股上市的城商行已达16家,这16家上市城商行总资产规模已占到城商行体系的43.38%,净利润也遥遥领先于非上市城商行。

“过去十多年,城商行最明显变化是体量变大了;资产质量经历了先提高后下降的过程;资产结构和负债结构更加多元化。优质城商行可与股份制商业银行媲美。”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分析师栾稀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未来,城商行本地特色银行与精细管理品牌银行的定位依旧不过时。在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情况下,扎根本土、守正出新,在小贷微贷方面和互联网公司合作形成共赢,是城商行发展的突破点。”

分化渐加大 16家上市城商行资产占比43.38%

日前,城商行中的“领头羊”北京银行总结了其上市十周年的发展情况。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北京银行表内外总资产2.96万亿元,其中表内资产2.24万亿元;贷款总额1.03万亿元,存款总额1.27万亿元。北京银行总资产,从成立之初200多亿元增长至目前表内外总资产近3万亿元;其净资产从10亿元增长到超过1500亿元,均较成立之初增长了150倍。在全国城商行中总资产排名第一,在中国银行业排名第七位。

今年中报显示,在A股银行板块,虽然总资产和总营收上略落后,但北京银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已超过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华夏银行,达110.79亿。同样在净利润上逐渐靠近股份制银行的城商行还有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等。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贵阳银行在净利增速上遥遥领先于其他上市银行。

这是城商行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曾被看作“偏安一隅”的城商行,而今已不可小觑。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底,134家城商行总资产达30.50万亿,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比例持续上升至12.8%,比上年同期增长17.9%;相比于有数据可查的2003年底城商行总资产为1.46万亿,所占行业比重5.3%,14年间总资产增长超20倍,平均增速超过20%。

而这其中上市城商行当属其中的“佼佼者”。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今年6月末,在A股和H股上市的城商行已达16家,这16家上市城商行总资产规模已占到城商行体系的43.38%。

事实上,对于城商行整体发展,除规模变大、领头羊优势逐渐显现之外,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城商行内部两极分化也在加剧。

2016年年报公开数据显示,盈利超过50亿元的分别是北京银行(179.23亿)、上海银行(143.25亿)、江苏银行(106.37亿)、南京银行(83.46亿)、宁波银行(78.23亿)、盛京银行(68.78亿)以及徽商银行(69.96亿)7家。而海南银行、雅安市商业银行、枣庄银行等2016年末净利润仅为1亿左右的城商行多达8家。其相差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上市不仅大大提升了资本实力,也提升了品牌形象,有效地促进了公司治理的不断完善和经营管理的持续改进,通过上市不少银行取得了“脱胎换骨”式的快速发展。

进退之间跨区域经营“藩篱”难破

正因为看到上市带来的机遇和资本的力量,城商行IPO热潮持续至今。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7年10月中旬,正在IPO排队的14家银行中有10家为城商行。

城商行上市步伐起步于2007年。10年间,在A股和H股上市的城市行分别达7家和9家,构成上市银行板块中不可忽略的力量。

多位银行人士指出,相比于国有行和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熟悉当地市场和客户;管理半径小,风控把控程度高;效益流程快,转型创新速度快,以“小而美”著称。但扩大经营半径后“走出去”,城商行相比于全国性银行并无明显的优势,而且资本实力、运营能力等限制了其发展。

“2009年以后,银监会放宽了城商行跨区域设立分支机构的有关限制,城商行纷纷设立异地分支机构、联合多家城商行重组,或者收购参股异地城商行、城市信用社或农村信用社,但后来发现,其发展优势的辐射半径有限。”一城商行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回忆说。

“实际上城商行跨区域经营,离自己原来所在区域越远的分支行经营效果都不那么好。”有分析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利率市场化后,地缘性强、依靠传统息差生存的区域性城商行,由于营业范围受限,其盈利状况受当地区域经济波动影响较大。利润下滑的城商行多集中在中西部地区,东南沿海地区的城商行总体盈利状况尚良好。二线城市近几年经济增速比较高。”

以上市银行为例,今年上半年,总部位于沈阳的盛京银行是唯一一家出现净利润负增长的银行。但受益于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的贵阳银行,上半年净利同比增速22.7%。

资产质量承压风控和信息化能力成新着力点

脱胎于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城商行,1995年起,在全国范围内,以城市信用合作社为基础,组建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3月,《关于城市合作银行变更名称有关问题的通知》颁布,将“XX合作银行”名称变更为“XX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自2007年起,开始追求跨区域经营的城商行内部掀起了一股更名热潮,去掉“市商业”三个字,城商行逐渐形成了“财务达标—更名—跨区域—上市”的发展路径。

值得关注的是,城商行资产质量正承压。截至2017年6月末,贵阳银行、北京银行等城商行资本充足率分别较2016年末下降1.7个百分点和1.1个百分点;根据银监会资本新规过渡期安排,到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1.5%,目前北京银行、江苏银行两家城商行已低于安全线。而IPO排队中的成都银行、兰州银行,不良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成都银行2.21%,兰州银行1.77%。

相较于2013年前坐收经济增速和高利差红利环境下的资产扩张,2015年以后城商行资产扩张并没有达到预期,利润增速逐渐呈下降态势。

民生证券宏观分析师栾稀对长江商报记者指出,利率市场化挤压了涨价的空间,银行想保持利润增长就只有选择继续增量,这种为了扩张而扩张、为了生存而扩张的增速,必将带来资产质量的下降。与此同时,随着经济下行、信用风险的不断暴露,城商行作为服务地方、服务小微的金融机构,面临的信用风险也在上升。

“目前,城商行一方面要处置不良提高风控防金融风险,另一方面要谋求转型。”栾稀分析说,对于城商行的发展,传统存款信贷方面,需要争取当地大客户如政府和国企等,需要做好零售,零售提供了稳定的负债来源。从转型方向来看,一些当地经济不行的城商行已经开始转型为轻资产银行,增加投资类资产比重。

“所在银行对互联网网络金融业务有所发力,此前的地域性在移动平台上被打破,将标准化金融产品向线上迁移、快速发展移动支付、构建有竞争力的电商平台、切换物理网点功能、深度应用大数据等,都为城商行未来与全国性银行‘同台竞技’提供了更多想象空间。”有上市城商行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