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北京约瑟投资董事长陈九霖:中部崛起武汉的机会最多

北京约瑟投资董事长陈九霖:中部崛起武汉的机会最多

2017-10-28 00:24:3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被誉为“商业传奇”的陈九霖博士,当前的身份是北京约瑟投资公司董事长。10月12日,在北京望京人济大厦办公室,陈九霖接受了长江商报记者的专访。

这位世界500强企业的奠基人、经历过商海跌宕起伏洗礼的“企投家”,穿着普通的运动装从外面赶回。见到记者时,陈九霖面带笑意,简单寒暄后,坚持换上西服接受采访。

记者注意到,在陈九霖办公室的墙壁上,悬挂着他与知名企业家的合影。而办公桌的正对面,是其父母的油画像,格外醒目,他说:“母亲去世多年,父亲刚从北京回了湖北老家。”

如今的陈九霖,双目炯炯、平和亲切,举头抬足显得朴实而真诚。

□本报记者 黄聪 发自北京

10亿投资连眼都不眨

谈及人生,用陈九霖自己的话说,他“走过天堂地狱,经历成功失败”。

1961年10月21日,陈九霖出生于湖北省浠水县宝龙村。1982年,他考上北京大学,此后又获得清华大学博士学位。

陈九霖人生轨迹的改变要从1997年算起。当年,他被委派到新加坡,担任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CEO、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

谈起当年的“激进”,陈九霖说,在新加坡投资的第一个项目达1亿多欧元,“当时的投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陈九霖执掌中国航油期间,公司净资产增幅852倍,市值是原始投资的5022倍,短短7年时间,把一个严重亏损的中国航油打造成为年销售收入超过千亿元的上市公司,至今仍是海外最大的中资企业,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

因此,他被称为“航油大王”。2003年,陈九霖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亚洲经济新领袖(缔造者)”。

“那个时候马云的阿里巴巴还不赚钱,一起参加活动时,记者都是冲着我提问。” 陈九霖风趣地说。

而当谈及当年需要面对的往事时,他显得坦然而平和。

已注资13家湖北企业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2009年,陈九霖回国后,有39家企业找他当高管。不久后,陈九霖被国资委安排在央企工作,到中国葛洲坝集团担任了三年副总经理。

2012年5月7日,陈九霖告别了26年的央企生涯,选择自主创业,经营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进行直投业务。

约瑟投资创立以来,公司专注能源、节能环保、大健康、教育文化与传媒、互联网、稀有矿业6个领域的投资,在资本市场上做得风生水起。目前已投资30多家公司,其中湖北有13家。

如今,陈九霖一边经营着投资公司,一边著书立传,将人生经历和感悟写进《商业的逻辑》等书中。

采访中,长江商报记者问到武汉在未来五年到十年如何抓住机遇时,陈九霖表示,中部崛起武汉的机会最多,武汉要创造更加亲商的环境,“栽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也要有更多“小而美”的基金,因为数量最大、最需要资金的就是中小企业。

我已在湖北投资13个项目

陈九霖博士并不是第一次接受长江商报记者的专访,此次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的言语一如既往的思维缜密而又观点独到。特别是谈到如何选择投资项目和对家乡建设提建议时,陈九霖更是倾其所有。

投资崇尚“滚雪球”

长江商报:是否满意约瑟投资近年的成绩?

陈九霖:约瑟目前投资了30多个项目,在海外有两个上市公司,也有以色列的项目。但目前既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是短短几年,在有限的资金情况下,取得了不错的回报。不满意的是相对我当年干的事情而言,还不是那么顺心应手,没有大手笔,像小脚女人在走路。当年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达1亿多欧元,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已在湖北投资了13个项目,其中3个项目已套利退出,回报分别为4.8倍、13倍和20倍。其中一家企业即将上市,还留有部分股份。

长江商报:公司如何选择项目投资?

陈九霖:我们投资的都是实业创新企业的项目,都有工厂、大量工人和产品的企业。

长江商报:您最推崇巴菲特的什么理论?

陈九霖:我崇拜巴菲特的价值理论,其中特别崇尚两个内容,一个是“滚雪球理论”,只有足够厚实的雪和足够长的坡,才能滚个大雪球。巴菲特最初启动资金只有10万美元,而如今已有5000多亿美元资产。

第二个是“内部积分卡”理论。简而言之,我们做事情、做投资,我们为人都必须要有自己的主心骨,要有主见,我们要在自己的积分卡上,不断增加我们的成绩,而不要过多关注外人对我们自己的评价。

武汉要创造更加亲商的投资环境

长江商报:怎么看中部六省的投资机遇?

陈九霖:中部地区的时机已经到来,因为东部现在逐渐走向饱和,人工、消费成本大了,爆发性的机会慢慢减少了。同时,西部基础设施还没有得到完善,人才奇缺,金融系统也不发达,老百姓的市场意识稍微差一些。而中部长期受到东部的影响,一波投资潮快要赶到中部。而中部又以湖北为首,以武汉、黄冈、襄阳、宜昌、黄石等地的机会最多。

长江商报:武汉在未来五年到十年如何抓住机遇?

陈九霖:武汉现在可谓每天不一样。记得20多年前,百威啤酒从美国到武汉谈判,找不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只能每天往返上海。而现在酒店多了,交通也更加便利了。我觉得,武汉发展潜力巨大,有天然优势,历史上的大汉口,工业都从这里起步,现在工业基础也很好。

武汉要创造更加亲商的环境,让企业家感觉到有机会,能赚到钱,企业家精神能得到提倡,“栽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现在,湖北设立了2000亿元规模的长江产业基金,也要有更多“小而美”、专门服务与创业的的基金,因为数量最大、最需要资金的就是中小企业。

长江商报:如何发挥“小而美”基金的作用?

陈九霖:我之前到以色列发现,那里的创业激情非常浓。对于一些创新项目,投资企业投入一元,政府也投资一元。万一项目失败,政府的投入就直接“打水漂”,如果一旦成功,政府就会和企业商量投资回报或者直接折算股权。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才是春。我建议武汉政府可以拿出更多的财政收入,再结合社会资本,同时与银行绑定在一起,从而解决中小企业缺钱的问题。如果这样的话,外地资本将源源不断流入武汉。

每天走一万步

看三小时书

长江商报:您手上的运动手环是首饰么?

陈九霖:我每天要走一万步,用手环来监测,还可以测深度睡眠。我比较时髦,微博很早就是大V,现在新浪、腾讯微博加起来有700多万粉丝。

长江商报:平时会看哪些书?

陈九霖:《人类简史》《未来简史》《21世纪资本论》都会看,年轻时读的文学类书籍比较多。现在每天最少花三个小时读书,节假日最少看七八个小时,一般是三本书同时换着看,一本看累了就去看下一本。

长江商报:听说您和孩子的关系非常融洽,一般都怎么和他相处?

陈九霖:我把儿子当成朋友。记得10年前他7岁时,迷上了电脑游戏,因为天气冷,玩得脚都是冰凉的。我会端一盆热水给他洗脚,没过几天,我跟他沟通说你不能拼爹,他跟我说要只吉娃娃后就不玩游戏了。

现在,偶尔有演讲时,我会带上他,听完后,他还和我交流,指出语调是不是高了,语速是不是快了。

陈九霖。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