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胡润百富榜出炉 阿里系43股东上榜

胡润百富榜出炉 阿里系43股东上榜

2017-10-13 07:17:58 来源:长江商报

许家印登顶中国首富,马化腾超马云列第二

    昨日《36计·胡润百富榜2017》发布,中国首富再次易位。这一次,地产界“打败”了互联网界,许家印以2900亿元首次成为中国首富,他是胡润百富榜19年来的第12位中国首富,也是历年来财富最高的首富。统计显示,59岁的许家印的财富几乎是去年的4倍。

    而46岁的马化腾财富增长52%,以2500亿元超越马云位列第二。53岁的马云及其家族财富缩水2%,以2000亿元退居第三。胡润表示:“中国的首富和二富仍然分别来自地产和IT行业,只不过今年许家印代替了王健林,马化腾代替了马云。”

    此外,此次榜单中有3位企业家新进入前十,分别是财富为去年3倍多的碧桂园的杨惠妍、“快递大王”顺丰的王卫和财富几乎是去年4倍的吉利汽车的李书福、李星星父子。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系成为此次百富榜的“大赢家”。榜单显示阿里系有43位股东上榜,比去年新增25人。胡润表示:“如果加上蔡崇信、前阿里系的滴滴程维和蘑菇街的陈琪,大阿里系都有近50人上榜,1999年我们第一次发榜时,全中国就找到50个人。”

    榜单统计显示,过去一年,有1184位企业家的财富实现增长,其中348位企业家新上榜。今年共有2130位企业家的财富达到20亿元及以上,比去年增加74位,总上榜人数比五年前翻了1倍,是十年前的近3倍,是15年前的20多倍。

    上榜企业家的平均财富比去年上涨12.5%达到81亿元。前100名企业家的财富平均涨幅达六成。有946位企业家的财富比去年缩水或没有变化,其中783位企业家的财富缩水。

    从本地来看,湖北此次有27位企业家上榜,相比去年增加了两位,首富为卓尔集团阎志,排在榜单的第53名,财富达357亿元。

    看点

    共享经济创富

    滴滴程维(财富165亿元)、ofo戴威(财富35亿元)和优客工场毛大庆(财富20亿元)成为共享经济代表企业家。其中程维34岁,戴威26岁,都是白手起家富豪代表。

    财富最大涨幅

    今年张一鸣身价暴涨1350%达到290亿元。今日头条去年营收增长5倍,超过60亿元。今年4月完成D轮融资10亿美元后在年中又融资一笔,估值22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建银资本等。张一鸣也出生于1983年,与程维同龄。

    离婚“掉级”

    2017年1月,湖南梦洁家纺创始人姜天武与其妻子伍静离婚,将1.27亿股公司股票分割至伍静名下,当时股份市值约10.24亿元。财产分割后今年不够上榜门槛。

    35亿登榜,成为第一个上榜的白手起家“90后”

    把骑行换种方式去实现

    ofo戴威

    共享经济实际上就是将闲置的资源高效地利用起来,你的钱、你的知识、你的时间、你的物品都可以算,你有它的“拥有权”而将“使用权”交给他人,从而获得一部分“收益”。

    除了近两年被“二马一王”雄踞国内首富前三的财富榜格局被打破外,昨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一位年仅26岁的年轻人入榜也引起广泛关注。

    榜单显示,6位“90后”上榜,比去年增加3位。其中戴威以35亿财富成为第一个上榜的白手起家“90后”。而这一切他只用了4年时间,从一名普通大学生转身成为亿万富翁的逆袭,他是如何做到的?

    头脑风暴萌生共享理念

    “我们在读书期间都会遇到一个问题,校园大、校区多,要想方便快速地进行校园穿行,骑自行车是最好的办法,但骑车也有些烦恼,比如说我,我本科4年丢了4辆自行车,再加上平时有的时候会遇到车停在东门,我却从西门回来了的情况,遇到急事,自行车却不在身边,想骑又骑不了,干着急没办法。”戴威的几个核心团员都是刚毕业或者在读的大学生,有一天,大家聚在一起探讨社团未来的时候,聊起了这些学校里的尴尬事,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有共鸣。“能不能借助移动互联网通过一种共享自行车的方式,去解决这些校园代步的问题?”大家的头脑风暴让在场的戴威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首个校园共享单车平台就在几个年轻人的聊天中逐渐有了清晰的模型。

    说干就干。之后,戴威用了3个月的时间寻找创业伙伴,要懂技术的、要懂产品开发的、要懂运营的、要懂市场的……想要一下子找到合适的人才并非易事,戴威靠着执着的信念和三寸不烂之舌,最终还是打动了十几位热爱自行车又具备一些创业经验的人。ofo共享平台冲破了“生死三个月”后终于成立了。

    “我们的第一个项目就是ofo共享单车,解决的是人们最后1至2公里的出行问题。”在ofo共享单车整个项目孵化过程中,戴威和团队走遍了北京近20所高校,对学生的出行以及自行车需求进行了详细调研。随后,他们研制了具有自主产权的智能车锁,并购买和回收自行车,进行统一改造。

    这就是戴威由爱而生的自行车事业,只不过他对自行车进行了“互联网+”升级改造,成为“互联网+自行车”模式,把共享的理念注入这个古老的出行产品。

    “共享+自行车”被称自行车里的uber

    项目成了,商业模式也就自然清晰。“ofo共享单车是一次创业,但是我更坚信这是一次伟大的尝试,因为我们在做共享的经济模型,比现在世界上任何的共享经济模型都要复杂。”戴威认为,即使是共享经济的鼻祖airbnb、优步,他们的整个交易过程中也是有人的参与,有房东、有司机作为媒介的,而在ofo共享单车的交易过程中,是没有人的参与,一个用户看到了一辆ofo共享单车,他只需要打开手机、输入车牌号、解锁、骑车,到达目的地以后锁车、支付,整个过程不需要第三方作为媒介搭桥,这套模式看似简单,其实在这样的共享经济模式里,如何能够通过机制的设计,以及互联网技术去解决效率和信任的问题,十分不容易。

    “其实我们在整个ofo共享单车的机制设计,以及科技解决方案里,都是在分析这样的一个经济模型,在做一个探索,分析在未来的世界里,假如都是无人驾驶的汽车了,房子可能都不需要房东去开门了,那用户能不能像现在一样遵守规则,能够有彼此的信任,去完成每一次的交易。”戴威眼里,ofo做的是未来模式的探索和尝试,共享单车现在解决了校园出行的代步难题,也让学生、老师们都参与到共享平台上,共享他人的闲置资源以及提供自己的闲置资源,如果这一自循环能够顺利运转起来,那么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其他项目就不是难事。

    戴威介绍,目前ofo共享单车已在全国近40所高校运营,累计服务在校师生超500万次,现有40余万的师生注册用户,校园普及率正在快速提升。不少人称,ofo共享单车就是自行车中的uber,大家在这个模型中相互提供需求,形成了一个小生态。

    共享经济实际上就是将闲置的资源高效地利用起来,你的钱、你的知识、你的时间、你的物品都可以算,你有它的“拥有权”而将“使用权”交给他人,从而获得一部分“收益”。事实上这样的模式在很久以前就已存在,但为什么没有像今天这般发展得如此迅速,那是因为共享经济是一种双边发展的模式,一方面它需要具备有需求的用户,一方面它需要提供资源的共享者;从前制约这种模式扩张的就是供需的用户量以及快速的供需匹配,而今的技术发展给共享经济提供了一条便捷路径,让它在近几年以非常快的速度扩张。

    (本报综合)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