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丰利财富巧取科融环境落双输结局

丰利财富巧取科融环境落双输结局

2017-09-25 06:20: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6000万资金撬动54亿市值收购,清理原管理层、股东内斗殃及上市公司业绩

□本报记者柴劲

0.6亿鲸吞54亿市值的上市公司,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PE缔造了资本市场的传奇,而这场巧取交易,最终或将落下的是一个“双输”的结局。

9月以来,知名环保企业科融环境(300152.SZ)成为A股的焦点。从股权质押存强平风险、财务负责人辞职“罗生门”到并购吃霸王餐,以及公司前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被检察院起诉等,铺天盖地的负面消息纷至沓来,令其应接不暇。

这一切与PE丰利财富入主科融环境密切相关。

2016年6月,仅有6000万元的天津丰利成功收购54亿元市值的科融环境,成为其控股股东。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善于资本运作的丰利系玩不转上市公司,与原管理层对峙、自身内斗接连上演,结果是原管理层离职,丰利系高管也跟着辞职。

与此同时,科融环境业绩下滑。去年,科融环境亏损1.32亿元,今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46.84万元,同比大降81.235%。

为摆脱困境,科融环境3.85亿元收购危废资产永葆环保70%股权。但科融环境囊中羞涩,交易完成过户至今未付款。

科融环境未来何去何从?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该公司,但均无人接听。

9月22日,一家私募基金经理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天津丰利存在转手的可能性。在其看来,天津丰利的经历也给了PE入股上市公司警示。

小PE靠借款“蛇吞象”

如果不是入主科融环境后闹得沸沸扬扬的各种负面消息,天津丰利至今仍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PE。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到,天津丰利成立于去年5月12日,注册资本1亿元,截至去年参与收购科融环境控股股东股权时未开展经营。

科融环境主营烟气治理、水环境治理、节能燃烧等,是一家传统环保类公司,近年来经营业绩持续下滑。2013年至2015年,扣非净利润0.43亿元、0.23亿元、0.21亿元。

而丰利财富管理的基金规模曾达到30亿元,但近几年持续萎缩,至去年下半年,只发了几只基金产品,单个规模均不足亿元。私募排排网的数据显示,丰利旗下的丰利财富新三板1号基金去年收益为-9.61%,年化收益-7.1%,而另一款丰利财富新三板去年收益为-14.74%,年化收益为-12.48%。

资料显示,2015年10月,丰利财富申请挂牌新三板,当时,其以15亿元的估值进行了一笔融资,引进了40多名股东,并与这些股东签订了年底挂牌的对赌协议。没想到,当年底,证监会叫停了PE、小贷、P2P等类型的金融机构在新三板挂牌,丰利财富新三板挂牌梦碎。丰利财富董事长毛凤丽曾在答复这些股东时称“我们准备收购一家上市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双方走到一起是由曾担任科融环境董秘、丰利财富的股东之一的姚东撮合。

科融环境控股股东持股比32.41%,要想获得控制权涉及借壳、要约收购等需要审核的敏感问题。而且,要想完成对54亿元市值的科融环境收购,需要拿出15亿元的真金白银。这对彼时账上仅有6000万元的丰利财富而言绝非易事。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丰利财富竟然神奇地完成了这笔交易。其操作方法为,科融环境控股股东减持2100万股,将套现的1.5亿元借给丰利财富,丰利财富再向第三方借款7亿元过桥,同时,还承接了需要支付给原高管的1.15亿元激励款项。于是,丰利财富以8.5亿元价格收购了科融环境原控股股东杰能科技的91.96%股权,从而间接持有科融环境29.46%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如此一来,0.6亿元撬动杠杆高达17倍的收购顺利完成。交易完成后,丰利财富转手就将所持股权质押,质押比高达94.10%,所融资金归还过桥资金。

管理层对峙,股东内斗风波迭起

天津丰利入主后,并未改变科融环境业绩下滑的命运,反倒是风波迭起,经营业绩加速下滑。

收购时,毛凤丽与科融环境时任董事长贾红生谈的条件是,贾红生继续负责上市公司三年,丰利方面则负责资本运作。不过,很快丰利方面就对科融环境的原管理层进行了“清洗”,截至目前,董监高中除了独董外共有15人(含刚辞职的独董廖良汉),丰利系有7人。而9名董事中,除了4名独董外,另5人全部属于丰利系。

丰利方面的“清洗”直接引发了原管理层的反击,并索要1.15亿元的激励款项。去年9月,丰利方面支付了2800多万元,尚欠8600万元。出人意料的是,今年1月,公司原管理层被举报。9月21日,公司公告称,原董事长贾红生、原总经理花立新、原财务总监彭育蓉等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检察院起诉。而在7月,原高管层7人集体辞职。

一般而言,无公司治理经验的PE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大多依靠原管理层,至少会维持原来的管理体系一两年时间,否则对公司经营不利。

同时,丰利方面对原管理层的“清洗”引发了内斗,最近爆发的辞职“罗生门”就是真实体现。

本月初,科融环境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财务负责人张永辉辞职,随即遭到张本人的否认,公司监事长王豫刚、董事郑军等也表示未参加会议、不知晓此事。科融环境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称,张永辉的辞职报告是今年8月中下旬签署的,当时未有新的财务负责人人选,辞职申请日期部分暂留白,待公司确定拟续聘新的财务负责人后,辞职申请即立刻生效。

而公司董秘孙成宇的辞职也属无奈之举。根据董事郑军透露,董秘孙成宇在上任之初就被要求签署辞职报告书,孙已丧失了发布审核信息披露权利。

9月19日,科融环境的董秘孙成宇、证券事务代表张博、董事刘彬同时宣布辞职。

值得一提的是,丰利系入主后的一年内,科融环境的董秘更换了单庆廷、张永辉、常永斌和孙成宇4人。

不排除丰利系易手可能

人事动荡、业绩下滑、公司治理恶化,巧取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丰利财富玩的或将是一场始乱终弃游戏。

至少从目前来看,天津丰利入主科融环境是一场“双输”的结局。原控股股东杰能科技的股东中,原本打算让出科融环境的控制权套现离场,没想到以贾红生为代表的股东锒铛入狱。丰利财富虽然夺得了科融环境控制权,但经营业绩下滑,丰利系内斗未熄,监管问询不止,目前的收获距离当初预期想必相差甚远。

为了避免被ST,科融环境保壳大战打响。

今年7月,科融环境耗资3.85亿元收购了永葆环保70%股权,剩余30%股权2019年购买。截至当月底,交易已经完成,永葆环保已成为其控股子公司。

然而,这起原本备受质疑的收购也存在变数。截至目前,科融环境尚未支付交易款。此前,市场质疑的是永葆环保盈利能力。其2012年至2015年的净利润为亏损96万元、198万元、436万元、291万元,2016年突然暴增至3141万元,增幅高达979%。

有消息称,科融环境迟迟未付款缘于银行贷款环节出了问题。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科融环境的短期借款为1.62亿元,同比减少7.19%,长期借款2.70亿元,同比增长1.41%。目前,账面资金为1.44亿元。

一家上市公司财务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科融环境的财务状况及其控股股东的行业性质看,时间已经进入三季度末,一般而言,如果不是有良好合作关系的客户,银行轻易不会投放大额贷款。

丰利系高比例股权质押风险不可忽视。

今年4月,科融环境股价下跌,时任董事长毛凤丽倡议员工兜底式增持,并称其本人及董监高未来12个月拟增持不低于1亿元、不超过10亿元的股份。5月份,股价再次下跌,公司宣布停牌筹划重大事项。7月份,毛凤丽再次倡议员工增持。不过,一个月后,毛凤丽辞职。

截至目前,控股股东及董监高合计增持的金额为274.63万元,距离1亿元的下限还很遥远。

一家私募基金经理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通常情况下,PE入主上市公司做实业,多是以上市公司为基础深耕某行业,或者与上市公司一同进行行业拓展和转型,而像丰利系这样的操作,有套利之嫌。在其看来,如果公司治理不见明显改善,不排除丰利系易手的可能。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