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富滇银行引进格莱珉落地云南 精准扶贫成中国“普惠金融”样本

富滇银行引进格莱珉落地云南 精准扶贫成中国“普惠金融”样本

2017-09-25 06:20: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编者按

为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目标,脱贫攻坚业已成为当前中国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成为三个关键性问题。

16个月前,百年富滇银行引入格莱珉银行模式,通过开展“富滇—格莱珉扶贫信贷项目”,将在全世界行之有效的扶贫措施引入云南大理。

为此,在云南大理的苍山洱海间,活跃着一群格莱珉模式中国实践者,他们正为中国的普惠金融、精准扶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这些先行者们誓将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发扬光大,照耀每一个“金融界不可接触者”。策划/姚海鹰

□本报记者 黄聪 发自云南大理

这是格莱珉模式进入中国以来,最为成功的落地,即使在云南大理腹地,它也为中国的“普惠金融”提供了样本借鉴。

在董事长夏蜀的助推下,百年富滇银行与遍及全球的格莱珉贷款模式,通过对接“精准扶贫”成功合作,截至9月15日,已累计为211位会员放款299次,共计526.7万元。

“格莱珉银行成熟的管理技术在中国应用,服务于‘金融界难以接触者’,富滇银行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9月16日,格莱珉中国总裁高战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

双方在云南大理的合作被称为“富滇—格莱珉扶贫信贷项目”,这一项目的落地被《人民日报》评价为:“曾与创始人尤努斯一起获得诺贝尔奖的格莱珉银行发起的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得到了完整复制。”

一个对接“精准扶贫”的项目,为何受到各界的高度关注?长江商报记者来到云南大理进行深入探访。

 格莱珉金融扶贫模式落地云南大理

途经洱海之陲、苍山之腹,9月6日晚,长江商报记者抵达云南大理太邑彝族乡太邑村,格莱珉项目组就位于村子的一家普通农户内。“我们14位工作人员,除了下村宣讲和培训,平时都住在这里。”格莱珉中国总裁高战介绍。

普通的小院中,精准扶贫与普惠金融进行着融合。

时间回溯到16个月前,2016年5月26日,富滇—格莱珉扶贫贷款项目在太邑村举行揭牌仪式,当天发放了首批10.2万元贷款,由7名来自建档立卡农户和其他贫困户家庭的妇女获得。

富滇银行党群工作部部长段中砥向长江商报记者回忆说:“项目揭牌时,富滇银行董事长、行长都出席了仪式。”

富滇银行高度重视富滇-格莱珉扶贫信贷项目,源自其在精准扶贫中不可推卸的责任。公开资料显示,1912年成立的富滇银行,目前是云南省省级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被誉为“云南人自己的银行”,也是唯一一家挂联大理市的省属金融企业。截至2016年末,富滇银行资产总额1962亿元,比年初增长439亿元,同比增长28.84%。

段中砥介绍,太邑村为富滇银行“挂包帮”的对象,并且在村内派驻了5位工作人员。同时,银行还针对格莱珉模式,设立了单独的服务系统和专人进行管理。

对此,《人民日报》评价称,富滇—格莱珉扶贫信贷项目首批贷款的成功发放,标志着曾与创始人尤努斯一起获得诺贝尔奖的格莱珉银行发起的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得到完整复制推广。

新华社文章则表示,富滇银行通过开展富滇—格莱珉金融扶贫项目,将在全世界行之有效的扶贫措施引入云南省,充分发挥了金融机构在脱贫攻坚中的主体作用。

村民贷款前须接受5天专业培训

而在富滇银行看来,富滇—格莱珉扶贫信贷项目更是一次大胆的创新。

富滇银行董事会秘书孔祥丹表示,该银行引入格莱珉模式,根本目的是,希望借助格莱珉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技术手段,为云南省的脱贫攻坚工作提供一个新的模式和样本。

“样本”需要样本的意义。

长江商报记者抵达太邑村后,正好遇到项目经理杨丽萍,她将和孟加拉格莱珉银行驻华专家胡马云到龙潭社举行“认证会”。杨丽萍介绍,“认证会”前,龙潭社的5位村民已连续学习5天的格莱珉模式,当天的认证一来是对学习成果的检验,二来通过认证后村民就可能获得贷款。

记者和杨丽萍一行前往龙潭社,杨丽萍在途中介绍,格莱珉银行中文直译为“孟加拉乡村银行”。1974年,穆罕默德·尤努斯在孟加拉创立小额贷款,1983年,正式成立孟加拉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2006年,尤努斯与格莱珉银行同获诺贝尔和平奖。

长江商报记者后来查阅据格莱珉银行年报发现,截至2016年底,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国拥有890万名会员(有效借贷户)、137万个小组,覆盖了孟加拉国93.16%的村庄。在会员中,97%是贫穷妇女,其中还包括7.76万名乞丐会员。

经过一个多小时山路抵达龙潭社,另一位中心经理赵兴禄正在村口迎接。因为夜路太黑,又有家狗狂吠,赵兴禄拿着木棍在前面引路。

而村口停放着一辆货车,不时有村民扛着一袋袋核桃前来售卖。赵兴禄说,核桃是村民最主要的经济作物,时下是收获的季节,“然而核桃的收入,远远满足不了一家人的生活”。

会员通过“五人小组”和“中心会议”相互帮扶

村民李羽仙三层楼的房子在村里很是气派,也是这次“认证会”的地点。

晚上9时10分,5位村民到齐后围坐在客厅内,喊完口号“勤奋工作,团结纪律”,“认证会”正式开始。

而所谓“认证会”,实际上是胡马云向村民提问,问题多是什么时候还贷款、还多少钱,借钱用来做什么和遵守“六条公约”一类。更多的时间,胡马云则告诫村民要重视子女教育、家庭卫生、相互帮助等。

记者发现,李羽仙等村民的双手都被染上了厚重的黑色。她说,这是剥核桃染下的,在当地谁的手更黑似乎象征着哪家的收成更好。李羽仙还说,她和其他几位村民此次借款,主要用来扩大养殖。

“认证会”结束,这5位村民就自然完成了格莱珉模式要求的“五人小组”构架,这是格莱珉模式的经典要素,通过认证的村民随后可以按照自己需要的额度,借到最高2万元、最低1000元的贷款,所有的贷款都无需担保和抵押。

“认证会”后已接近凌晨,大家沿着山路乘车返回。杨丽萍介绍,“五人小组”是村民自愿形成的,通过培训和认证即可发放贷款,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保”关系,如果一户还不了贷款,其他组员并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小组选举出组长和副组长,每周参加“中心会议”(6到10个小组为一个中心),可以互相交流和分享经验,更好地将贷款用于生产。与其说是相互监督,不如说这是5位村民在相互帮扶,她们通过每周会议,形成深入了解的“关系网络”,实现互相帮助,共同解决困难。

高战表示,格莱珉银行模式与传统商业银行比较独到之处,在于为穷人提供 “社会资本”—通过扩展穷人的“社交网络”来增加“社会资本”。“一个自愿结成的5人小组经过我们连续5天的培训,就强化了她们最小型的社交网络,再与其他的5到9个小组之间组成一个”中心“,通过每周一次的”中心会议“,实现和绑定一个完美的”互助社群“。

统计显示,截至9月15日,富滇—格莱珉项目累计有56个小组、20个中心和297名会员,其中建档立卡会员约124人。同时,项目累计为211位会员放款299次,共计526.7万元。其中,新增放款211次,365.2万元;续贷67次,124万元;第二年贷款21次,37.5万元。项目已经完成2017年1月至6月的利息奖补,共计为166位会员奖补利息54229.2元(其中建档立卡75户,奖补27786元;非建档立卡91户,奖补26443.2元)。

 ◎对话

富滇银行党群工作部部长段中砥--

复制格莱珉需尊重其独特模式

 2017年3月23日,富滇银行党群工作部部长段中砥与驻太邑村扶贫工作队签订目标责任书,确保今年该村能实现脱贫。在长江商报记者的专访中,段中砥谈到了自己对格莱珉模式的看法。

长江商报:格莱珉模式有何魅力,让一家百年银行如此钟情?

段中砥:一开始银行内部并不了解格莱珉模式,在董事长夏蜀的不断介绍和推动下,董事会逐渐理解了这一项目。

长江商报:富滇银行在资金上如何与格莱珉中国合作?

段中砥:富滇银行每年会拨给格莱珉中国200多万元的运营经费,而给农户发放的贷款目前银行没有设置上限。

长江商报:除了提供运营经费和贷款,银行还做了哪些主要工作?

段中砥:格莱珉模式和银行系统存在很大的差别,我们将放款和收款完全交给格莱珉银行,一来尊重项目本身的要求,二来该项目很适合精准扶贫,目前地方政府和银行内部都交口称赞。

长江商报:对格莱珉模式在全国复制有什么建议?

段中砥:在国内复制格莱珉模式,首先需要尊重其独特的模式。格莱珉中国应该与其他地方的区域银行进行合作复制,富滇—格莱珉项目已有了很多好的经验,富滇银行愿意分享成果。

富滇—格莱珉项目3位工作人员正在为云南大理太邑彝族乡太邑村5位村民认证。本报记者 黄聪 摄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