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零点有数袁岳:让鸡呆在窝里,让鹰飞在天上

零点有数袁岳:让鸡呆在窝里,让鹰飞在天上

2017-09-18 05:49:1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范维雅

袁岳是个爱热闹的人。在9月15日下午的文创独角兽峰会上,身着一袭黑色西装的袁岳现身武汉黎黄陂路,或许是因为天生的嬉皮气质,严肃的西装在他的身上显得轻松随意。

参会当日,袁岳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选择武汉作为飞马空间文创项目落地的城市,是因为武汉不仅仅能够找到当年上海“冒险家”乐园的感觉,也是一个包容性非常强的城市,年轻人和社会的流通程度好,陌生人也能在这里找到机会。

袁岳说,在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领悟了一个道理:这世界最合适的就是让鸡呆在窝里,让鹰飞在天上。他常常鼓励学生们去尝试、去折腾,因为也许你从小就有鹰的潜质,不折腾两下你不知道。

期待武汉成为新时代创业家乐园

戴着黑色圆形镜框眼镜、留着光头的袁岳,尽管年逾50,言谈举止却有着年轻人的跳跃感,甚至还有点“萌”。

事实上,除了“零点有数”董事长的身份,袁岳还身兼“飞马旅”联合创始人、演讲家、主持人、公众知识分子和客座教授等多重身份,每一个竟还都做得风生水起。

用袁岳自己的话讲,他本就是个爱好广泛的人,不论做什么,都会全情投入。

9月15日,全国领先的创业服务支持机构“飞马旅”华中总部正式开业运营,其所创办的飞马空间项目落地武汉正式签约,作为飞马旅联合创始人的袁岳在现场也做了主题演讲。

此次来到武汉签约文创项目的落地,袁岳有着自己的考虑。

“武汉有着很好的文创土壤,年轻文化较盛。”袁岳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武汉的年轻文化有三个特点:第一,大学和社会的流通程度较好,比如上海大学生大多都在大学城,但是武汉整体来说互容程度较好;第二,武汉在中国的中部地区,人口的流动性也比较好,我这样的陌生人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在这里也可以找到机会。就像当年的汉正街,外地人到武汉来做生意也能做出一番成绩,武汉有着包容的创业环境。

袁岳笑道:“我们到其他地方拿点补贴很费劲,这里不填表就能通知你去取钱。在这里,我们能存在,我们招来的创业者也能存在,就是很好的创业环境。”

“最后一点,武汉人经常能把小事做成很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前不久的抱抱团。”袁岳认为,一个地方的人需要善于折腾不甘寂寞,老想干点新鲜事,对文创人物的要求也不再是颜值,而是真的要有创新的两下子。把一件小事做得有意思起来就是文创的一种萌芽。

事实上,近年来武汉文创产业的进步也有目共睹。今年初,武汉定下了至2020年,建成与超大城市相匹配的文化产业功能体系,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5%以上,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目标。

袁岳认为,这些基础一旦有了号召的方向,这将是一个更接地气、更能让不同的人找到机会的创业空间。

作为一个在上海创业25年的企业家,袁岳说在江岸能够找到当年上海的某种感觉。但同时袁岳也表示,重要的不只是找到上海的感觉,大家在这个地方可以找到当初上海创业时代的感觉。

今天的上海是很多资源累积的结果,可是上海这个地方最让人们想念的曾是一个创业者的乐园,曾经也叫冒险家的乐园。所以我们希望这个街区包括整个江岸,是一个新时代的创业家的乐园。

让鹰飞在天上让鸡呆在窝里

谈起“冒险家”的乐园,袁岳对长江商报记者坦言,自己有着“探险家”的潜质。

常常出现在各种社会场合的袁岳在外人看来似乎有些“不够专心”,但在袁岳自己看来,这些只是兴趣使然。袁岳说,这世界最合适的分配方式就是让鸡呆在窝里,让鹰飞在天上。

人们最早认识袁岳大约是从各类报告文献中写着“零点调查”的文字里,了解到这个专注于市场调查、民意测验、政策性调查和内部管理调查的机构,开始好奇领导这样一家权威调研机构的达人到底何方神圣。

在当时,袁岳看到中国基本处于数据洪荒时代,所以他决定开展数据调研业务。1992年,零点调查公司在上海以13万元注册资金创办。

事实上在此之前,袁岳还曾有过一段公务员经历。

谈起这段经历,袁岳说这是一段不太适合自己的工作经历,在那时,因为受父母的影响,认为大学毕业就去当个小官、管一点事情就是不错的选择,然而当上公务员之后袁岳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份职业。

“公务员照章行事例行公事就行,而我却老想写点什么新东西,我那个时候犯得最多的错误就是写完报告,总爱在里面加一些新鲜的语句。”袁岳说,之后自己想了一个“招”,就是每次写一个报告,就直接把中间的五六处替换出来,也不惹事儿。

“这样活着还有啥意思。”袁岳说,后来他深刻地感受到,人要天天创新不容易,天天不创新、几十年如一日的不创新也不容易。

成为企业家之后的袁岳,很喜欢去各个大学做公益。袁岳说,在做大学生公益时他常常鼓励学生们去尝试,“我说不要怕尝试,不要怕折腾,因为你不折腾两下你不知道,万一你从小就是一只鹰呢。”

“所以最棒的人生是心甘情愿的人生。”

袁岳认为,如今江岸区旧房子要搞新装,就找到了我们这帮愿意折腾的人一起合作,有政府推动,我们在中间做具体的事,两者之间结合就很不错。

说罢,善用比喻的袁岳指了指江滩方向说:“你看这江滩上,假设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建筑,就放不了风筝。现在政府把这个地方整理出来,让更多的人可以来这儿放风筝,放得好就继续放,放不好就回家,这就是分工。

“新文创”构建独特的雅俗共同体

在演讲现场,袁岳也提出了一个新词——“新文创”。

袁岳说,飞马旅在做的新文化运动不仅仅是继承过去的文化,更是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创造新型的文化,年纪大的是“文艺复兴”,我们则是“新文化运动”。

“我们是需要靠创新吃饭的一类人。”袁岳表示,文创本身就是一种启蒙,是一个产品。每一代人要创造出属于自己时代的东西,要让每一代人兴奋。

袁岳认为,如今文创产业已经形成了巨大的需求,然而具体的工艺却跟不上,传统产能过剩、新产能缺乏是现代产业一个普遍的现状。文创不是简单的文创,跟科技、消费、渠道、生意都是连在一起的。

在袁岳看来,如今不再像过去所讲的大雅是俗、大俗是雅,今天的雅一定俗得很,真正的俗一定雅得很。雅俗共体,这就是新文创的真正核心。

谈起文创行业的创新,袁岳很是“来劲”。

“有些企业我们投,有些企业我们不投,目标是什么?”袁岳表示,文创不应该是很穷的格局,也不应该是很有钱但是很俗的格局,三年五年之后的文创产业如果是雅俗共同体,如果是能接受更多商业资源的模式,就会是其他资本特别青睐的方向。

对此袁岳举了两个例子,一是陈磊所创立的“混子说”用漫画写历史,找一个有意思的场景,用比喻的手法去描写更接地气的历史,十分钟就能说清楚一段千年以前的历史故事。看混子曰,就会觉得历史很有趣。另外,一个是“飞碟说”,用一些有趣的方式去做原本看起来很枯燥的科普。

袁岳认为,文创一定要创造新范式,而不是被装在以前的范式之中,未来武汉这个城市,不仅仅是年轻人觉得血脉偾张的地方,这个地方将要用这些标志性大文创,构建一个独特的雅俗共同体。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