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科大讯飞盈利22.67亿不及融资四成

科大讯飞盈利22.67亿不及融资四成

2017-09-18 05:49:1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上市9年资产暴增18.57倍,上半年净利下降58.11%

□本报记者 沈右荣

人工智能第一股科大讯飞(SZ.002230)在其高速奔跑路上遇到质疑之声。

8月29日,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的一篇“科大讯飞风险巨大”文章,从市值、概念、财务业绩、管理团队等方面提出质疑,从而判断出科大讯飞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擅长募资不擅赚钱、股东回报率低下的公司。

科大讯飞第一时间表露出“不服气”,“按照作者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这样的企业了”。由此,双方“互怼”升级。

9月7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发声,力挺薛云奎,称科大讯飞的问题是高科技企业通病。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上市9年来,科大讯飞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保持高速增长之势,通过大肆并购,其资产暴增了18.57倍,子公司也由2008年的5家猛增至去年底的61家。

不过,疯狂扩张的后遗症已有所显现。半年报显示,科大讯飞营收依然高速增长,但净利润调头了,同比下滑58.11%。同时,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首次为负数,高达7.31亿元。

针对薛云奎教授的质疑及上半年业绩下滑等问题,应科大讯飞方面要求,长江商报记者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具体回复。

薛云奎炮轰科大讯飞风险巨大

“股市里的大公司、财务上的小公司”“科大讯飞撑不起近千亿的市值”。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遭到知名学者薛云奎的炮轰。

公开资料显示,薛云奎是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创办副院长。在互联网平台,他开设“薛云奎讲价值投资”课程,向读者宣讲其价值投资的分析方法和要点,以及穿透财报数字去发现背后的事实和真相。

8月29日,在“薛云奎讲价值投资”课程中,科大讯飞进入了这一课程的第13个上市公司案例。

薛云奎称,查阅年报发现,科大讯飞2016年销售收入33.2亿,税后净利润为4.97亿,从而提出“从报表看,这只是一家小公司,它何以在证券市场上可以卖出800亿至900亿的市值”的疑问。依据4.97亿元净利润计算出税前净利润5.61亿元,投资净收益1.47亿元,营业外收支净额1.77亿元,其中主要为政府补贴收入1.8亿元。以上两项收入合计为3.24亿元,对税前利润总额的贡献达到57.71%。由此得出结论,科大讯飞的利润增长不可持续。

身披人工智能概念龙头的科大讯飞,今年以来股价一路上涨,最近4个月更是大爆发,股价扶摇直上。5月11日,当日最低价27.05元,到8月28日创出最高价64.77元区间最高涨幅达到139.45%,最高市值899.46亿元。

在薛云奎看来,科大讯飞代表的是时下最热门的人工智能概念,但有被夸大的因素。战略上说得再天花乱坠,最终仍要落实到具体的收入和利润上来。薛云奎从境内外市场销售、自己挣出来的销售与买来的销售、新增销售与原有销售的增长速度等方面进行分析,得出“科大讯飞的财务业绩表面光鲜、含金量低”结论。

同时,薛云奎还从科大讯飞的募资、规模快速增长等方面进行分析,最终得出的结论为,科大讯飞在经营层面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的公司;在管理层面,是一家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的公司;在财务层面,是一家擅长募资但却不擅赚钱的公司;在业绩层面,是一家大手笔花钱但股东回报率却低下的公司。在其光鲜的增长背后,其实隐含了巨大的风险。或许,公司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对于上述质疑,市场观点不一,既有认同的,也有异议的。异议者称,科大讯飞是技术型企业,仅从财务角度来分析和判断风险并不全面。

面对质疑,科大讯飞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回应称,按照作者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这样的企业了。以亚马逊为例,其亏损近20年,估值却达4800亿美元就是其广大投资者对其战略和落地执行能力的认可。

薛云奎再度反击,其称科大讯飞与亚马逊没有可比性,二者的商业模式、公司规模差异巨大,且亚马逊并没有亏20年,过去10年有8年盈利。

9年资产暴增18.57倍

被指含金量不高、虚胖的科大讯飞通过频频并购实现了迅猛扩张。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首发上市后,科大讯飞的总股本为1.07亿股,如今,其股本已达13.89亿股,增长了11.98倍。总资产方面,上市之初,总资产为5.97亿元,今年6月底为116.86亿元,暴增了18.57倍。去年底的销售收入33.20亿元,较上市前的2.06亿元增长了15.12倍,净利润4.84亿元,较上市之前的0.54亿元增长了8倍。

科大讯飞的规模急剧膨胀,缘于其大规模并购。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3年以来,科大讯飞主要的收购案有6起,共计耗资13.44亿元。

科大讯飞子公司数量变化也印证了其规模的迅猛扩张。上市之初,其拥有的子公司仅5家,去年底已达61家,数量增长了11倍。

为了支撑大举扩张,科大讯飞不断募资。

回溯公告发现,2011年至今的5年时间,科大讯飞每年都实施了定增募资,共计募资50.03亿元。算上首发募资3.39亿元和银行借款6.76亿元,融资总额达到60.18亿元。而这还不包括一些子公司的融资。

值得关注的是,上市以来累计净利润为22.67亿元,派现6.76亿元,不及融资总额的四成。

两项费用猛增 盈利能力持续下滑

10年间销售收入和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均超30%的科大讯飞,盈利能力已现持续下滑趋势。

科大讯飞的毛利率较为稳定,一直保持在50%左右,但是,其主营业务利润率和净利润率持续下降,而且净利润率意外的高于主营业务利润率。此外,非经常性损益平均占公司净利润的25%左右,去年更是达到了45%。这也说明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在持续下降。

此外,科大讯飞的销售业收入的增速与净利润的增速不相匹配。如2015年至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的增速为40.87%、32.78%、43.79%,而净利润的增速则为12.09%、13.90%、下降58.11%。扣非净利润增长率更是从2013年开始下滑,去年更是达到了10%以上的负增长。

主营利润持续下降与科大讯飞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大幅增长密切相关。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销售费用从3.75亿元增加至6.48亿元,增幅72.8%,管理费用由5.65亿元增加至7.29亿元,增幅29.03%。销售费用大幅增长缘于销售人员增加了580人,增加了84.92%。不过,如此大幅度增加人员并未导致销售收入大幅增加。同样,管理费用的增长也是人员大幅增长所致,一年增加240多人,增幅为1.5倍。增加人员的原因是并购和新投资了很多分公司。

导致主营利润持续下滑的两项费用大幅增长,将直接考验科大讯飞的资源有效整合,从而实现协同效应。这也正是薛云奎所质疑的“科大讯飞不擅长管理大公司”。

不仅是两项费用挤压了科大讯飞的净利润,应收账款和存货水平的攀升,不仅会吞噬其净利润,还将殃及其现金流。

2014年至今年上半年,其应收账款为11.92亿元、14.30亿元、17.98亿元、24.89亿元,今年上半年较2014年翻了一倍多。同期存货为1.81亿元、3.13亿元、6.04亿元、8.32亿元,上半年是2014年的4.60倍。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科大讯飞实际核销的应收账款达0.67亿元。

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大幅增长殃及了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

数据显示,上半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大增43.79%为21.02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同比大降58.11%。上半年,应收账款较年初增加6.91亿元,存货增加2.28亿元,计提坏账准备0.46亿元。

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及坏账计提,吞噬公司当期净利润明显,也导致公司流动性偏紧。上半年,科大讯飞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7.31亿元,而去年底为2.99亿元。现金回笼太慢,或将导致财务风险。

对此,科大讯飞回应质疑称,公司的任务是,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抢占制高点,保持用户数、销售收入、毛利的快速增长。加大研发投入,加大市场投入,不以当前税后利润的增长为第一目标。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