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Gofun登陆武汉半年考 充电停车难高峰时段仍供不应求

Gofun登陆武汉半年考 充电停车难高峰时段仍供不应求

2017-08-21 02:16:5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江楚雅

共享汽车近期又成热点话题。继北京出现“小红帽”装扮的奥迪A3共享汽车后,日前,沈阳1500辆宝马新1系作为共享汽车亮相,也引发路人围观。

除了隔三差五吸引眼球外,共享汽车发展状况如何?今年3月,共享汽车Gofun进入武汉,近半年过去,长江商报记者探访发现,其车辆、服务网点、充电桩数量等均大幅增加。但仍存在充电难、停车难、高峰时段供不应求等问题。

8月8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更是从国家层面明确鼓励共享汽车新业态的发展,鼓励新能源车辆开展分时租赁,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将进入发展“快车道”。

“共享汽车迎来政策利好,说明国内汽车分时租赁行业将驶入高速发展的轨道,未来前景可期。大中城市限行、上车牌及城市停车位等方面问题突出,买车和养车综合成本高昂,共享汽车的潜在市场需求巨大。”著名经济专家宋清辉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

高峰时段供不应求

大学刚毕业的小辛家住沌口,就职于附近一家生物材料企业。“目前还没买车,靠租Gofun共享电动汽车上下班。”一边说着,热情的小辛一边邀请长江商报记者一起体验。

小辛走到一辆充满电的车前,扫码开锁,进车发动并开出,速度明显优于到停车场取私家车。记者上车后看见,车辆座椅是柔软的棉纤织物材料,玻璃化仪表板分为两部分,综合显示车速里程等驾驶信息,兼容影音娱乐功能。“车辆动力特别平顺,前些天这么热,空调冷风还挺凉快,电池也不错。”小辛告诉记者。

像小辛这样刚毕业的“年轻一族”是共享汽车的常客。8月15日,长江商报记者在武昌一网点观察到,数十平方米的场地上,有十几辆车和配套充电桩,有的正在充电,有的在被工作人员进行清理和维护。探访的两个小时内,记者注意到,平均每十分钟就有人来取车。快到下班时分,使用人群增多,车辆开始供不应求。

今年49岁的老王驾龄超过20年,私家车也换过两辆。老王介绍,他租用共享汽车,主要是出于技术尝鲜和交通堵塞时应急。

“早晚高峰堵得很,经常起停费事费油。这个车小巧灵便、租金便宜,能省不少油钱。但是速度上不来,遇上赶时间还挺让人着急的。”老王介绍。

“充电桩不好找,最怕开一半没有电,说是充一次可以持续10小时以上,但实际也就七八个小时。中途没电了,附近又没有充电桩怎么办?”在采访中,不少使用者向记者反映了充电难及停车难问题。

“主要还是布局提取和续航的问题。私家车是就近停就近提取,Gofun基地是固定的,而且现在太少,需要中转取车。关键是没电了,还要折返回专用充电基地,设备设施不通用。”老王表示。

Gofun共享电动汽车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Gofun于3月进入武汉,首批投放的200辆车集中在武昌区光谷广场附近,短短100天里,Gofun共享汽车总数便突破1000辆,服务网点也从10多个迅速扩展至63个,从武昌区起步蔓延至江汉、江岸、青山、洪山等10个行政区以及两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未来将逐步覆盖全武汉地区。

“共享汽车在武汉的一举走红与地市特征有很大关系,‘一天过桥两三次,三镇之间来回跑’成为很多上班族的出行常态。Gofun所有车辆均为新能源电动汽车,过江不限单双号、过桥不收取ETC费用,可有效解决机动车限号、公共交通拥堵、购车成本高、后期保养贵等一系列出行问题。”Gofun工作人员介绍。

运营投入较大 盈利模式单一

除了武汉,共享汽车已在多地规模化试水。据统计,目前全国有小微型客车分时租赁企业40余家,车辆总数超过4万辆,除戴姆勒Car2go使用smart燃油车型外,市场上95%以上分时租赁汽车均为新能源汽车。

“当前,共享汽车的发展现状比当初共享单车要好很多,一方面政策给予了共享汽车发展的‘底气’,另一方面,共享汽车比打车便宜,从一开始就吸引了不少消费者。共享汽车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老百姓解决了交通出行麻烦、无车可用的困难。”著名经济专家宋清辉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不过,共享汽车也面临不少难点与痛点。

缺少密集专用车位停放充电,共享汽车难以“成片成林”。武汉畅的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李鹏说,目前公司在武汉一期建好的服务点约30个,分布在小区、酒店、工业园区。截至去年底,武汉共有充电桩5543个,大多分布在商场、酒店、社区、机关大院等,但共享汽车运营商与车位业主合作比较困难。

由于没有足够多的车位进行租还车,用户租车需要跑较远的路,因此也会导致用户流失。Gofun工作人员表示,现阶段我国的充电桩资源分布较为分散,数量有待增加。Gofun运维是24小时调度,将继续提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强化车辆智能组织调配,通过运营人员日常巡检、车辆自检等方式,确保车辆安全。

除此,与共享单车一样,共享汽车当前最大的难点在于盈利。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分时租赁运营商的盈利模式相对单一,主要依靠押金、租车费用,以及少量广告费等增值服务费和衍生服务费,而这些收入与大规模建立网点和投放运营车辆的费用支出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而在今年3月,友友用车的“倒下”更是给整个行业浇了一盆冷水。

在近日举办的2017未来出行论坛上,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测算,运营商20%的单车日均利用率是我国汽车分时租赁业务盈亏的分界线,远高于大多数运营商的车辆利用率。2016年,该行业的平均水平仅约为12%。

业内普遍认为,共享汽车的本质还是分时租赁,只不过搭上了“共享”的概念火了一把。目前中国汽车租赁行业正处于初级阶段,存在市场较分散、各运营企业车辆规模小、网络化运营能力不强等短板。分时租赁属于小微型客车租赁服务,同样存在市场分散、车辆规模小、点位稀缺等问题,需要进行规模化、网络化运营,进一步扩大网络覆盖,以为用户提供“一点租多点还”、“一城租多城还”租赁服务,不断提升用户体验。

政策、资本助力共享汽车发展

8月8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发展。

Analysys易观结合行业发展现状对“新政”进行详细解读:大基调是鼓励发展肯定分时租赁的积极意义,具体来看,明确分时租赁在城市交通系统中的定位;对企业线上、线下运营能力提出要求,鼓励经营者采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在关键配套设施方面给予支持;期待规模化、网络化运营。

“共享汽车迎来政策利好,说明国内汽车分时租赁行业将驶入高速发展的轨道,未来前景可期。共享汽车可以解决城市拥堵的问题,在国内的大中城市,限行、上车牌及城市停车位等方面问题突出,买车和养车综合成本高昂,共享汽车的潜在市场需求巨大。”宋清辉说。

今年资本市场对于汽车分时租赁的关注再度升温。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月,海南的小二租车获得数千万元A轮投资;3月,巴歌出行获得宝驾出行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4个月后又获得联想之星、知行创新投资的2500万元A轮投资;4月,途歌TOGO完成4000万元A+轮融资;PonyCar马上用车分别于2月、6月完成两轮融资,总金额达到两亿多元……

政策利好,资金回暖,共享汽车行业会像当初共享单车、网约车一样快速发展,最终一家或几家独大吗?

宋清辉认为,从目前来看,政府对共享汽车持积极的鼓励态度,共享汽车的火热可能导致未来一些一线城市的共享汽车市场供过于求。基于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在产能过剩、制造业高度发达、大量社会资本过剩、消费者越来越重视使用权而非产权的大背景下,现在3万元就可以买到一辆不错的小汽车,因此预计未来共享汽车市场不会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而将出现新入局者不断、百家齐放式格局。

“汽车分时租赁,是一场凭借‘共享’噱头狂捞资本油水的行业游戏,还是切实能成为解决高频长距离出行需求的新模式,一切都还有待用户市场检验。”易观分析师王会娥表示。

位于武昌一网点的共享汽车。受访者供图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