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北美自贸协定分歧中重启谈判大幕

北美自贸协定分歧中重启谈判大幕

2017-08-18 01:39:3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特朗普政府已将降低对墨西哥贸易逆差列为NAFTA谈判目标之一

备受关注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新谈判的进程终于开启。

当地时间8月16日,参加重谈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代表齐聚华盛顿,开启修改这一23年前生效的区域自贸协定的首轮谈判,但三方意见分歧令谈判前景阴云密布。

现存的NAFTA协议给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在去年竞选美国总统时,时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就一直拿NAFTA协议说事,认为该协议抢走了本属于美国劳工的饭碗。正式就任总统后,特朗普还签署行政令,以退出NAFTA协定相威胁,要求墨西哥、加拿大两方立即开启NAFTA重新谈判的事宜。

据三方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本轮谈判将持续一星期左右。整体谈判可能需要8至9个回合,争取在年底前完成NAFTA协定2.0版的落地。

三方各亮底线

在重新谈判正式开启前,美、加、墨三方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表达了对NAFTA2.0版本的各自期待。

其中,加拿大与墨西哥分别细数了23年来,NAFTA协定带给两国的经济红利,并希望NAFTA2.0版本能一如既往地惠及三国经济。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Ildefonso Guajardo)表示:“分歧不会使我们分道扬镳,反而会促使我们拿出更好的结果。”

加拿大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也强调,相信新版的NAFTA协议会继续创造就业、促进三方的经济增长。

墨西哥与加拿大领导人希望各自双边贸易保持迅猛增势的同时,借修订NAFTA之际,能将在现有协定的基础上进行补充,使得NAFTA协定更具“现代化”。谈判也正是从23年前协定生效时所未能覆盖的方面着手。比如,近些年来日趋活跃的电子商务监管、知识产权案保护、能源贸易等,三方希望这些内容能最终进入NAFTA2.0版。

美方的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肯定了NAFTA对美国经济、对促进美、加、墨三方贸易的贡献后,话锋一转提到,不能忽视NAFTA带来的巨额贸易赤字、美国制造业的流失等现象。莱特希泽举例道,至少有70万美国人因为NAFTA失业。“许多美国人相信,这个数字实际上更庞大。”

一直以来,特朗普就强调,如果NAFTA协议不能变得对美国人更友善,美国将对来自加拿大、墨西哥的商品开征重税。莱特希泽此前表示,对NAFTA的谈判目标是,寻求“确保原产地规定能够鼓励企业从美国和北美采购商品和原料”。

在14日于渥太华大学的演讲中,方慧兰亮出了加拿大方面关于NAFTA重谈的底线。她指出,如果美国硬要将协议第19章有关非法补贴和倾销的争议解决机制废除,那么加拿大可能退出谈判。方慧兰表示:“确保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仅在正当授权之下合理实施,也属我们维护范围。”

墨西哥方面则表现得审慎乐观。23年来,得益于NAFTA,墨西哥出口量膨胀逾4倍,因此希望跟美、加建立更密切的贸易往来。墨西哥谈判团队的代表表示:“我们希望消除少数仅存领域的关税。如果不能成功,那么至少让一切维持原状。”

谈判细节与时间节点

在表达了对NAFTA2.0版本的期待后,美、加、墨三方也承认,未来几个月的谈判注定是场艰辛的拉锯战。

比如,在颇为敏感的汽车行业制造与生产原产地方面,美国方面希望使得NAFTA2.0版能更多地惠及美国人。据美国统计局数据,去年美国在汽车和配件方面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达到740亿美元,而当年美国对墨西哥整体贸易逆差为64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已经将降低对墨西哥贸易逆差列为NAFTA的谈判目标之一。”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贸易研究员弗罗德(Caroline Freund)称,“如果他们不对汽车业采取措施,就别想得到想要的。”

莱特希泽指出,可能采取的措施之一是收紧原产地规定,以将更多来自亚洲的零件拒之门外,并可能前所未有地要求进口的墨西哥汽车必须有一部分组成是产自美国。但汽车行业反对这样分拆生产,或者是将一辆汽车中北美零部件价值占比门槛提高的要求——当前为62.5%。当前的门槛水平已经是全球贸易协定的最高水平了。

此外,时间也不等人。墨西哥将在明年举行总统选举。当前领跑民调的左翼民主革命党候选人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并不喜好特朗普的这一套。参与当前谈判的墨西哥官员都希望,NAFTA2.0版本最迟在明年春天,也就是墨西哥大选季开始前落地,否则谁也无法保证,新政府是否会批准这一修订后的协议。

但是,对于美方而言,特朗普需要的不仅仅是“修改”这一存在了23年的协定,他更希望协定能有“大尺度的改进”。这就意味着,在未来6至8个月内,要拿出一份各方都满意的版本,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谈判。(本报综合)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自1994年1月1日生效以来,得益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内关税的消除,商品与物资能在三国间无缝跨国流动。NAFTA也使得美国企业更容易将业务从美国转移到墨西哥,从而实现避税、降低成本等。23年来,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的贸易已经增长三倍,2015年更突破1万亿美元。而这一点在美墨双边贸易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与NAFTA签署成为法律之前的1993年相比,去年美国对墨西哥的出口增长了470%。(本报综合)

◎链接

◎延伸阅读

日本关注NAFTA谈判 车企或苦于应对

据媒体报道,预示美国特朗普政府保护主义政策走向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已开始重新谈判。日本政府正密切关注美国的态度,希望能从中找到线索,为推动与美国的经济对话乃至达成贸易协定做好准备。各大车企则担心重新谈判对生产布局造成影响,或将因此感到苦恼。

美国提出修改“原产地规则”

“有必要提高NAFTA区域内,尤其是从美国国内的汽车零部件采购比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莱特希泽16日在重谈伊始就毫不隐瞒地表现出对于修改“原产地规则”的强烈意愿。

所谓原产地规则是指只要使用多少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区域内生产的零部件就可以免关税的规定。目前对乘用车的规定为,只要在域内采购所有零部件的62.5%以上即可免关税。

利用这一点,日本车企纷纷将生产基地设在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墨西哥,将产品出口到美国和加拿大。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介绍,丰田汽车、日产汽车、本田及马自达4家公司2016年在墨西哥合计生产139.07万辆汽车,较上年增加了5.9%。

车企将探索美国动向展开应对

然而,特朗普政府却打算上调零部件地区域内采购率标准,以便使美国产的零部件更多地得到使用。这样一来,各大车企将无法大量采用三国以外的低价零部件,成本势必上升。

丰田和马自达本月4日宣布展开资本合作,将在美国建设新厂,作为原计划在墨西哥建工厂制造的乘用车“卡罗拉”的生产基地。墨西哥的新工厂则将制造在美国颇受欢迎的皮卡“塔科马”。

丰田社长丰田章男称“已重新调整了在美国的生产布局”,在外界看来这正是意识到了特朗普政府的行动。今后,各大车企仍将在探索美国政府动向的同时展开应对。

将关注重谈走向

对日本而言,在重新谈判中另一个必须关注的重点是“汇率条款”。特朗普政府有意在NAFTA中添加相关规定,避免他国为提振出口而操纵汇率,引导本国货币贬值。

虽然外汇政策并未成为今年4月首次举行的日美经济对话的磋商事项,但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纵观这几年的日本,就是在搞货币贬值”,严厉批评安倍政府引导日元贬值。

在金融市场上,有经济学家认为“如果NAFTA增加了汇率条款,可能会成为日美谈判的雏形”。日本财务省官员也警惕地指出“这确实是一个必须慎重对待的问题。将关注重谈走向”。(本报综合)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