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暴风冯鑫年内12次质押股权求生

暴风冯鑫年内12次质押股权求生

2017-08-14 02:13:0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TV增收不增利VR处于寒冬,流动负债与流动资产占比高达98.77%

□本报记者 魏度

两年前,当人们谈起暴风科技(300431.SZ)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其创造的股价神话。如今,再谈暴风时,或许首先想到的就是其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二级市场上,曾创造了33个板的“股王”如今已跌落神坛,股价从最高327.01元跌至此次重组停牌前的20.20元。在其诸多业务板块中,营收主要提供者暴风TV深陷亏损,而暴风VR正处于寒冬,曾被掌门人冯鑫频频宣讲的暴风体育、暴风影业等业务也毫无起色。

另一方面,记者注意到,暴风财务未来或将承压。一季报数据显示,其流动负债为12.89亿元,流动资产为13.05亿元,占比为98.77%。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冯鑫个人股权质押已达12次,其中在4月份,平均每周都会进行一次质押。截至8月5日,冯鑫被质押的股份为4921.3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69.98%,占总股本的14.82%。

“各个生态都不赚钱,都面临持续巨额投入。”8月9日,一不愿具名的资本市场研究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暴风正在重组子公司谋变。不过,在其看来,相较乐视,暴风的回旋余地要大很多,如冯鑫的股权质押,远未超过90%。

股价跌落神坛

今年一季度首度亏损

冯鑫曾公开宣称向乐视学习,或许他自己也不曾想到,仅一年后,乐视已从创业板神坛跌落。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登陆A股创业板,随后连续29个交易日涨停。当年5月21日,暴风股价飙升至327.01元,成为A股股王,也成为暴风集团迄今为止最高价。此后,股价便一泻千里。截至此次重组停牌前的20.20元,按复权计算,股价跌去了83.54%,市值也由高峰时的369.07亿元缩水至67.06亿元。

股价的暴跌或许与暴风集团自身业绩存在关联。

上月中旬,暴风集团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实现营业收入74269.11万元—89122.94万元,同比增加约50%—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1320.44万元—1886.34万元,同比下降30%—0%。而在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为亏损0.16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对于增收不增利,暴风集团将其归结为暴风TV正在低价抢占市场,投入较大。而实际上,上市两年来,暴风的业绩呈现持续下滑之势。

2015年,暴风集团净利润1.73亿元,但其非经常性损益达到1.19亿元,这其中,包括转让暴风魔镜股权以及对剩余股权按照公允价值重新计量获得投资收益1.04亿元,占了当年净利的62.15%。此外,暴风集团还获得政府补贴1024万元。剔除这些,当年暴风集团的净利润仅为5409万元,同比增长45%。

2016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16.47亿元,同比增长152.62%,净利润5300.57万元,同比下滑69.53%,这其中,还有来自政府补贴1902.8万元。去年其营业利润为﹣3.69亿元,相较于2015年的1.6亿元,同比大降329.26%。

在去年,看上去净利润为正数,这还得益于其高超财技。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暴风集团持股暴风统帅27.34%,冯鑫担任董事长。而在去年,暴风统帅9.29亿元营业收入纳入了暴风集团的合并报表,但3.58亿元的净利亏损却按股权分摊,落到暴风集团头上1.03亿元,其余的2.55亿元由少数股东承担。

此外,去年,暴风集团还通过递延所得税优惠冲减了当期费用1.63亿元。

暴风生态不尽如人意,TV业务亏损拖累业绩

跟贾跃亭一样,冯鑫也常宣讲其暴风生态,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目前的生态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2015年底,暴风集团宣布进军互联网电视行业,子公司暴风统帅负责互联网电视销售。暴风借用乐视的“内容收费补贴硬件、低价销售”的促销方式获得了较快增长。去年,暴风TV销量达到80万台,销售收入9.29亿元,同比大增644%。

暴风集团曾表示,未来3年暴风TV的销量要达到1000万台。但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显示,其互联网电视销量为23.5万台,这与年初预估2017年暴风TV250万—300万台的销售目标还有很大距离。今年的销售计划能否实现有待观察,而暴风TV增收不增利已是不争的事实。去年,暴风统帅的净利润为亏损3.58亿元,已陷入电视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尴尬境地。

暴风集团解释,暴风TV尚处于积累用户的投入期,加上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去年暴风集团硬件销售部分的营业成本10.57亿元,同比增长778.90%,且硬件销售即终端成本占公司营业成本的88.03%,从而拖累了公司业绩。

暴风TV尚处于烧钱阶段,曾经投下重注的VR概念也处于寒冬中。

上市前的2014年9月,暴风集团推出第一代VR产品“暴风魔镜”,随后的两年,暴风魔镜完成了5次迭代。去年1月,暴风魔镜宣布2.3亿元B轮融资,融资完成后,暴风魔镜估值达14.3亿,一度成为国内估值最高的VR公司。

不过,暴风魔镜并未增厚暴风集团业绩。数据显示,2015年,暴风魔镜的销售收入1.24亿元,净利润为亏损2273万元,净利率亏损18%。当年,因为亏损,暴风魔镜被剥离出上市体系。

事实上,被资本催热的VR从去年下半年至今,融资记录已大幅减少,曾获得融资的VR厂商也陆续宣布倒闭。

另外,内容弱势也是暴风的短板之一,尽管其做了一定努力,但走得并不顺利。

去年3年,暴风集团曾推出定增价支付现金方式耗资31.05亿元收购甘普科技等三家公司,不过,这一计划被证监会否决。同年,暴风集团还相继成立暴风影业、暴风体育,试图实现影视、体育等娱乐内容的全面覆盖和互动。

在版权和内容获取上,受制于资金,冯鑫曾表示,希望通过不买版权、不自制内容,拥抱“信息流”来抄近道。但业内称,作为互联网电视业务基础的内容优势缺乏,将影响整个生态的布局。

内容的缺失还让暴风集团频频当被告。去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涉及侵犯版权的诉讼共4起。前不久,腾讯起诉暴风索赔606万元获得法院支持。

实控人近七成股权质押,部分跌破平仓线

伴随着暴风集团的扩张,暴风集团董事长、实控人冯鑫所持的股份被质押数量越来越多,至8月5日,冯鑫被质押的股份为4921.3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69.98%,占总股本的14.82%。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暴风集团上市4个月后开始扩张,同时冯鑫开始股权质押。当年,冯鑫质押个人所持股权5次,质押比例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0.52%,占公司总股本的8.67%。

去年,冯鑫个人股权质押达到13次,期间质押比例最高时占其个人所持股份的71.13%,占总股本的15.17%。

今年以来,冯鑫个人股权质押12次,其中在今年4月,平均每周都会进行一次股权质押。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今年3月底至4月,暴风集团股价加速下滑,从3月29日至4月26日,股价由39.16元下跌至29.33元,跌幅达25.10%。7月17日,其股价大跌9.03%。次日,股价盘中创新低,低至19.42元。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计算发现,去年10月至今,冯鑫质押的个人股权均未解押,而去年质押的几笔股权,股价在60元,如今跌至20元,这几笔股权已经跌破平仓线,这或是暴风集团紧急停牌以及冯鑫增加股权质押的重要原因。

股价跌破平仓线,暴风集团的短期偿债能力也很低。

根据暴风集团一季报,其15.63亿元的总负债中,流动负债达12.89亿元,而其流动资产仅有13.05亿元,流动负债占流动资产的98.77%。在流动资产中,应收账款5.66亿元,存货3.08亿元,二者合计占了流动资产的66.97%。而应收账款水平相较2014年、2015年,增长非常明显。而从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看,前者刚刚达到1倍,后者为0.77倍。

此外,2014年至今,暴风资产负债率为36.21%、50.62%、67.69%、68.40%,去年至今,这一水平比乐视还要高。

上周,针对目前暴风生态的各板块业务经营状况,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暴风集团,但均无人接听。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