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网约车新政周年考:打车难仍明显

网约车新政周年考:打车难仍明显

2017-07-31 01:45:5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编者按

自从2016年7月28日网约车新政颁布以来,各地的管理细则也逐渐落地。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7月26日,除直辖市外,河南、广东、江苏等24个省(区)发布了网约车实施意见;北京、上海、天津等133个城市已经公布出租汽车改革落地实施细则,还有86个城市已经或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等36个重点城市中,有30个已正式发布了实施细则。已正式发布实施细则或已公开征求意见的城市,其涵盖的新业态市场份额已超过95%。

经历了这两年,网约车已经融入生活成为日常。互联网,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出行。

□本报记者 江楚雅 雷玮实习生 欧阳靖雯

当使用网约车已成为习惯,失去补贴的网约车市场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补贴大战结束,有的司机抽身离开,有的司机选择继续;消费者不再需要算来算去,比较各个平台谁最划算。

烧钱补贴,是为了培养消费习惯。习惯已经养成,网约车也进入合法时代。这一年来,落在司机和消费者个体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长江商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从业司机有退出有坚守

今年40岁的徐师傅曾是一名武钢工人,开网约车已有一年多。在武钢效益持续下滑之际,选择做一名网约车司机,不需要多大的技能和成本,还能打发时间、补贴家用,对徐师傅来说是一种较好的转型途径。

刚开始,一星期可入千元的收益让徐师傅尝到了甜头,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接单送人,奔波在武汉的大街小巷。

让徐师傅没想到的是,今年4月,武汉市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实施细则》。新规规定,7座以下手续正规的乘用车,轴距在2650mm以上、车辆购置的计税价格在12万元以上的车辆,才能用作网约车。

看着自己那辆破旧的、十几年前买的东风标致,徐师傅有些心灰意冷。放弃还是继续做下去?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徐师傅决定继续做下去,他卖掉旧车,拿出家里多年的积蓄,换上了能达到标准的新车。

拿出多年的积蓄买新车就为做司机值得吗?面对疑问,徐师傅笑呵呵地说:“我当了一辈的工人,也没有多大的文化和技能,现在年龄也大了不好找新工作。做了一年多的司机,我已经对武汉的路况相当熟悉了,也算是凭技能吃饭吧。最重要的是可以给自己找点事做,遇到不同的乘客还可以聊聊天,不然每天就是抽烟喝酒打牌混日子,又有什么意思?”

“现在每天早上8点半出车,打开平台界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答题,过不了测试,这一天就没资格干了,平台会封号。”徐师傅说。

有些什么题目?

“这是什么路?有多少公里?江滩的水枯水期有多少米?涨水期有多少米?”

考证有用吗?

“吃这碗饭,考个证还是好些,毕竟合法合规,规范一些嘛。多掌握一些知识也是好的,像原来考货车驾驶证也要学一些急救知识。这个考试和考驾照那套很像,但是考证并不容易,我考了三次才通过。”

据不完全统计,自武汉市启动网约车驾驶员考试以来,截止7月25日,有1047名司机报名参加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考试,已经拿到网约车驾驶员证的司机仅有213名,通过率刚达到20%。

无独有偶,公开报道显示,广州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仅有1%,截至5月初的通过率为21.5%。深圳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为7%,截至6月中旬的通过率为21.6%。南京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为12%,长春首场考试的通过率为9.8%,台州首场考试15人,仅有1人通过。

打车价格优势不明显

网约车新政满一周年,对于用户而言又有哪些影响?

在随机采访中,大多数人表示,目前打车难问题尤为明显。7月26日下午4点,长江商报记者在东湖路中南医院通过网约车平台叫车到积玉地铁站,5公里路需近14元费用,点击确认交车后等待了近十分钟还是没有司机接单。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黄女士身上,因为要照料住院的病人,每天早晚高峰出行都让她苦不堪言,不是叫不到车就是加价,“现在我都改骑共享单车了,但是天太热,拿着东西也不太方便。”

数据显示,武汉早晚高峰时段的智能出行需求量是平峰时段的1.8倍。特别是在部分区域,如东吴大道(吴家山)、东风大道(沌口)、徐东大道(徐东)、江汉路、光谷高新区等部分区域,早晚高峰时段和平峰时期的出行需求相差高达4-6倍。

另一方面,很多用户对于没有补贴后的网约车会加价也颇有怨言。

“现在网约车价格都跟出租车差不多了,还要加价。”武汉大学一位同学向长江商报记者抱怨。

近日,他从江夏区到南湖,要价竟然超过了60元,“以前都只要40元左右”。

7月27日,长江商报记者在东湖路知音传媒集团用出行软件叫了一辆快车,目的地是洪山广场,路程约3公里,叫车页面预估价格约为14元,并且可以明确看到下面有提示临时调价1.2倍。

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市民,近期他们也普遍感觉到,几乎每次叫网约车,都会遇到加价一半左右的情况。不过用户普遍反映,网约车的司机服务确实有提高,很有礼貌和耐性,不会像出租车司机一样给脸色还拒载,所以也愿意加价叫车。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打车难、打车贵问题依然突出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供给端的剧减带来打车难。根据新政,合法的网约车对车辆价格、轴距、排量等门槛较高,一部分网约车司机被迫选择退出网约车行业,从而导致可供选择的司机及车辆明显减少。二是天气因素。近来持续的高温天气,导致不少网约车平台的营运效率处于满负荷状态。三是其他原因,例如网约车补贴的持续减少,使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司机最终选择了转行。”

行业改革还需再突破

武汉市交通运输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细则明确了网约车驾驶员和车辆准入条件,强调平台公司应承担的主体责任,规范了网约车经营行为和市场监管机制,使网约车管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最大限度维护了乘客的合法权益。

首汽提供的数据显示,武汉网约车新政4月14日出台后,今年6月6日领取了线下运营资质。截至目前,神州专车已经拿到32张线下运营牌照,同时在驾驶员的培训和考试环节投入了大量精力。滴滴出行工作人员也透露,截至目前,已经获得超过20张线下运营牌照。而处在风口浪尖的易到也拿到了7张牌照。

宋清辉指出:“一年来,网约车新政没有‘泯然众人矣’,而是呈现出非常积极的变化,一方面企业端疯狂补贴行为逐渐消失,多元营销方式已成为主流。另外一方面,虽然网约车至今仍然未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网约车市场已经逐渐从野蛮增长回理性发展。与此同时,亟需堵上网约车行业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的漏洞,为行业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趋势?宋清辉认为,总体而言,网约车新政对整个行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同时也让老百姓有实惠车可坐。但是,如何将有效监管与新经济的发展规律以及老百姓的利益做到有效的平衡,这无疑在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不管如何,网络约车作为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未来发展对老百姓出行乃至中国经济都会产生深刻的影响,网约车未来向好的发展趋势令人期待。

由此可见,在网约车合法化一周年、分享经济如火如荼的大背景下,网约车合法所传递的开放价值还需要被进一步激活,相关的改革也更待进行到底。

◎特写

网约车部分考题亟需实操性

网约车从业资格证的考试有两门,一门是全国公共科目考试,题库由交通运输部编制。一门是各省市自定的区域科目,由当地的网约车主管部门制定。

然而,部分考题却惹来网约车司机的吐槽,如: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人?这个考题就让司机们目瞪口呆,“跑个车还需要了解历史人物?”

部分地理题确实要求司机对路线很熟悉,但是考题未能与时代同步,“这条路上的老店早就拆了呀,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网约车并未使用计价器,考题中却有大量关于计价器的问题:接通计价器电源后,计价器会显示什么?结束运营抬起空车牌计价器处于待选择结算状态,如果现金结算直接按哪个键?计价器无纸的状态会显示什么?

“网约车上根本就不需要使用计价器啊。”一位网约车司机在看到有关计价器的考题时说,“计价器这东西我都没见过要怎么答?这是直接把出租车司机的考题拿过来了吗?”

对此,《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网约车政策落地别再慢吞吞》提出了有效的建议:在改革方向已明、顶层设计已定的情况下,各城市理当更积极、更主动、更及时地推进新政策落地。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