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新三板“花式”股权质押潜伏风险

新三板“花式”股权质押潜伏风险

2017-07-24 02:28:1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借债不还公司易主、圈钱跑路、戴帽“黑洞”……

编者按:

新三板定增遇冷,股权质押火爆。

数据显示,2017年1-7月,新三板共发生近2300笔股权质押,新增股权质押市值超过1400亿元。

极度繁荣却暗藏大股东“爆仓”的风险。近日,华盛控股因股权质押导致公司易主,股权质押风险再次引发市场的关注。记者统计发现,有些股权质押公司易主,有些大股东质押后失联导致企业摘牌,有些企业质押100%股权融资。更主要的是新三板将有200家企业面临平仓风险。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新三板流动性不足,定增萎缩,促使股权质押几乎成为新三板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渠道。然而,新三板企业良莠不齐,一些资质不好的公司在股权质押中容易暗藏风险。因此质押企业要如实披露年报,同时质权方应该擦亮眼睛,控制风险。

□本报记者 吴婷

连续亏损的公司,实控人质押股权贷款未还,公司易主;净利负数的公司挂牌新三板后,大股东将手中股份悉数质押给金融公司后,带着现金跑路;高比例质押股权,违规售卖最终被戴帽ST……新三板企业质押股权花式玩法,频频让投资人“冒冷汗”。

当然,大多数股权质押融资都是希望自己公司做大做强,质押股份只是用做公司融资担保,以抵偿公司活动资金、坚持公司运营。也有公司是希望在新三板“练手”,为以后转战A股做准备。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整体上看,新三板股东质押股权还是以发展为主,但也不排除个别业绩较差的公司存在涉嫌违法、欺诈的行为。券商和监管部门应加强督导和监管,防范股权质押带来的风险,保护投资人利益。

华盛控股连续亏损 借钱未还公司易主

7月15日,华盛控股(430686.OC)易主,上海璞心资产管理中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李江、钱文鑫和黄景锟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而公司易主的原因是,由于实际控制人盛义良质押公司1700万股贷款逾期未还,债权人一怒之下将其告上了法庭。一天之内,实际控制人易主。

事实上,公司易主早有端倪。近年来华盛控股持续扩张却连续亏损,存在大量收不回的应收账款、紧张的流动资金以及纠结的偿债风险。财报显示,2015年华盛控股收入9578.63元,亏损516.31万元;2016年,营收2674.91万元,净利润亏损2008.39万元,亏损幅度较上年扩大288.99%。

不仅如此,华盛控股还存在大量应收账款。2013年、2014年、2015年,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净额合计金额分别为3443.23万元,4042.82万元、5728.46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7.58%、23.62%、25.81%。

资金周转困难,质押股权似乎是无奈之举。盛义良质押1700万股股权申请贷款1700万元。但2017年3月8日,由于未能完全偿还借款,1700万股股权被拍卖,最终导致华盛控股实控人易主。随后,华盛控股多位高管陆续辞职,盛义良也辞去了其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开始华盛控股做市商就在逐渐减持。资料显示,华盛控股做市当初,共引入长江证券、东莞证券、广州证券、国都证券、华安证券、华融证券6家做市商。

在2014年年报中,华盛控股前十名股东中,上述6家做市商全部在内。其中,长江证券、国都证券、华安证券、华融证券分别持有100万股;广州证券、东莞证券分别持有50万股和30万股。然而,到了2015年华盛控股前十名股东中不再有做市商的身影。

同时,在二级市场,华盛控股创始人在市场看好公司之际也大量减持。公司股价随后一路下跌,目前已不到1元/股。

持续亏损、做市商退出、创始人减持,一系列现象都表明公司出现困难,且风险较大。因此,偿债能力不足几乎是必然。华盛控股新管理团队认为,公司连续两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内部治理不完善,流动资金不足,销售业绩下降。目前,随着华盛新管理团队进入,公司已作出较大调整。该公司的战略规划显示,华盛将从一个传统的实验室装备制造商和建筑装修公司转型,争取2017年实现扭亏为盈。

东方数码违规卖股经营能力遭疑

股权质押引起券商对其持续经营能力的质疑,一系列的麻烦最终让东方数码降级。

7月18日,主办券商天风证券发布风险提示称,截至本风险提示公告出具之日,东方数码银行借款余额为1141万元,已全部到期。公司现金流紧张,尚无资金偿还,目前还在与银行沟通相关事宜,公司失去偿债能力风险较高。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友华直接持有公司股份947.46万股,其中947.37万股(占公司股本31.58%)已质押给银行为公司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资料显示,东方数码去年年初成为联想产品分销业务商,承接了联想湖北地区部分地市的总经销业务,在今年3月份,主办券商天风证券在持续督导过程中发现东方数码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主办券商天风证券就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疑。去年6月,天风证券就因公司三位创始股东高比例股权质押提出风险提示。

面对股权质押风险,东方数码以“一切以公告为主”拒绝了采访。而在公告中,该公司称,“本次股权质押系农付商业银行希望与公司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持续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同时希望公司不再将股权质押至其他银行,所以提出了较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后续增加对公司的信贷资金支持时不再增加其他条件。”言下之意,高比例股权质押是银行想“垄断”公司股权质押所求,不是企业主管意愿了。

但是,看财报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26.33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4.38%,实现净利润为亏损750.56万元。更是因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了2016年报表并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股转要求,公司在今年6月底被ST。

武当旅游质押100%股权只为过渡

质押28.86%股权就让公司易主,质押60%股权公司易主似乎也在所难免。然而武当旅游(836374.OC)质押公司100%股权,却暂未被券商风险提示。武当旅游董秘彭志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自信地表示,武当旅游经营状况良好,不会发生上述风险。

今年6月22日、6月26日,武当旅游发布公告称,因业务发展及生产经营的正常所需,拟向交通银行十堰支行申请金额为人民币2.26亿元的贷款授信,公司股东十堰祥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王茂国、王斌为该贷款提供质押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三个股东全部质押了自己所持有的所有股权。分别持有股份比例为50%、46.47%和3.53%。具体为以其合计持有的公司股票合计5000万股为该项贷款提供质押担保。这意味着,武当旅游是把整个公司股本全部质押出去,质押股数占股本的100%。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武当旅游质押的股票仅为5000万股,但武当旅游股东人数仅为三人,公司股本总数为5000万股。也就是说,武当旅游把整个公司的股本全部质押出去了,质押股数占总股本的100%。

至此,武当旅游成为新三板股权质押企业中,质押股数占企业总股本比例最高的企业。

对此,该公司董秘彭志勇表示,武当旅游只是短期内质押股权用于向银行贷款进行发展。股权解押后,会用资产进行抵押,把股权置换回来。彭志勇坦言,武当旅游重点不在新三板,挂牌新三板主要是规范企业行为,为以后IPO做准备。目前企业具有较好的营业能力,质押股权不会给企业带来风险。

而事实上,今年来武当旅游不断加大对外投资份额。3月27日,武当旅游公告称,增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的投入,增加注册资金到455万元。公司称,此次对外投资有利于增强公司业务拓展能力,开拓新的盈利空间,巩固并提升公司的综合竞争力。

2016年年报显示,武当旅游净利润为1294.2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6.20%;基本每股收益为0.26元,同比增长52.27%。截止2016年12月31日,武当旅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期为6971.63万元,上年同期为6037.14万元。营业利润同比增幅8.41%,同时报告期内武当旅游营业外收入同比上升31.36%,主要是本期成品油补贴增加25.25万元。

董登新认为,挂牌新三板的企业主大多数都是希望企业能继续做大做强,只要企业经营状况良好,用股权质押融资灵活、不造成股权稀释,也不失一种好的选择。

除此之外,记者梳理发现,在新三板还有不少企业被曝出股东失信、被强制平仓的事件。比如米米乐也因长期亏损,导致资金链断裂,股东无力偿还贷款而导致强制平仓;ST哥伦布、东田药业相关股东在质押股权后,股东辞职失联公司采取摘牌等“手段”,实现套现跑路。最“惨”的当属枫盛阳,在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后,因控股股东个人财产纠纷遭到诉讼,公司股价受到牵连连续下跌,数次跌破平仓线,导致质押股份爆仓。

华泰证券分析师认为,大股东质押股份融资虽然方便,但也不能过于依赖。股权质押不发生坏账的条件是,公司内部不发生体系性危险,不然股权质押过多,一旦股价呈现继续跌落,股东手中已没有用于追加质押的股权,连带危险会剑拔弩张。而对于资质较好的企业来说,也要防止高比例质押带来的风险,虽然公司具有较强的持续盈利模式,但也要充分做到风险可控。

至少200家企业已达平仓线预警

长江商报消息 2014年至2016年,股权质押扩容55倍,去年质押市值达1715亿

□本报记者吴婷

股权质押风险频出的背后,实则是新三板融资渠道过窄。

今年以来,新三板市场相对低迷,三板成指和做市指数一路下行。同时,今年挂牌企业定增规模萎缩,企业股权质押则成为融资最主要的方式。

数据显示,截至7月21日,新三板共发生了近7000笔股权质押。而2014年以前,新三板企业每年新增质押的总市值均为30.92亿元,但去年新三板新增股权质押市值达到了1715.61亿元。两年间,新三板股权质押市值规模扩容了近55倍。而今年,新三板新增股权质押规模还在继续增长。截至7月21日,今年共发生近2300笔股权质押,新增股权质押市值超过1400亿元。

除此之外,截至7月份,新三板上至少有200家未解押股权质押的企业已达到平仓线预警,50多家企业已达到预警线与平仓线区间。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作为新三板有限的融资渠道,股东质押股权为公司融资担保,是目前融资办法中最便捷的途径,但却不是唯一途径。事实上,新三板设计了多种融资渠道,但受限于新三板流动性不强,其他方式很难获得融资。

未来一年到期规模达842亿

新三板股权质押将迎来一个到期高峰。根据权威研究机构统计显示,未来一年到期规模达842.75亿元,可谓“危机”重重。

从新三板企业的股权质押市值变化趋势来看,相对于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规模的增速,2015年以来新三板股权质押增速一直有增无减。相比目前定增融资遇冷的情况,新三板企业通过质押融资的欲望显著增长。

与此同时,多数挂牌企业质押股份存在平仓风险。截至目前,新三板合计未解押股权质押总市值超2000亿元,占新三板总市值约7%。其中,股价跌破警戒线但未破平仓线的企业有50多家,创新层近10家;股价跌破平仓线的有近150家,创新层近40家。

其中,股价跌破平仓线且累积未解押股权超过50%的企业有15家,包括亚锦科技(830806.OC)、米米乐(833048.OC)、大数智能(430607.OC)、桂祥电力(834969.OC)、富翊装饰(831574.OC)、天众合金(832011.OC)等。其中,米米乐质押到期最早,为2017年7月28日。

而事实上,米米乐连连亏损,实控人刘文太所持公司51.62%股份被司法强制执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生变数。除此之外,今年因不符合创新层维持条件,公司被调出创新层。连续亏损,加上债务缠身,米米乐存在逾期未偿还借款及劳动人事仲裁的情形,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而从证监会行业分类看,新三板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股权质押次数最多,近300次,其次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

从质押人类型看,近五成质押人为挂牌公司实际控制人。大部分挂牌企业大股东参与股权质押,是通过短期质押获得融资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此类股权质押通常表现为质押股份占比不大、质押时间不长。

某会计师事务所律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新三板企业质地参差不齐,也存在很多信用评级不高的企业,且多为中小企业,近年来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巨大,应收账款计提坏账的比例大增。不少挂牌公司大股东在股权质押之前,相关公司的土地、厂房机器、专利等资产已经悉数抵押或者质押给银行。股权质押把风险转嫁到质权人身上。

董登新认为,新三板多数急于融资的企业营业状况都不算很好。再加上新三板流动性较差、估值水平不尽合理等情况,综合因素造成新三板的股权质押问题重重。

银行是股权质押的主力军

股权质押有风险,而银行则成为风险承担的主力军。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从质权方类型看,新三板股权质押的对象有银行以及保险、担保、保理、小额贷款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粗略统计,银行作为质权人的占比超过四成。

武当旅游董秘彭志勇也坦陈,与其他质押对象相比,企业更青睐于选择银行进行质押贷款。然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银行质押贷款利率通过在7%,要高于小额贷款。

董登新认为,新三板企业本身贷款风险高,利率高于其他贷款方式,银行附加一些其他额外条款,都是银行基于充分风险分析后做出的决定。因此应属正常。

事实上,对于给新三板企业质押贷款,银行方面也极为谨慎。一位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受新三板活动性欠佳、溢价低一级要素的考虑,银行在施行时对新三板公司股权质押要严峻得多。不同银行在危险操控上的侧重点不相同,有的银行只对于既有的公司客户来做新三板股权质押事务,依托长时间的事务协作恰当拓展危险敞口;有的银行则以近一年出售收入为首要规范,来断定授信额度(例如授信额度是出售收入的10%-20%);有的银行则以公司每股净财物为规范,断定最高质押率。

“而一些急于业绩的城商行,可能会把质押的股权以理财商品的方式卖给顾客,以股权质押为标的,发行理财商品,从中赚取差价。”该人士透露,这是不少金融组织对新三板股权质押事务无法回绝的要素。

有意思的是,身为对新三板最为了解的券商,股权质押规模远小于银行。有数据显示,证券公司作为质押权人接受的股权质押股本规模最小,2014至2015年规模保持不变,共1657.53万股,2016年股权质押规模虽有较大幅度增长,但整体规模相比于银行等其他质押方依然较小。

董登新分析,券商对新三板股权质押的恳求更高,对净赢利、总市值和质押计划都有恳求。券商更青睐于短期投资,更愿意选择标的好、流动性好的公司。因此,券商在股权质押时一般都会附带条件,或者溢价补偿,通常年化利率高达11%-12%,质押率也只给到20-30%。因此,只会有少数股东会把股权质押给券商。

应开发股权质押的相关产品

相比银行、券商,其他类金融组织风控规范多元化。在高收益理财商品的威逼下,有的金融组织放松了对新三板公司的资格审阅。大多金融组织为股权质押设置了预警线、平仓线,抵达预警线会恳求融资方抵偿典当物,抵达平仓线会强行平仓。

此外,金融组织还通过控制质押率来控制风险。在一份证券公司发布的新三板股权质押研讨中,通过多个样本统计得出结论,质押率与公司自身所属作业、质地以及上市后活动性有关。同一金融组织对不同公司给出的质押率都不同。恒泰普惠统计中,有的公司获得的质押率高达50%,有的则只需14%。不过其实恒泰普惠的出资标的中,现已有春秋鸿和枫盛阳两家公司出现危机。P2P的资金来历是广大出资者,一旦危险传导,终究都是出资者埋单。

事实上,卷款跑路的ST哥仑步就是这样。ST哥仑步的质权人盛山资管是一家私募股权组织,股东魏庆华的股权质押到期日是2016年8月25日,但随着魏庆华的失联和贷款逾期未还,危险也随之转嫁给了出资人。

董登新认为,随着股权质押业务日渐火爆,部分质押股股价下跌凶猛,爆仓风险加剧,股价达到平仓线可以看作股权质押的重要风险信号。

然而,一方面企业缺钱,一方面贷款有风险。新三板除了股权质押有没有更好的融资渠道呢?

国龙医疗(831366.OC)董秘董旭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民营医院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钱。民营医院需要通过高薪水吸引更优秀的人才,才能帮助企业良性发展,定增和股权质押都是公司融资的重要手段。

武当旅游董秘彭志勇也坦言,新三板没有散户,所谓定增也很难有很好的效果。而与重资产企业相比,轻资产企业几乎没有银行认可的可抵押物用作申请贷款。因此,对于文化公司而言,股权质押几乎是唯一的方式。

在董登新看来,在新三板融资渠道中,中小企业私募债门槛高、报批手续相对麻烦,对小公司而言成本太高,基本上不会被采用。定增抢购,场内市场参与购买,散户没办法参与,因此定增没有什么意义。资产证券化要求现金流稳定。因此,综合来看,股权质押是当前新三板最便捷和主要的融资渠道。

业内人士建议,因为一般股权质押贷款利率会比较高,对企业也是一种负担。新三板应该开发股权质押的相关产品,在保证企业能够融到资的情况下,在风险和质押率平衡等方面做更多创新。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