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景区申遗后 应探索最佳保护模式

景区申遗后 应探索最佳保护模式

2017-07-17 02:42:1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神农架游客增长率达26%,鼓浪屿游客数量在线增长超60%

□本报记者 江楚雅 实习生 欧阳靖雯

7月,鼓浪屿和可可西里迎来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自此,我国世界遗产数量达到52个,仅次于拥有53项世界遗产的意大利,成为第二大“世界遗产国”。

鲜花掌声的背后,更多的是冷静。近年来,在中国“申遗热”的背后,存在着巨大的经济账。无论是政绩驱动还是经济驱动,地方政府为“申遗”不惜花费重金,导致申遗成本高昂。花了几个亿申遗成功的项目,如何做到开发与保护之间的平衡?

对此,社科院旅游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申遗后应该探索最高等级保护模式,开展具体措施,包括限流和交通等配套体系。

多地申遗之路艰辛漫长

据“鼓浪屿申遗网”记载,鼓浪屿申遗之路历时八年,于2008年启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2012年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2016年1月正式成为我国2017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

除了准备历时之久,期间更是付出了许多努力。

2012年,鼓浪屿被正式列入中国申遗预备名录后,厦门市于2013年11月做出了全面推进鼓浪屿整治提升工作的决定,明确将鼓浪屿定位为“文化社区+文化景区”,注重文化、生活和业态的内涵提升。

在提升和整治的过程中,鼓浪屿上53个文化遗产核心要素都得到修缮,对其开展长效保护的遗产监测管理中心、遗产档案中心等体系也均建立起来。此外,街区立面整治、市政设施改造、道路修补、绿化美化等也在同步推进。

保护藏羚羊的工作开始得更早。青海省政府于1995年建立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1997年底又将其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目前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也是我国第一个为保护藏羚羊而设置的自然保护区。经过政府、社会力量与民间环保组织的共同努力,如今藏羚羊已从濒危物种中剔除,可可西里腹地的藏羚羊种群数量已超过6万只。

据青海省住建厅申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青海可可西里申遗项目于2014年底正式启动,两年间,青海省组织专家克服高寒缺氧等困难开展大量实地调研,且按照国际惯例编写材料,并设计了管理计划和措施。

此外,2013年12月,神农架正式启动世界自然遗产申创工作,三年后第40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将湖北神农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神农架机场在2014年通航后,大大便利了旅游业发展。2015年,神农架年游客接待量达到800多万人次,旅游经济总收入由2011年的不足10亿元增加到了31.5亿元。

游客人数增长 门票不升反降

可可西里、鼓浪屿、神龙架等地申遗成功后,游客数量也迎来增长。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数据显示,2015年,神农架风景区游客量约为840万人次/年,申遗成功后,游客量增长到1020万人次/年。“按照全年计算,增长率达26%。”神农架大九湖公园管理局局长王文华说。

而自鼓浪屿申遗成功消息发布以来,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某大型在线旅游平台上搜索预订鼓浪屿相关旅游产品的游客数量增长已超60%。此外,有数据显示,赴厦门旅游的70%以上游客会去鼓浪屿,其中50%会在岛上过夜。

值得注意的是,景区申遗成功后游客人数增长,门票不升反降。

据了解,神农架生态旅游区从2016年起实行六大景区联票和单独门票并行销售,通票价格夏秋季、冬春季比今年的听证价格分别下降50元、189元。

鼓浪屿方面也表示,申遗成功后不会涨门票。鼓浪屿景区管理部门刊发通告,决定将鼓浪屿景区的日最大承载量从6.5万人次调整为5万人次,2017年6月30日已经开始实施。事实上,早在2015年,鼓浪屿13个景点承诺3年不涨价。

长江商报记者在在线旅行网站平台查询得知,截至2017年7月12日,在携程网、去哪儿网上,神农架生态旅游区景区价格依旧,并未涨价。

世界遗产头衔并非终身制

事实上,申遗成功后,就得接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监督,按世界标准来保护,每年都要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一份详细的监测报告,如地质与环境监测、气象环境监测、监控摄像监测等。

每3到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会派专家实地调查,若专家认为没有保护好,遗产点处于危险之中,会黄牌警告并整改,如整改不到位则会摘牌,摘牌后永远不能再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世界遗产头衔也并非终身制,2009年,德国德累斯顿易北河谷因不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反对,在河谷内建造一条长635米的桥梁遭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

2007年,中国6处世界遗产遭到世界遗产大会质疑,其中,丽江古城因盲目地将原住的纳西族人口迁出,过分进行商业开发,破坏了当地原有的社会文化生态,违背了世界遗产保护的“原真性”原则。

2006年,平遥古城墙因保护不力曾多次坍塌;2010年,庐山欲建设的穿山索道被指破坏自然景观风貌;2014年,运行了35年的敦煌莫高窟景区售票处关闭,规定游客必须提前预约,景区每天限流6000人。

此前敦煌莫高窟壁画加速氧化,除了自然因素的影响,游客数量的增加给莫高窟的保护带来了威胁。这一系列破坏性后果,都跟当地接待过多游客、“重开发、轻保护”有直接关系。

因此,如何对世界遗产价值合理挖潜,怎样在保护和“变现”间平衡成了最重要的问题。

社科院旅游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世界遗产商业化与保护并不相悖,一方面需要大量的保护经费来源,另一方面当地的居民需要生存和发展,因此保护不可能是静态的,必然要进行商业开发,但重要的是进行合理的开发和良性的循环。

例如,故宫在限流之后,虽降低了客流量,但同时迎来了一片赞誉之声,同时故宫周边产品让故宫文化的商业价值得到了发挥。

去年底,故宫开发周边文创产品达8700多种,已上线的8款App平均下载量上百万,线下商店最高销售额每天超10万元,总营业额超10亿元。世界遗产故宫与商业模式链接,对于历史建筑本身却并未有过度的利用。

“探索最高等级保护模式”

“申遗后,应该探索最高等级保护模式,开展具体措施,包括限流和交通等配套体系。”杨彦锋对记者说。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神农架开始实行游客限量措施,整个神农架风景区每天限流7万人次,这个数字是所包含的五大景区单日游客数总和。

神农架林区副区长艾迎杰表示,神农架将对游客人数进行限流,年游客量控制在79.8万人次以内。

此外,交通划定体系也在申遗后控制得更加严格,7座以上机动车不允许进入,7座以下的自驾体验车辆,也只允许在限定区域穿行过境,“大九湖景区在申遗后全部实行公交化换乘,只能乘坐景区指定车辆。”

青海省政府部门也做出诸多承诺:不在遗产地范围内为根除小型哺乳动物鼠兔采用毒杀行动;不强制安置或迁移遗产地缓冲区的传统牧民;不在任何时候许可或提倡遗产地内会威胁到动物迁徙路线的围栏。

快速反应消费投诉也是鼓浪屿市场监管部门的重要整治措施。在12315投诉基础上,市场监管部门与岛上11个职能部门共同协调、建立了“景区投诉处理平台联动机制”,设立联动电话,施行首接负责制;还指导来自住宿餐饮店、主要购物场所、景点、旅行社等商户的150名业务骨干,组建了“鼓浪屿商家维权联络员队伍”。

数据显示,近两年来,鼓浪屿市场监管所年均受理消费投诉、举报300件左右,投诉举报率为每万名游客投诉举报0.3件,稳定在历史较低水平,近两年的“五一”、“端午”小长假均实现了“零投诉”。

“申遗不是目的,保护才是根本。景区申遗将让全世界进一步认识该地域,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强化管理、加强保护的过程,可以唤起更多人的关注和参与。”杨彦锋认为。

被誉为“海上花园”的鼓浪屿。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