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品质生活顶托鲜花电商大经济

品质生活顶托鲜花电商大经济

2017-07-03 02:35:2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可奢侈、可亲民,鲜花品牌竞相开启资本化

□本报记者 纪文君

在共享经济流行的今天,“私享消费”在一部分追逐品质的群体内悄然盛行。

送花,随着电商平台的兴起,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如今送花并不是男友的专属,在多个电商购花平台的“助攻”下,早已经衍生出周期送花服务,即在一定时间段内,可以按顾客要求在每隔一段时间,多次上门送上应季鲜花。而据业内透露,订购这项业务的顾客群多为有经济消费力和注重生活品质的女性。

在追求高质量生活方式已逐渐成为引领消费的主流时,鲜花市场也正在盛开。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Q1中国鲜花电商市场研究报告》,国内鲜花电商在2016年的市场规模已达168.8亿元,到2019年预计市场规模能突破600亿元。而目前国内多家鲜花平台,也已经开始了融资,走上资本道路。“当注重生活质量的人逐渐增多时,未来的鲜花消费将形成一个很大的潜力市场。”一位从事鲜花电商的创业者这样表示。

鲜花将品牌“送”上资本市场

鲜花电商品牌在近些年开始层出不穷,各个平台之间也有着较大的差异化。但时至今年,各大主打鲜花业务的平台都有了一个共同点——以鲜花之名开启了资本化。鲜花类垂直细分市场融资不断,开始逐年受到资本青睐。

创立于2007年的“爱尚鲜花”算得上是最早玩转O2O的平台之一,该公司于2016年7月15日正式在新三板挂牌,成为国内“鲜花第一股”。经历了去年的“刷单风波”的影响后,在今年5月的公告中,爱尚鲜花表示,今年一季度做到单月盈利,今年全年的净利润目标是500万—800万元左右,明年预计达到2000万—2500 万元。

另一家曾经登陆新三板的鲜花公司则是泰笛科技,2015年其因上线订阅式鲜花的服务理念而得到业内推崇——即在销售中突破原有纪念日集中的特点,改为固定时间定期配送。这一模式出台后,各鲜花平台纷纷效仿,推出相关业务。此后,继“订阅式鲜花”服务后,泰笛又提出绿植租赁理念。

2016年12月,泰笛科技以生活服务类挂牌新三板,但在今年3月31日,仅4个月后,公司就发布公告主动摘牌。对于摘牌的原因,泰迪科技称是“为配合公司发展需要及战略规划调整”。但据多方分析,泰迪科技申请终止挂牌是为了抢搭“IPO班车”,拟借此转战A股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鲜花产业飞速发展的四年间,独立鲜花电商平台野兽派、最美花开、花点时间、RoseOnly、FLOWERPLUS、鲜花说、泰笛鲜花等相继融资总额在5亿元左右。而根据《2017Q1中国鲜花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仅在2017年的第一季度,中国鲜花电商市场规模达51.4亿元,其中独立鲜花电商平台占比为11.5%。

鲜花产业渐增 痛点颇多

 有了资本的加持,接下来拼的就是销量。大规模的促销是创造销量的手段之一。今年刚过去的4月、5月、6月三个月,鲜花电商平台FLOWERPLUS都开展了多次不同程度的促销活动,在带动销量的同时,公共社交平台也出现了不少“讨伐”的声音,直指其鲜花质量欠佳。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国内,不少平台仍缺乏全产业链的布局,鲜花作为生鲜类商品,目前的物流损耗占比非常高。”一枝产自昆明的鲜花成本5毛钱,运送到北京售价往往会高达10元,不少电商平台缺乏同城配送的人员,选择第三方配送模式,成本大大提升。而成本直接决定价格,优质鲜花或进口鲜花从源头到顾客之间的这段产业链,都需要大量的资金链作为支撑,否则就只能采用低一级的鲜花作为代替品。

此外,为了达成销量,刷单也成了电商行业心照不宣的经营方式。曾获得多轮融资,最早达成资本化的爱尚鲜花,在股票登陆新三板后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自曝,公司在2013—2015年7月份为了进行业务营销刷出26万笔订单,刷单产生的虚假销售金额超过3000万元。而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已经成为多数平台走电商化道路的惯常。

爱尚鲜花的董事长邹小锋对此曾解释称,“在电商红利减少的情况下,大家只能通过刷单来飙销量。如果不刷单,公司在天猫、淘宝市场份额的第一位置将保不住。2014年,公司流量和销售也因此下滑了60%以上。无奈之下,只能四处求助于一些刷单公司。”根据爱尚鲜花2016年的财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4534.32万元,同比增长22.5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954.7万元。直到今年,才在第一季度开始出现盈利趋势。

垂直vs跨界未来产业潜力仍存

“在如今追求生活品质的时代,鲜花更属于私享取悦自己的商品。为此每个月一两百元的支出在我看来是可以接受的。”白领李小姐是鲜花电商化的支持者,她在某电商鲜花平台为自己订购了周期购的鲜花,每个月她都能收到一束送上门的鲜花。而这种订阅式鲜花服务之所以受到各个鲜花电商平台的推崇,正是因为这样长期多次的固定时间配送使得订单量变得稳定,在增加用户黏性的同时,还能够定时提前准备,以改善鲜花调度或保鲜过程中损耗的问题。

实际上,根据业内人士透露,能够接受这种模式的通常是集中在25岁到35岁之间有消费能力、注重生活品质的女性客户。而在接触过鲜花电商这一概念的用户群体中,74.8%的用户有过购买行为,而对于电商用户而言,配送、价格、以及喜好度分别占据了用户期待度的前三。

数据显示,此前在国内只有5%的鲜花消费发生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中,而这一数字在美国是40%,在荷兰则高达60%。因此中国的日常消费鲜花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一位分析人士表示,这也正是鲜花电商迎来资本潮,被不少投资方看好的理由之一:“从前国内的鲜花消费场景大多局限在婚礼、会议以及礼品这样的线下场景,且这种布置类的单笔支出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而鲜花电商却能购将场景拓展到日常生活,单次消费价格也在日常可接受范围内。”

在目前的鲜花电商大战中,既有明星们热衷的野兽派和RoseOnly等主打高端奢侈的品牌,抓住了部分人群追求“独特”“奢侈”的特点,以鲜花为中心开展了多种商品的线上线下销售;也有自建配送体系、主打亲民路线的生活化配送品牌,如泰笛鲜花等。由此可以看到,鲜花平台期望在服务方面垂直化,深挖更多的服务项目。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如何权衡推广,运营成本及业务盈利收入成为大多数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主推垂直思路的企业可以集中资源,聚力某一领域,而主推跨领域的平台也可以以较低成本将鲜花业务的概念推广到更多领域的用户中。”

可以肯定的是,鲜花电商这一仗,还远远未到结束之时。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