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科大讯飞刘庆峰:坚守18年等来AI人最好的时代

科大讯飞刘庆峰:坚守18年等来AI人最好的时代

2017-07-03 02:35:2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范维雅

简洁的三七分头,戴着金属边框的大眼镜,时常以一袭黑色西装、深蓝色领带示人的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谈吐间仍旧夹杂着些许的书生气。

科大讯飞成立的18年来,刘庆峰实现了从知识分子到企业家的蜕变。

在6月9日科大讯飞的成人礼上,刘庆峰说出了创业以来的体会:走着弯曲直线,每一步成长都充满艰辛和曲折。“所有的但凡有前瞻性重大意义的技术,无不经历这样一条曲线。回过头来看,讯飞的发展是非常健康的,这个成长变化中可以看到讯飞的张力。

6月27日,科大讯飞作为一匹技术黑马首次上榜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7年度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

值得一提的是,首次上榜的科大讯飞就超越了腾讯和阿里巴巴,在榜单中取得了全球第六和全国第一的排名。

6月29日,本报记者联系了科大讯飞媒介经理陈卫民,表达了对刘庆峰的采访需求,并将采访提纲发至对方,但截至记者截稿时对方并未给予回应。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

名词解释

跻身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

6月27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7年度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在北京发布,中国共有9家公司上榜,在上榜的企业中,科大讯飞作为一匹技术黑马首次上榜,就超越了腾讯阿里,名列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实际上,科大讯飞的上榜早见端倪。

刘庆峰表示,早在2014年,科大讯飞就启动面向人工智能的“讯飞超脑”计划,让机器由能听会说到能理解会思考。讯飞超脑技术获得2016年国际认知智能挑战赛第一名,以及由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举办的2016年国际知识图谱构建大赛第一名。

2017年2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评选出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技术,科大讯飞有2项成果入选榜单。

6月27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7年度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在北京发布,科大讯飞首次上榜就超越了腾讯和阿里名列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作为这样的一匹技术黑马,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表示,科大讯飞目前已是亚太地区最大的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上市公司。过去,中文语音产业一度几乎全部由微软、IBM等国际IT巨头控制,很多专业人士惊呼“中国被人掐住了咽喉”!科大讯飞创业之初就立志“中文语音要由中国人做到最好,中文语音产业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如今,科大讯飞也迎来了它18岁的成人礼。

6月9日,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讯飞十八岁“成人礼”上,发表了题为“初心不改,共创未来”主题演讲。

科大讯飞在智能语音领域已经坚持了18年,未来,理想依然不变。演讲中,刘庆峰回顾了18年科大讯飞的成长史,刘庆峰心中还是充满了自豪以及感恩之心:“设想若是回到18年前我们成立科大讯飞的时候,今天讯飞的状况是符合我们当时预期的吗?”

“妥协”后赚到第一桶金

1990年,伴随着80年代中期兴起的首次“微机热”还未消散,年仅17岁的刘庆峰也面临着人生的选择。怀揣着科学家梦的他放弃了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的保送名额,执意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

据刘庆峰的回忆,转折出现在大二时,1992年他带着好奇去观摩北京科技大学王仁华教授的语音实验室,那时是一排的计算机已经可以初步合成简单的人声。他惊讶于他所向往的数学专业有如此的应用,同时,凭借出色的个人能力,刘庆峰被王仁华教授相中进入实验室。

在这里,为了“让机器像人一样发声”,他不断发挥着自己能力,并连连获奖。

而1999年成立的科大讯飞也正是起源于中国科技大学“人机语音通信实验室”。

“我们是搞语音云技术的,当时的想法就是研究一个像人一样能听会说的机器。让机器人听从你的吩咐,这是多么有价值的事情!”带着这样的憧憬,27岁的刘庆峰和十几个同学一起,开启了自己的创业历程。

回忆起创业之初,刘庆峰很有感慨。他说,1998年,我跟庆升(科大讯飞消费者BG副总裁、讯飞淘云董事长)跑遍了科大周围几乎所有的小区,最后终于找到一间在西园新村三室一厅的房子。我们曾经把那里叫做“星星工作组”,因为每天都是看着星星升起再落下去,基本都是三四点钟睡觉。后来我们在合肥联大租了一个场地,此后办公地点一步步变化。

在科大讯飞成立后不久,刘庆峰就遇到了他的第一个瓶颈——从技术到产业的转化非常困难。

17年前科大讯飞刚刚创业的时候,刘庆峰当时的想法就是让机器设备像人一样能听会说。但是当有这个想法以后,科大讯飞在整整一年多时间,几乎颗粒无收。

“我们甚至想过要不要转型做房地产。”刘庆峰表示,在公司创立之初,只关注了语音技术,而把市场推广推给别人来做,公司成立后的一年里一直在亏损,产业化做得非常累,根本推不出来,到年底时连发工资的钱都没有。

1999年过年,刘庆峰个人借了几十万给员工们发了工资回家过年,同时下定决心,自己亲自出马加强市场开发。

然而市场开发之路也没有刘庆峰想象中一帆风顺。

“我们18个人的学生创业团队,在当时根本没法做消费级产品。一方面,没有人会愿意买正版;另一方面,我们在市场上没有名气,产品也无法向企业端销售,更不敢把有限的资金花到广告上。”知识分子出身的刘庆峰在面对应接不暇的运营问题时,感到了无力。

反复斟酌后,刘庆峰决定先把成熟的语音服务产品出售给知名科技公司,再由他们销售给银行、电信等需求客户,科大讯飞从中获得销售分成。

“为了企业生存,必须学习商业社会中的妥协。”刘青峰表示,也正是这样的“妥协”让科大讯飞赚到了第一桶金。

“酒香也怕巷子深,活下来比什么高尚的理想都要弥足珍贵,我们创业时期也是校办企业和大学生创业兴起的时候,当时清华大学出了一本书,其中列举了当时二十家有潜力的大学生创业公司,而七八年后,这些公司里包括我们只存活下三家。”刘庆峰说道。

直到2004年,科大讯飞才终于实现了盈亏平衡,也在软件园中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栋大楼。

将智能语音技术应用到行业中去

“走着弯曲直线,每一步成长都充满艰辛和曲折。”刘庆峰表示,所有的但凡有前瞻性重大意义的技术,无不经历这样一条曲线。回过头来看,讯飞的发展是非常健康的。

2008年,科大讯飞成功上市,成了中国语音领域第一家上市公司。2012年,科大讯飞中文语音产业第一的地位受到国内业界的公认,刘庆峰也成为了中国语音产业联盟的理事长。2016年,获CCTV十佳上市公司称号,牵头发布《人工智能深圳宣言》。

但如今,伴随着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日益受到业界肯定,科大讯飞的翻译也受到业内两种不同声音的争议。一是认为,科大讯飞翻译机已经接近同传翻译水平,未来会取代同传职业。二是指责科大讯飞夸大自家翻译机的水平,其实人工智能翻译的水平远未达到,许多场景应用很可能是人为事先设置好的。

对此刘庆峰也再三强调,希望外界不要神化人工智能技术。

“讯飞一直所努力的,是希望通过语音转写和翻译技术帮助同传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失误,形成人机耦合的同传新模式,并不是去替代同声传译。我们的翻译机能够帮助人们在一些场景处理语言交流的问题,但距离会议同传以及高水平翻译所讲究的信、达、雅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刘庆峰说。

刘庆峰阐述了自己对人工智能下一步发展的理解。他认为人机协同、人工智能+行业,才是未来人工智能最有希望做成的。将来人工智能助手帮我们解决诸多基础性工作后,人类去做有创意的事情,每个人与众不同,才能创造更多想象不到的奇迹。

利用语音技术与各行业结合上,除了已经发力的教育,刘庆峰称,他也看好医疗领域。目前科大讯飞正在积极将自己的触角深入到医疗领域。今年3月份,原飞利浦医疗放射解决方案首席架构师陶晓东加盟科大讯飞,加入智慧医疗事业部。随后还与北京协和医院、口腔医院等都签署了专家合作协议。

“语音技术当中对语义的理解和逻辑推理判断,这些在医疗影像识别、医疗资料梳理方面是共通的。与医院的合作,主要是我们想先建立专家资料库。这样才能更好地放大我们的技术效果。未来,我们希望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放大单个专家医生的能力。一是可以增加他们看病的效率,二是帮助他们更好地与病人交流。”刘庆峰说。这是中国 AI人最好的时代——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迎来真正的新纪元。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