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争抢市场 ofo和摩拜谁能胜出?

争抢市场 ofo和摩拜谁能胜出?

2017-06-26 06:28:3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冲返、免费、红包车……ofo和摩拜竞争手段频出

□本报记者 江楚雅

自去年开始,在各大城市街头开始出现大量不同颜色的共享单车,也将消失多年的骑车习惯悄然带回。但是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共享单车也已经沦为红海。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全国共有至少27家共享单车企业。并且由于共享单车大多采用醒目的颜色来加深用户的记忆,数量众多的单车企业在不愿意撞车的情况下,七彩单车和黄金单车也已经悄然面世,这也引来网友戏言,“共享单车让彩虹的七种颜色都不够用了。”

出现时间仅一年左右的共享单车行业,在本月也迎来了第一个出局者。6月16日,重庆悟空单车宣布停止运营,并退出共享单车行业,“运行5个月,搭进300万”,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而对于行业的领头羊ofo和摩拜来说,在已经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之后,竞争也日趋激烈,从车型的升级换代,到市场活动的不断加码,两家在动作上也是亦步亦趋。

不同产品策略下殊途同归

事实上,共享单车并不是个新鲜事物,有桩市政自行车早在几年就已遍地开花,但是作为现在共享自行车的雏形,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有桩和无桩,以及和智能手机的连接上。

与沉寂运营多年的市政单车相比,以ofo和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出现伊始就凭借着随借随还的使用方式吸引了众多用户的好评,并且无桩的运营方式也意味着车辆可以在任意地点停止计费,这也在最大程度让使用变得更为便利。

在市政自行车运营几年之后,2014年ofo创立,并于2015年6月推出共享计划,在北大获得2000辆共享单车,随后在各大高校推行共享单车,截止2016年6月,ofo的共享单车总订单量突破两百万,单日服务校园出行近十万次。直至2016年10月,在完成C轮融资之后,ofo开始从高校校园走出,在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开始试点运营。

创立于2015年的摩拜,则用了一年时间来打造自己的测试车,直至2016年4月22日,宣布登陆首个市场——上海。

但是在供用户骑行的单车产品层面,ofo和摩拜所采取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方式,其中ofo所采取的是低成本单车,甚至在不久前才开始陆续为单车换装智能锁,但是凭借着较低的押金和使用成本,成功吸引了大量用户的使用。

而摩拜则在产品上下足了功夫,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在摩拜经典版问世时曾表示,摩拜经典版的成本是299元押金的20倍左右,但未来随着量产和技术优化成本会逐渐降低。但是在最初就搭配了智能锁的摩拜在寻车等方面更具优势,因此也同样有着自己的拥趸。

但是随着产品版本的不断迭代,现阶段两者之间的差距和区别也已经越来越小,其中ofo也已经开始为车辆换装智能锁,而摩拜也同样推出了包括轻骑版在内的产品。

一位经常使用共享单车的市民李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现阶段ofo和摩拜在单车上的区别已经非常小,无论是找车还是骑行体验的差距也都远没有最初那么大了,所以现在我用车的话,是谁方便就会用谁的车。”

优惠活动你追我赶

尽管使用成本已经很低,但是为了刺激用户使用,两家依旧将手段用到了极致。在储值消费领域常见的冲返活动,在ofo和摩拜的最初的市场推广活动中经常出现。例如在今年2月底,摩拜“充110送110”、“充50送30”以及“充20送10”的活动频频出现,和摩拜一样,ofo的充返活动也同期开启,并同样分为100、50、20三个档位。

除了冲返外,免费活动也时有出现。今年二月底以来,两家就展开了一轮你追我赶的免费骑行推广活动,往往是摩拜宣布一个时间段内免费骑行,ofo立刻跟进;或者是ofo宣布免费后,摩拜也立刻跟进。

其中例如在深圳市场,2月24至26日,摩拜单车与ofo不约而同地进行了周末免费骑的活动,3月10日-3月12日,摩拜和ofo又几乎是同时宣布免费骑行。时间推至今年高考期间,这两家老对手也同样没有忘记在这个节点进行免费的骑行活动。

冲返、免费之后,ofo和摩拜并不满足这对于用户的刺激,先后玩起了“红包车”,这也就意味着用户一旦找到红包车,不光使用不用花钱,反而还能挣钱。其中摩拜在3月23日推出了红包车,ofo则紧随其后的在4月16日上线这一功能。

尽管两家的“红包车”都是通过APP来进行寻找,但是由于当时ofo还未上线智能锁,因此在玩法上还是略有不同。ofo是在开APP后,寻找带有红包标志的区域,在红包区范围内开锁骑行且骑行时间超过10分钟,距离达到500米即可获得现金红包,红包额度最高可到5000元。

而摩拜则是通过APP中的车辆定位找到“红包车”并解锁骑行,有效骑行时间超过10分钟即可获得双重奖励,其中包括2小时内的骑行免费,以及获得最低1元、最高100元金额的现金红包。

对于红包车,摩拜方面曾表示,“城市早晚高峰的共享单车‘潮汐’现象,可能导致局部车辆供需失衡。摩拜单车通过技术+游戏的方式,激励用户以骑行红包车的方式完成任务、获得奖励,同时帮助调配车辆、动态平衡不同时间、不同地域的车辆供给,随时随地有车用,提升用户体验。”

单车投放量不断增大

根据今年5月10日ofo进入武汉一周年时发布的《武汉一周年大数据》显示,在这一年里,已经为武汉200多万用户提供了2300多万次的出行服务,仅在东湖绿道,ofo每天就为7500位用户提供出行服务,日累计骑行公里数达3.6万公里。

而进入武汉市场100天的4月16日,根据摩拜单车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魔方”的数据显示,在武汉的投放车辆共计近10万辆,用户数量超过百万,订单量超过2000万单,骑行总距离超过3528万公里。

仅从ofo和摩拜公布的武汉市场数据来看,两家在这一市场均已超过2000万的订单量。而在单车的投放量上,两家也是不分仲伯。同样以武汉市场为例,早在今年2月,ofo方面就已宣布在武汉投入运营的单车数量为3万辆,并在4月底之前再投放10万辆。摩拜方面则在4月16日宣布,投放单车数量已达到10万辆。

对于两家企业不断加大对于市场投入的情况,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情况对竞争是有帮助的,就像有些地区500米内同时有四家肯德基存在的情况,总有一些用户需求会得到满足,资本对于这种情况是最大的推动,因为只有大量资本的支持,共享单车企业才会愿意去花钱投入。”

ofo和摩拜在共享单车行业的激烈竞争,对其他企业势必也将产生影响。对此,“一篇网络”创始人赵宏民认为,“共享单车行业老大老二竞争,老三和以下的企业发展会都很艰难。一方面是用户接受程度有限,用户使用共享单车数量2-3家就是上限了,另一方面,既有的单车就是较大的门槛,一旦一个地区的单车保有量已经满足需求量,市场将无法接纳更多的单车。当然,也可以走差异化竞争策略,比如在细分或垂直的领域进行耕耘。”

共享单车行业老大老二竞争,老三和以下的企业发展会都很艰难。一方面是用户接受程度有限,用户使用共享单车数量2-3家就是上限了,另一方面,既有的单车就是较大的门槛,一旦一个地区的单车保有量已经满足需求量,市场将无法接纳更多的单车。

——“一篇网络”创始人赵宏民

6月23日,武汉广埠屯地铁站H出口附近停放了不少共享单车。本报记者 江楚雅 摄


资本对攻 共享单车进入优化期

长江商报消息 估值一路攀升,摩拜ofo分别完成E轮6亿美元和D轮4.5亿美元融资

□本报记者 江楚雅

市场激烈竞争之下,并购传言也开始出现,6月23日,腾讯科技发文称,“有知情人士向腾讯创业透露,摩拜单车将于近日完成对由你单车的收购,这也将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第一桩并购案”。尽管随后有媒体向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求证,对方予以否认,但是在资本大量介入的共享单车行业,并购的来临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ofo相关人士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行业已经进入了下半场阶段,而共享单车企业想要长远发展,产能、产品、运营这三个部分需协调配合,缺一不可。所以整个下半场,供应链充足产能保证、更优的单车成本、用户体验的提升和线下城市布局及完善运营体系都是考验的标准。”

马化腾朱啸虎争论共享单车数据

摩拜与ofo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以来,各投资方也在为自己的支持对象摇旗呐喊。近日,一张微信朋友圈的截屏图在业内引发不小的关注。

此事的起因源自朱啸虎一条朋友圈,其内容为转发的一篇题为《艾瑞: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甩摩拜,稳居第一》的文章,朱啸虎评论,“与街头实际数据的感觉基本一致”。这条朋友圈引来马化腾的回应,他表示,“从微信支付看,摩拜高一倍多。另外智能机和非智能机未来价值和潜力还是很不同的”。

随后两人在朋友圈就产品问题继续争论,马化腾的意思很明显,“艾瑞的数据并不真实,摩拜才是事实上的第一名,并且产品还是摩拜单车好”,而朱啸虎则认为,“性价比最优的方案才是好方案,数据上ofo更好”。

作为摩拜和ofo各自的投资方,马化腾和朱啸虎在朋友圈的争论仅仅只是共享单车行业激烈竞争的一个缩影。

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侯继勇认为,两者其实只争论了三个问题,其一是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谁是第一,其二是ofo是不是智能锁,第三则是要智能锁还是最优性价比。而对投资人来说,这三个其实就是一个问题:摩拜或ofo值不值得投。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作为投资人,个人的观点是,投资就是赌博,两家公司都有胜出的机会,选择摩拜,或是选ofo,只是投资逻辑的区别。”

融资额度不断上涨

ofo和摩拜在激烈竞争中的不同策略,在侯继勇看来并没有对错之分,他认为,“摩拜的逻辑是先把产品做好,一步一个脚印,稳打稳扎,打持久战;ofo的逻辑则是跑马圈地,产品有问题没关系,先打赢这场战争再解决产品问题也不迟,打的是闪电战。两家只是打法不同而已,持久战是产品经理的打法,是慢工出细活的玩法;闪电战是投资人的打法,是‘用钱砸死你’的玩法。”

他认为,“马化腾与朱啸虎都出手之后的这次战役,并不是终极大决战,参战的双方尚未动用全部资源,战争的范围还会继续扩大,还有人会选择加入战局,或将改变战争最终结果。”

但是随着共享单车行业前两名摩拜和ofo在估值上的一路攀升,和融资额度的不断上涨,两家已经达到E轮和D轮的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将竞争对手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日前,摩拜单车方面宣布已经完成创纪录的E轮6亿美元融资;而在今年3月,ofo也宣布完成了D轮4.5亿美元的融资。

运营壁垒或将形成

大量资本的涌入,也在帮助共享单车企业不断攻城拔寨。在采访中,ofo并未回避资本对于行业的帮助,“共享单车从本质上来说是一项重资产的生意,线上模式拼的是流量和用户,而线下拼的则是供应链。如果想要抢占市场,拥有更多的用户量,那么你必须有强大的供应链能够支撑平台车辆运营,以满足用户骑行需求,从而才能够形成正循环。供应链充足产能保证、更优的单车成本、用户体验的提升和线下城市布局及完善运营体系运行才是制胜的关键”。

摩拜方面表示,“资本是关键助力,但更重要的是企业的理念与内涵,产品运作模式,人才的吸引力以及相应的技术研发等独特优势。”

提及资本大量进入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所产生的影响,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认为,“这样的情况对竞争是有帮助的,就像有些地区500米内同时有4家肯德基存在的情况,总有一些用户需求会得到满足。资本对于这种情况是最大的推动,因为只有大量资本支持,企业才会愿意去投入。”

“可以预见的是,共享单车已经进入史无前例的淘汰期,ofo和摩拜自然是第一阵营,之后则是小蓝车、永安行,再次则是诸如‘悟空’这样的第三阵营。除了ofo与摩拜,其他共享单车想要突出重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估值与融资速度,将决定企业的生死,在ofo 30亿美元估值和摩拜20亿美元估值面前,已经难有空间。”科技蟹创始人谢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是上半场淘汰赛的壁垒。对ofo与摩拜来说,接下来比拼的就是谁的产品更为丰富,谁覆盖的城市更多,以及谁的运营成本更低。ofo与摩拜,说到底,接下来便是建立运营壁垒。”

不过,于斌对此则并不认同,他在采访中说道,“除了ofo和摩拜,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在全国铺的范围和量都比这两家要少,主要还是资金的原因,但如果资本方愿意花大量资金投入到另外一个共享单车企业,那还是有与ofo和摩拜争雄的机会。”

资本涌入“共享”各行业

事实上,近年来除了共享单车这个在短时间就有大量资本进入的行业之外,“共享”二字与资本的结合并不鲜见。在“共享”领域最初的共享出行行业中,滴滴和优步分别用巨额融资激烈竞争后,在资本的作用下合并,取得了对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占领。

而在刚刚兴起的共享充电行业中,资本的身影也频频出现。4月,小电科技宣布获得由腾讯和元璟资本领投的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初又完成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高榕资本联合领投的B轮3.5亿元人民币融资;5月4日,聚美优品也宣布将以3亿元人民币收购深圳街电科技。

据不完全统计,从3月份共享充电宝频频露面开始,到5月中旬,该行业的创业项目就已多达22个,参与的投资机构超过 38 家,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融资总额就已超过12亿元人民币。

对于共享领域备受资本市场关注的原因,于斌在采访中谈道,“从去年开始,随着网约车的高潮和今年共享充电宝的流行,共享领域得到了资本市场越来越大的关注,只要搭上‘共享’标签的企业,吸引眼球的概率比其他企业要高得多,这也是资本市场疯狂投资共享领域后的现状。”

赵宏民则认为,“风险投资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失败的接受度比较高,正是因为这种特点,资本会大胆投入开始很多人不看好的企业,比如各种共享产品。所以,资本对于新兴商业模式的萌芽到发展壮大是具有积极作用的,相反,很多保守的传统企业做了几十年单车也没有发现并推出这种模式。”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