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杉杉郑永刚4年狩猎6壳股资本术

杉杉郑永刚4年狩猎6壳股资本术

2017-06-19 01:25:4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以协议受让方式入主企业后迅速更换管理层,将股权悉数质押频推重组

□本报记者 魏度

凭借杉杉服装起家的郑永刚,除了自营实业外,更为人津津乐道恐怕是其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

6月15日,江泉实业公告称,控股股东收到受让方支付的诚意金。这也意味着,玩了3年的壳股江泉实业,郑永刚决定彻底抽身。

事实上,除了江泉实业,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郑永刚先后涉足商赢环球、中科英华、希努尔、艾迪西、江泉实业、新华龙等6家壳公司。而申通快递169亿元借壳艾迪西的背后,郑永刚赚得盆满钵满,截至6月16日,浮盈近10亿元。

纵观郑永刚的炒壳资本术,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有这样一条路径:即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快速入主,迅速更换管理层,将股权悉数质押,推动重组,。

然而,在IPO常态化下,壳资源生态已悄然生变,曾玩转追壳、囤壳、卖壳游戏的郑永刚开始转向。

一个值得关注的消息是,郑永刚的资本已经北上。今年3月,龙江交通混改,郑永刚斥资11亿元捧场,并晋升为第二大股东。

6月16日,一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综合目前的消息看,郑永刚的资本运作模式已经改变,如果炒壳难度持续,不排除其从壳股彻底抽身的可能。

江泉实业经历5次卖壳

郑永刚获利4.67亿抽身

玩了3年的壳股江泉实业后,郑永刚决定彻底抽身。

6月15日晚间,江泉实业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顺辰已收到上海超聚支付的诚意金,这表明郑永刚出让江泉实业控制权正按预定的计划推进。

回溯公告发现,郑永刚从江泉实业抽身较为果断。今年5月24日下午,江泉实业停牌,称宁波顺辰筹划控制权变更事宜。6月8日深夜,江泉实业公布了接盘方。公告称,当日,宁波顺辰与上海超聚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书》,拟将所持江泉实业6840.32万股股份(占比13.37%)转让给上海超聚。股权转让完成后,江泉实业实控人将由郑永刚变更为刘岩。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6月10日,郑永刚通过投资平台宁波顺辰投资以协议受让方式从华盛江泉手中接过江泉实业控制权,持股比13.37%,代价为5.93亿元。

郑永刚接盘江泉实业后立即宣布将筹划涉及江泉实业重大事项,股票继续停牌。

事实上,江泉实业是一家壳公司。2014年至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从6.66亿元下降至2.62亿元,而净利润在2014年亏损0.17亿元,2015年亏损3.40亿元。去年勉强扭亏为盈,顺利保壳。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郑永刚接盘江泉实业后频频推动重组,从2014年至今,江泉实业已经历了5次卖壳。

2014年9月,唯美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曾想借壳江泉实业,后因唯美度部分股东对盈利预测补偿提出异议而终止。

郑永刚入主的第二日,江泉实业就宣布停牌重组。两个月后,重组标的浮出水面,香港主板一家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公司拟分拆并借壳江泉实业。不过,因为涉及两地相关法律法规,交易较为复杂,重组终止。但江泉实业迅速将重组对象更改为上海爱申科技,这一次,也因交易双方就部分条款及交易细节的安排未能达成一致而宣告失败。

去年,重组对象为瑞福锂业,交易价格22亿元,通过资产置入与置出,江泉实业切入新能源产业链。后来,重组预案几经修改,再也没有消息。直到今年5月,又到“卖壳”季节,江泉实业有了新动向。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股权转让价位15.5元/股,较停牌前一日7.42元溢价109%。一旦交易完成,郑永刚将获利4.67亿元。

溢价出让控制权立即招来交易所问询。对此,江泉实业回复,本次股权转让定价与上市公司股票二级市场的定价机制不同,具有一定差异,是正常的市场行为。

狩猎6只壳股,艾迪西身上大赚10亿

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郑永刚狩猎壳股,并已形成一条倒壳路径。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郑永刚通过其掌控的投资平台先后入股宁波银行、大元股份、中科英华、希努尔、艾迪西、江泉实业、新华龙等多家公司。在中科英华身上,郑永刚只能算战绩平平,而对于艾迪西,可谓较全面体现了其倒壳的高超财技。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郑永刚入主中科英华,随即推动重组。在其操盘下,击败了西藏发展等多家竞争对手,开始对厚地稀土的收购。遗憾的是,重组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

2014年底,郑永刚开始减持中科英华,2015年6月,其将最后不到5%的股权转让给诺德系公司(中科英华后改名为诺德股份),清仓离场。

相较中科英华,郑永刚运作艾迪西则惊艳了资本市场。

2014年11月27日,郑永刚旗下的坤为地全资子公司泓石投资刚刚成立一周,就出面以14.42元/股受让艾迪西原控股股东26.98%股份,郑永刚由此成为艾迪西实控人。

艾迪西也是一家壳股,郑永刚入主后7个月,就筹划艾迪西重组。不到一月宣告失败,但间隔不到一个月,再次启动重组,拟将卖壳给海南星华集团投资公司。不久后,艾迪西又公告更换了重组对象,即正在谋求上市的申通快递。

申通快递借壳的步伐迈得很快,2015年12月,重组方案就确定下来,申通快递作价169亿元。去年12月,艾迪西更名为申通快递。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目前,郑永刚通过泓石投资持有申通快递8950万股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按照6月16日收盘价25.37元计算,郑永刚在艾迪西身上大赚9.80亿元。算上年度分红,获利达10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郑永刚有一条倒壳路径,即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入主壳股,迅速更换管理层,悉数质押股权进行融资,频频推动重组。

在艾迪西身上,郑永刚入主后质押的股权占其持股数量的96%。今年5月,因为申通快递股价下跌,郑永刚两次补充质押。而在江泉实业身上,郑永刚将其所持的13.37%股权全部质押。在新华龙身上,郑永刚未质押的股份仅为0.02%。

11亿驰援国资混改,郑永刚启动换仓

抽身江泉实业之后,郑永刚的资本运作风格开始转向,并启动了换仓之旅。

资料显示,从去年11月至今年3月,郑永刚通过旗下宁波炬泰两度受让新华龙28.7%股份,共耗资约16亿元成为控股股东。今年5月,宁波炬泰继续增持新华龙,目前持股比已达到30%要约收购红线。

入主新华龙后,郑永刚也在第一时间启动重组,向第三方收购资产,拟收购两家手游公司和一家媒体广告经营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以来,监管层对并购重组的审核趋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态将严管“三方交易”,即向一方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同时(或随即)向非关联的第三方“跨界”购买大体量资产。在此背景下,新华龙终止重组。

壳股重组终止,郑永刚并未停止资本运作。今年1月,龙江交通控股股东黑龙江省高速公路集团公开征集股权受让方,3月24日,郑永刚旗下的元龙景运以约11亿元受让龙江交通18.69%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在A股换仓,在港股的平台却在扩容,去年,杉杉股份启动分拆服装业务及融资租赁业务,拟赴香港上市。今年5月23日,富银融资股份正式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杉杉品牌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去年11月已经获得证监会批复,其港股IPO进程还在推进中。

目前,郑永刚旗下拥有服装、新能源、类金融、创投等多种业务,但这些业务并未注入上述壳股中。

一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去年以来监管趋严,壳资源贬值等特征明显。在其看来,未来在一些壳股身上,郑永刚如果不抽身的话,很有可能将手下资产选择性注入。

6月16日,就郑永刚的杉杉系战略布局变化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致电杉杉控股,一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