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神雾环保关联方3年贡献超6成营收

神雾环保关联方3年贡献超6成营收

2017-06-12 06:56:5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关联方乌海洪远贡献营收占总销售额41.18%,叶檀向本报坚称“时间会证明一切”

□本报记者 沈右荣

“对于神雾环保及神雾节能这两家公司暂时不想再说什么”。6月7日,面对长江商报记者的采访,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坚称:“时间会证明一切”。

事情源于日前叶檀发表的一篇质疑文章,内容称“神雾集团是总指挥,旗下子公司就像一枚棋子,服从命令,关联交易,玩转江湖”。文章一出,便让神雾环保(300156.SZ)这个在股市中“圈粉无数”的明星企业深陷争议。

长江商报记者采访发现,神雾环保营收主要依靠关联交易来支撑。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公司产生的关联交易合计达32.21亿元,占近三年营收总额49.76亿元的64.73%。而与之产生关联交易的主要是神雾集团旗下子公司、参股公司等,总计至少有7家。

依托关联交易,神雾环保向市场交出了一份份靓丽的财报,营收和净利接近翻倍增长。二级市场上,股价涨势如虹,更名以来,股价最高涨幅超过7倍。

对于关联交易的质疑,神雾环保解释,部分项目公司在筹备前期由神雾集团或神雾环保持股,主要是为借助集团实力“推动项目审批”。

针对市场各方反应,长江商报记者分别向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并未获得回复。

神雾集团被质疑关联交易,

市值一天蒸发57亿元

事情先要从叶檀说起。

5月24日晚间,“叶檀财经”微信公众号一篇名为《神雾集团:对不起贾布斯 我用你的套路 实现了你的梦想!》的文章,甫一发布便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文章指出,神雾环保利用关联交易实现业绩增长套路、质疑神雾节能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过高等问题。

质疑文章一出,两家公司的股价应声而落。5月25日,开盘20分钟,神雾环保就躺在跌停板上,全天未能翻身,而神雾节能也在开盘21分钟时跌落至跌停板,随后虽然有过挣扎,但未逃脱跌停命运。数据显示,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两只股票跌停,市值一天蒸发57亿元。

实际上,最先有所反应的不是当事两家公司,而是招商证券研发中心董事、环保行业首席分析师朱纯阳。

公开消息报道,朱纯阳连夜赶写文章,在凌晨6点将文章发在微信公众号上,一一驳斥叶檀观点。朱纯阳称,早从今年3月起,就多次强烈推荐“神雾双雄”,调高神雾环保目标价至62.75元/股,神雾节能目标价格也由2016年的40.8元/股提升到60.9元/股。

紧随朱纯阳之后的是华夏基金,相较而言,华夏基金的回应要温和得多,称跟踪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已有较长时间,上市公司本身从未否认过关联交易,所以不存在隐藏和欺骗关联交易的情况。

与此同时,深交所也在第一时间发函问询。5月26日,神雾环保、神雾节能紧急停牌。

10天后,两家公司回复询问函后,实控人吴道洪及公司董监高火线耗巨资增持。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6月9日,两家公司股价结束了此轮下跌,调头向上,其中,神雾节能的股价38.20元,超过了停牌前的33.27元。

净利营收逐年递增,前五大客户多现关联方身影

备受市场诟病的关联交易,几乎成为神雾环保业绩的重要支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神雾环保前身是天立环保,2011年1月7日上市。从2013年四季度开始,天立环保开始巨额亏损,一直延续到2014年一季度。当年3月28日,天立环保筹划控股权转让事宜。紧接着,天立环保原控股股东王利品便对外宣称其因个人其他投资需求,曾向神雾集团全资子公司北京万合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借款,已无力偿还,并计划以司法转让的方式进行偿债。当年5月,北京万合邦获得天立环保控股权,持股比例为19.79%。

万合邦控制天立环保后,便更改公司名称和经营范围。半年后启动重组计划,谋求旗下资产北京华福神雾工业炉有限公司的上市。

上市后,神雾环保业绩出现“大跃进”增长态势。2014年至2016年,神雾环保营收为6.36亿元、12.15亿元、31.25亿元,2014年增长了1.29倍,2015年接近翻倍,去年更是增长了1.57倍。对应同期的净利润为0.93亿元、1.81亿元、7.06亿元,而2013年是亏损1.65亿元。

神雾环保的靓丽业绩背后,关联交易立下汗马功劳。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神雾环保前五大客户中,多次出现关联方身影。

2014年,神雾环保未具体披露前五大客户销售情况,但关联方北京华福神雾工业炉(现为全资子公司洪阳治化)和江苏省冶金设计院(神雾集团全资子公司)合计贡献1.61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25.31%。2015年,关联方新疆胜沃能源和北京华福工程成为神雾环保第一、第四大客户,贡献6.05亿元,占当年营收的49.79%。

去年,神雾环保的前五大客户中,关联方乌海洪远、新疆胜沃能源及包头博发分别位居第一、二、四大客户,分别贡献12.87亿元、10.36亿元、1.32亿元的营业收入,合计达到24.55亿元,占去年营业收入的78.56%。其中,仅乌海洪远就贡献了12.87亿元的营收,占了公司销售总额的41.18%。

而借壳上市后的近三年,神雾环保创造的营业收入总额是49.76亿元,关联交易贡献的营业收入达到32.21亿,占比为64.73%。

二级市场上,神雾环保的股价节节攀升。2014年停牌筹划控制权转让时,股价为11.15元,如果以今年3月23日最高价37.68元为准,复权后计算,涨幅高达735.79%。

 ◎新闻链接

 “叶檀财经”发文质疑神雾集团

对于神雾环保,叶檀说:没有现金流支持的净利润都是瞎忽悠。2016年,神雾环保净利润7.08个亿,但是经营性净现金流才2.18个亿。

而对于神雾节能,她说神雾节能2016年的业绩主要靠印尼大河镍合金有限公司一家撑起,贡献了6.37亿营收,占全年总营收的比重高达73.66%,并且这家公司比较傻,贡献的毛利率也比境内高39.77%。但是呢,虽然贡献了这么多业绩,这家公司就是不付钱,欠款高达5.12亿,占所贡献营收的80.38%。

关联交易或难剪断

作为神雾环保业绩重要支撑的关联交易,或难以剪断。

在神雾环保的诸多关联交易中,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金主”,即乌海洪远,也就是去年11月18日改名的乌海神雾煤化。

公告显示,今年3月,神雾环保全资子公司洪阳冶化中标乌海洪远的项目,金额为59.48亿元。而在去年6月,双方已签下24.25亿元合作项目,两项共计83.73亿元,这一金额是神雾环保去年31.25亿元营业收入的2.68倍。

公开资料显示,乌海洪远成立于2015年9月24日,去年6月21日,神雾环保将乌海洪远90%的股权作价5400万元转让给前海恒泽荣耀(基金管理公司)。不过,目前查到的资料显示,乌海洪远的第一大股东并非恒泽荣耀,而是成立于去年7月份的长新衡盛投资,持股83.11%。在长新衡盛投资的股东中,神雾集团是重要一员,持股29.88%。同时,还有一名股东上海神衡投资,其是神雾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持股0.2%。

针对市场质疑的关联交易,神雾环保解释,部分公司在项目筹备前期由神雾集团或神雾环保持股,其主要原因是为借助集团实力“推动项目审批”。

神雾环保将这种商业模式称为“创新型工业类PPP”,具体流程是,神雾环保或神雾集团分别通过产业基金、直接投资等方式参股项目公司,由公司作为工程总承包与技术服务提供方,再引入包括地方国资、产业资本及金融资本等。如上述乌海洪远就是由这种模式成长起来的公司。

按照神雾环保的解释,在这一商业模式下,神雾环保像是在夺“自己的标”,从立项到工程全部参与。而在利润上,与其他PPP类项目不同,主要从工程建设而不是工程后续运营中产生。

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这一商业模式对战略投资者和银行贷款等融资较为依赖。另外,相较其他PPP模式中有后期运营的固定收入作为后盾,神雾环保的PPP模式,对资金运营、工程建设的要求更高。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