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财富的魅力就是能推动喜欢的事业

财富的魅力就是能推动喜欢的事业

2017-05-15 01:12:48 来源:长江商报


4月9日武汉马拉松赛期间,由高德红外董事长黄立提供的GDU普宙无人机,全程进行“天眼”监测服务。


财富只是一种符号,对于自己而言,就意味着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长江商报消息 从“网红”经历谈到接班人,高德红外董事长黄立接受长江商报独家专访——

总编按语

历经18载寒暑,高德红外在黄立的带领下崛起于武汉光谷,成为华中地区高科技上市公司的一张靓丽名片。从2010年上市到2014年获得“某类系统总体研制资质”,再到今年3月跻身“福布斯2017中国潜力企业榜”前十强, 高德红外心无旁骛,矢志扎根细分领域,细化优化产品,体现了大数据时代下的当代中国工匠精神。

那么,一介书生、年过五旬的企业灵魂人物黄立,究竟是如何带领团队完成企业的华丽蜕变?如何在数十万家科技公司中突破成长瓶颈和行业壁垒脱颖而出的呢?通过长江商报这次独家专访,我们试图在财报数据和市场逻辑之外,从黄立的个性、格调以及朴实生活态度等方面,进行一次题外解读。

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中,拥有数以亿计财富的企业太多,但不是每个企业的领军人物都能有耐心坚持科技创新,也不是每个企业家都能以淡泊财富的责任心态去追求自己所热爱的事业。 

文/姚海鹰

□本报记者 郑玮实习生 李转转 方楠

毫无疑问,两度问鼎湖北首富的黄立,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一个清新另类。

“没想到参加个节目会产生如此轰动效果,这说明公众对企业家的形象太脸谱化。”5月9日,黄立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他坐姿端庄,白衣、黑裤、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时而微笑,显得文质彬彬。当与记者谈到近期因唱歌成为“网红”时,他似乎显得有些疑惑,但旋即对公众的喜爱恍然大悟。

谈到事业,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黄立自谦“开了两个小公司”,一个是上市公司高德红外(002414.SZ),市值超百亿;另一个是普宙飞行器,在今年的武汉马拉松中,成为“空中天眼”,构筑了一张无形的安全网。

专访中,黄立毫不讳言有关财富、生活和接班人的话题。

对生活,黄立一直钟情于足球、羽毛球这种很“土”的锻炼方式。对财富,他认为只是一种符号,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可以通过金钱的力量去推动自己喜欢的事业”。对自己的儿子,他完全地“放养”,表示不会勉强儿子接班,只要求他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就行。

谈及中国当前的企业家们,黄立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企业家应该对生活抱以年轻心态,不要给自己设置太多的条条框框,要阳光开朗,充满正能量,应尝试多种生活方式,尽可能让自己的人生更为丰满丰富。

一次天津出差的偶尔登台

让工科男变成万人迷“网红”

让黄立成为“网红”,源于今年4月一场《快乐男声》的海选。

当天,芒果TV播放的《快乐男声》天津分赛区海选现场视频,参选选手01409号正是以100亿的个人资产入选2015全球富豪榜的黄立,现场,黄立演唱了两首曲目,当场获得晋级。

事后,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当时,黄立正好在天津出差,在同事撺掇下,觉得好玩就顺道去了海选现场,而视频一出,对黄立的关注度就居高不下。

“为什么‘小鲜肉’能去唱,我们这些大叔就不能去唱呢?而且这本来是个正能量的事,唱的都是挺好的歌,我看那些评委也都挺欢迎的,对我评价也不错。”说到这里,黄立表示不解,“我没有想到会成为一个网红,但反倒成为一个网红,这个事情本身值得思考。”

黄立合了合手指,换了个坐姿,似乎是想刻意强调,“我们每个人,都会生活几十年,或者近百年,日子总是都要过,所以希望能过得精彩一些,唱歌也好,玩也好,希望去做一些有品味有趣味的事情,这就是对人生丰富的一种解读。”

对于爱唱歌这件事儿,黄立曾以一首年会版的《贝加尔湖畔》享誉圈内,他说这是“理工累了,文艺一下”。

自2010年起,黄立就在公司年会上唱过歌,做过主持,跳过华尔兹,他说自己虽是工科男,但在大学担任过文艺委员、团委书记和学生会主席,至今他还被华科大校友们亲切称为“大师兄”。

“只要是正能量,能丰富我们人生,提高人生价值和品味的,我觉得都可以接受,形式不重要。”黄立认为,外形年轻的秘诀在于心态年轻,心老了才是真老了。

在公众需要时提供技术支持 成高德红外和无人机的创业动力

从“爱玩儿”延伸出来的无人机黑科技,被黄立当成二次创业。

在今年的武汉马拉松上,黄立带着的GDU普宙无人机可谓赚足了眼球,为汉马构筑了一张无形安全网。

“即使在雾浓、能见度低的情况下,也可以看得非常远,甚至可以从汉阳清晰地看到武昌。”在向长江商报记者描述马拉松当天的情形时,黄立说,“当时在龟山电视塔上面,我们装了一部无人机,可以观察到整个长江大桥的情况。”

黄立介绍,与一般“极客”玩的无人机不同,他们团队研发的是结合了红外技术的普宙无人机,增补了空中天眼——无人机红外侦察,无论是在有雾还是能见度不好的情况下,都可以进行清晰的拍摄;此外还配备了远距离长焦镜头,即使无人机不动,也可以看到几公里外的目标,所有这些优势都是传统摄像设备无法完成的。

能在公众需要的时候,提供技术支持,黄立认为这就是企业的责任。

“非典来的时候,公司也不知道里面有商机,只知道把家里、仓库里工业用的热像仪全拿出来,并且把公司所有能派的人都派去帮助检测”。黄立回忆,当时公司很小,整个不到一百人,公司员工除了在武汉市,还派往了北京,包括机场和码头。“我们也觉得应该去服务,就把仅有的库存,估计十几台机器全搬出来,但那肯定没办法应付整个局面,后来有人说,你们赶快生产,我们来买。”不到一个月,公司订单迅速增加,高德红外在服务社会的同时,也获得了回报。

“高德红外是我初次创业,无人机就算是二次创业。”两相对比,黄立认为,相同的是,自己一直保持着一颗不断创新的年轻心态。如今,黄立将自己的“创新习惯”运用到无人机上,比如嫌无人机不好携带,他造出世界第一款折叠式无人机,只有A4纸张大小的无人机实用性更强,得到了市场的一致认可。

“现在的无人机不是折叠型的都不好意思了。”黄立说,通过普宙不断的创新尝试,未来无人机还可能会有新的形态出现,甚至于成为艺术品或者收藏品。

说到此处,黄立的表情显得坚毅而淡然,转头看向窗外洒下的阳光。

有财富可做自己喜欢的事 不勉强儿子接班只要他对人生负责

在无人机项目上,黄立始终将自己定位为一位科技研发者,几乎每天都会提出新想法,去年,仅黄立提出的专利,就不下五十件。

这种对科研的爱好,源自于读书时代,那时,黄立和班上大多数理科男孩一样,梦想成为科学家,长大能拿诺贝尔奖。

黄立向长江商报记者笑称:“那个时候,小男孩的梦想更虚幻些,也不管诺贝尔奖就那么几个,哪是那么好拿的。”

事实上,相比唱歌、主持等,黄立最大的爱好实际上是创新和科研,如今看来,黄立自己所取得的成就与启蒙于幼童时的梦想总体一致。

黄立认为,年轻时,梦想更虚一些,毕业以后,工作中的梦想就定得更实际些。与学生时代想一想不同,真正的创业是每天要花钱,失败就有可能倾家荡产。所以,他向当前正在试水创业创新的年轻人建议,创业一定要把所有问题想清楚,即便是这样,也不排除风险的存在,梦想只是梦想,现在更多应该是设想,是基于现有条件下的全方位考量。

对于财富,对于生活享受,黄立有着自己的理解和顿悟,他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你看,我穿的也不是什么名牌,生活简单,老实说,连高尔夫等高消费活动我参与的都比较少,我还是喜欢足球、羽毛球这种很‘土’的锻炼方式。”

黄立认为,财富只是一种符号,对于自己而言,就意味着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方无人机的创业,一丢进去就是两个亿,如果没有财富,就没办法实现团队组建,包括对红外技术的高额投入,如果没有钱,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技术成果。”黄立如是阐述自己的财富观,他的眼睛在此刻显得清澈而温和。

对于下一代,黄立完全抱以“放养”态度,他认为,要按照下一代的天性来,比起事业心,他更看重的是品质,要阳光开朗,充满正能量。“小时候,因为工作也偶尔带儿子到实验室玩,但没有刻意培养他在科技领域的潜质。”

让黄立欣慰的是,如今儿子对科技的敏感和天资不亚于自己,对于接班的事情,黄立表示不勉强,只要他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就行。

财富只是一种符号,对于自己而言,就意味着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