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估值下滑监管升级 资本冷对银行股权

估值下滑监管升级 资本冷对银行股权

2017-04-24 02:21:2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上市银行PE估值从7.07倍降至6.53倍,金融资本套利空间越来越少

□本报记者 但慧芳

“看起来很美”的银行股权,正受到市场的考验。

“从去年底持续到今年初比较火的银行股权正在降温”。4月20日,一位从事股权投资的私募管理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透露,“监管层对银行股东有要求,现在不是有钱就能成为银行的股东。”

事实上,资本市场对银行股权的价值一直保有冷静。长江商报记者采访多位股权投资人士和资本并购人士发现,银行股权因估值低、不良率高企,在机构投资者眼中,不再“炙手可热”;而实业企业投资银行的“热情”,也在逐渐回归理性。

“银行准入门槛总体来说在下降,实业企业受到认知限制可能觉得银行更赚钱。”4月22日,一位股权投资高管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金融行业风险一般比较大,核心资产是人,特别是专业的高管人才,半懂不懂经营银行可能会面临更大的考验。

该人士建议,从根本上解决银行不良等问题,是要规范经营,从城商行到民营银行,均是需重视风控规范标准化的重点领域。

千万本金可投银行,股东准入或受限

进入三月以来,从事私募行业的王先生发现从去年底持续到今年初的银行股权投资热正在降温。

“有买入的,也有退出的。买入的一方主要是考虑到现在融资难,银行还是比较赚钱的行业;退出的一方则是考虑到银行经营的风险会越来越大”。王先生称,今年3月以来监管层对股东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少以前对银行股权有兴趣的人士现在开始变得谨慎。

长江商报记者采访多方人士获悉,目前城商行引资入股的情况较为普遍,相比此前“高高在上”的姿态,大约千万左右本金就可获得几百万股银行股,在投资圈内不算高门槛。

同时,民营银行“扩容潮”还在延续。统计数据显示,目前8家开业的民营银行股东名单中,至少涉及16家上市公司;获批及筹建中的民营银行则合计涉及至少40家上市公司。

Choice数据显示,目前涉及参股银行概念的上市公司达143家,包括矿产、煤炭、电力、文化、医药、机械、电子等多个行业。

今年4月以来,上市公司现代投资、同德化工、好想你等,分别发布参股、增资银行的公告。同德化工称,公司为提高企业的整体竞争实力和抗风险能力,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给投资者创造更大的收益,根据公司的实际情况,拟出资不超过2.4亿元,参股筹建山西河曲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市场上股权流动活跃的主要是城商行,在实操中,遇到不少城商行寻找入资方扩充资本金的情况。”近日,一位不愿具名的股权投资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上述私募人士王先生也表示,其圈内进行银行股权交易的多为城商行股权,在收益回报上一般,并不算特别抢眼。

不过,近期监管层密集出台的对于银行股权持股情况的规范,使得此前热捧银行的投资方对银行股权投资更为谨慎。

根据《中国银监会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 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强调加强股东的准入审核和行为监管,穿透识别并审查银行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所有权人的资格,从严管控其行为。坚决打击各类规避股东资格审查,利用控制权不正当干预经营决策,通过关联交易获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

而在近期银监会召开的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会议再度强调要着力强化股东监管,包括强化股东资质审查、关联关系审查和资金来源审查,加强股东准入监管,强化对股东行为的持续监管,严禁不当干预经营决策,严禁通过关联交易获取不当利益,强化股东授信审查,防止套取银行资金等。

估值持续下滑,银行股权投资价值难现

多位投资机构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目前机构方对银行股权的兴趣不大,多是实业企业热衷于布局金融板块,参股入局银行业。

有专注股权投资的保险资管人士称,目前机构普遍认为银行不良高企风险大,且退出存在不确定性,市场估值普遍较低,随着利率市场化,银行越来越获得高额收益,套利空间越来越少,银行股权对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不再。

东吴证券银行行业周报研报显示,2017年上市银行(剔除次新股)的PE(市盈率即利润收益率)值仅为6.53倍,相比于2016年的7.07倍,出现进一步下滑;其中,PE估值最低的是国有银行,目前仅为6.27倍,而在2016年PE估值还在6.53倍的水平。股份制银行PE估值为6.33倍,在2016年则为6.78倍;市场活跃的城商行2017年PE估值下降至8.90倍,相较于2016年9.61倍下滑明显。不过,银行次新股和农商行2017年PE估值仍维持在较高的水平。数据显示,2017年银行次新股PE估值为26.11倍,较之于2016年的25.95倍出现微幅上升趋势;2017年农商行PE估值则上升至38.75倍的水平,比2016年的38.00倍有所提升。

招商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以来,整个银行行业PE估值就在5倍上下波动,PB(市净率,指每股股价与每股净资产的比率)不足1倍。国金证券称,3月银行板块PB估值高位回落,月底估值最低已经回落至0.89倍的水平,较二月底的高点已经回落近4个百分点,较二月份平均0.92倍的动态PB,出现下滑趋势。

事实上,类比资本市场动辄数十倍、近百倍的估值水平,银行股总体来看处于低估值区间,且呈现进一步走低的趋势,市净率更是反映银行在二级市场的实际交易价格也并不乐观,“较难获得较高的超额收益”。

不过,对于产业资本来说,银行股权投资价值却不仅仅局限在财务投资带来的回报上。

“银行是实业机构布局金融最便利的标的和切口,”有股权投资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透露,“像海航、复星、万达等产业‘巨头’,银行能和主业协同,也有实力控制风险;地方性龙头也可以参与当地城商行出资入股。”

多位股权投资人士称,对于实业机构,布局银行更多是基于方便贷款、关联交易和资本腾挪等出发点的考虑。

“对于实业企业,经营银行可以进行产融结合,利用银行资金来反哺自己的产业。单纯就投资价值来说,因为银行估值并不高,财务投资回报意义不大。”近日,一位长期参与重组并购的资本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

投资风险系数不减,

银行经营风控待加强

对于上市公司持续布局农商行、城商行的原因,上述并购人士称,除产业协同、关联交易之外,更多可能是基于做金控集团的目的考虑。

行业人士认为,在优质资产面临“资产荒”的背景下,企业投资银行股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深入开展综合金融服务以及优化资产配置。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投资的初衷在未来可能发生变化,还包括监管导向、优质资产供需情况、险资资金成本、交叉金融服务发展速度、现有大股东之间的契合度、二级市场估值以及银行股权结构特点等。

“银行比例多较为分散,比例近似的大股东之间有相互制衡的作用。”该人士认为,关联交易虽然较容易“踩线”,但可能有较为合规的形式进行操作。

不过,在机构股权投资人士看来,摆在银行股权投资市场面前最大的门槛是监管和经营规范的双重考验。“不良资产虽然在企稳,但一直很难解决且很难消化,这是投资机构最为关心的。”

此前,有农商行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因为“盘子小、风险大”,银行一直在风控上着重把关,生怕出现哪怕一笔大额坏账,这对银行利润乃至资本准备金都是不小的冲击。

“对民营银行股权投资也较为慎重,因为民营银行管理和风控方面有待加强,利润回报上暂时不明显。”上述私募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对于有银行股权投资意向或已经入股银行的企业,多位人士表示,监管规范是约束银行业“野蛮生长”的准绳;此外,银行自身如果对风控标准不严,受外部环境影响大,则经营银行的风险会进一步提升。

有股权投资人士表示,随着监管越来越严格,银行业套利空间会越来越少,银行业投资经营还是应该落脚到风险经营上。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