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从小记者到大老板 一年融资几个亿

从小记者到大老板 一年融资几个亿

2017-02-08 07:35:3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

“中国是创业的热土。”在位于北京中关村768园区的摩拜单车办公区,胡玮炜坐在印有“mobike 摩拜单车”字样的背景墙前,多次提到这句话。灰色毛衣,黑色条绒裤,搭配酒红色的长袜和跑鞋,乌黑的长发自然地垂在两肩,让你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的“80后”女孩儿,或许和你想象中创业者的形象十分不同。

在双创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创业。“从事汽车媒体10年,同时接触科技有四五年,个人的经历让我思考未来的出行会是什么样呢?”说起自己的创业经历,胡玮炜说,“我也买过自行车骑着上下班,但是搬来搬去很不方便,个人出行能否实现交通工具的复兴?随时随地获取是我的需求。”

“它叫摩拜,英文名mobike,我把它放在街头,人人可用,随处可得,而且只要一块钱就可以骑走。”胡玮炜说,从2014年底有了这个想法到2015年初注册成立公司,两年时间里,她费了很多精力,找投资、自建工厂、自己组建研发团队,生产出一款智能共享单车。

A

投身单车事业

2016年,共享单车一不小心成为了那个站在风口的项目,其中摩拜单车一年之内融资数亿美元,其投资机构更是包括红杉资本、高瓴资本这样的一流投资机构以及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其背后创始人胡玮炜也因此走到了公众视野中。

胡玮炜1982年出生于浙江东阳,父母经商。2004年,她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做了近十年的媒体汽车记者。而从汽车记者转型科技记者后,胡玮炜感觉汽车行业会发生巨大变化。在极客公园老板的支持下,她辞职并创办了一个叫极客汽车的科技新媒体。

2014年的一天,胡玮炜一个在奔驰中国设计中心工作的朋友告诉她,未来的个性出行工具会有一波革新潮流。蔚来汽车的董事长李斌问她,有没有想过做共享出行项目。

“我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我立刻就说我想做这件事,然后李斌就投资了我。”胡玮炜说,她在国外看到过类似的项目,而且作为用户,对国内公共单车的痛点有深刻体会:车子不好看,办卡很麻烦,取车还车要到固定地点。

胡玮炜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但张鹏看着她说,你疯了吧,这是一个太大的坑。张鹏当时提出最大的异议就是,摩拜单车的自行车肯定会全部都被偷光,所以不如单点突破。

能不能做一款无固定桩、随取随还的共享单车?胡玮炜迅速组建了团队,把之前在福特做技术的一个朋友拉过来作为合伙人。

B

站在用户角度考虑细节

产品设计好了之后,摩拜开始找生产商。一开始找的是一些传统自行车公司,但这些公司要么缺乏足够诚意,把摩拜当“菜鸟”来糊弄,提出的一些配件价格远超市场水平,要么积极性不高。胡玮炜的那几点要求,相当于革新了自行车,对传统厂商来说,意味着要重新调整生产线、培训工人及重构供应链和质量标准。

在设计自行车的时候,胡玮炜提了几个要求:一是实心轮胎,不用担心爆胎;二是没有链条,不用担心掉链子;三是车身要全铝,不用担心生锈。在经过好几轮的设计比较后,最终,一个爱好骑行的汽车设计师的设计方案被采用。

于是胡玮炜尝试跟“攒电脑”一样,到市场上去找人组装。她来到位于天津的北方最大自行车市场,发现里面什么配件都能找到,但依然找不到一家愿意跟摩拜深度合作的公司。

最后,胡玮炜被迫下决心自己成立一家工厂来生产自行车。

C

激活自行车行业的创造力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博士第一次到访摩拜公司,选择‘地铁+摩拜单车’的方式,他说,摩拜最酷的地方,是让很久没骑车的人重新开始骑车。”胡玮炜说,去年G20科技创新部长会议期间,加拿大科学部部长邓肯女士了解摩拜单车后,激动地表示,很开心能看到中国的年轻人在做这么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每辆车都有GPS定位,手机打开就能找到离你最近的车,扫码开锁,随骑随走。从依靠骑行充电的经典版到利用太阳能充电的lite版,依托“智能锁+大数据”,摩拜一直行走在创新的路上。“摩拜首先是一个科技公司,在共享经济的时代为大家提供无桩智能公共自行车。”胡玮炜说。

从最初一天生产300辆到现在生产上万辆单车,摩拜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共享单车运营平台,也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物联网运营平台之一。胡玮炜对中国制造充满信心。“没想过会这么快!最大、最全的自行车产业链全在中国,没有中国工厂的基础建设,没有各类人才的加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原创设计是做不到的。”自行车行业创造力被激活了,也带动了中国物联网在新领域的尝试和应用。

现在不少城市已经新增了自行车停放点,设立了摩拜单车推荐停放点,向自行车友好城市的方向发展。而摩拜单车首创的“摩拜单车社区”概念,将推动摩拜单车与社区物业团队进行深度合作,通过社区硬件及服务建设,共同提升社区绿色、环保、人性化体验,让社区住户能更好地享受健康、时尚、环保的出行服务。

D

城市微观运营里的门道

如今,摩拜单车已经很流行,但市场虽大,蛋糕却不好啃。

运营以来,摩拜的单车经常被偷,有的则被捡垃圾的人扛走卖到废品站。还有人把单车骑到小区,甚至自己家里,供私人使用。有的骑到停车场或者火车站候车厅,造成单车要么被城管收走,要么因为位置太偏,后续用户找不到车,导致单车变成“僵尸车”。还有一些黑摩的和黑三轮,觉得自己的生意被摩拜抢了,派人把摩拜上的二维码撕掉或者喷上黑漆。

为此,摩拜出台了信用分规定:乱停一次扣20分,如果你的分数低于80分,用车成本按照半小时100元计算;你可以通过拍照举报他人违停获赠信用分,到达80分以上,将恢复1元/半小时的价格。

摩拜80%的用户是80后和90后,70后占10%以上。这些用户正在深度影响着摩拜,甚至涌现出一批举报违停的“摩拜猎人”。

这些现象让胡玮炜很兴奋,她认为以后摩拜很可能激发出用户身上的其他情感元素。但她说,摩拜目前还不知道怎么把用户和摩拜的这些“化学反应”运营起来。

不过,捕捉和运营这些“化学反应”对摩拜来说至关重要。如何从这些人身上探索出更多的可能性,是未来摩拜的商业模式和产品模式的想象空间所在,也是摩拜生态圈搭建的最底层基础。(本报综合)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