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天蓝、地绿、水清“湖北梦”是最大实惠

天蓝、地绿、水清“湖北梦”是最大实惠

2017-01-23 01:04:5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专家学者热议长江生态建设的“湖北担当”——

□本报记者 郑玮 张衡 周舜尧 李璟 刘迅

“《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大力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了要科学利用长江水资源、严控和治理水污染、加强流域综合整治、加强水生态修复,促进岸线有序利用和绿色低碳产业发展,更加侧重于生态保护。”湖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胡弘弘介绍,长江水资源保护须坚守“三条红线”。

1月21日上午,湖北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高票通过了《决定》,对此,不少相关领域专家学者热议长江生态建设的“湖北担当”,建议坚守长江水资源保护“三条红线”,促进岸线有序利用和绿色低碳产业发展,引导和支持社会公众积极参与对长江生态保护工作中,努力形成“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社会参与、公众监督”的共治格局。

长江生态综合施治力度空前

胡弘弘介绍,《决定》提出了要坚守长江水资源保护的“三条红线”(长江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红线、用水效率红线、水功能区纳污红线),强化三峡库区、丹江口库区、清江库区、漳河库区以及洪湖、梁子湖、龙感湖等重点湖库的保护。对尚不具备开发条件的长江岸线资源提出了要划为“保留区”。

《决定》还强调了要突出源头治理,推进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建立统一公平、覆盖所有固定污染源的企业排放许可制,同时,坚持“对表调校”,对现有涉及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各类区域规划和行业规划作出修改调整,实现长江经济带自然生态空间的统一规划、有序开发、合理利用。

另外,《决定》围绕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提出了全方位的综合整治目标,生态保护对象涉及水、大气、土壤,形成“三位一体”立体保护。保护手段有科学利用、主动防控、污染治理、总量控制、生态修复、分区管理、优化布局、节能减排、结构调整等。保障措施上有法治保障、规划引领、政府主导、创新驱动、市场配置、责任追究、全民共治等,综合施治力度空前。

胡弘弘认为,《决定》提出要建立统一高效、联防联控、严格问责、终身追责的生态环境监管机制,实行最严格的水质和湖泊保护目标考核,全面落实“河(湖)长制”。这些都充分显示了湖北省落实最严格的长江生态保护的决心。

“‘海绵城市’‘美丽乡村’‘绿满荆楚’提升城乡绿色宜居水平,给公众带来的将是生态环境、生活质量、健康质量的提高,‘天蓝、地绿、水清’的‘湖北梦’是《决定》给公众带来的最现实、最大的实惠。”胡弘弘介绍。

胡弘弘认为,《决定》实施后,还需要畅通公众参与长江生态保护的渠道,扩大公众参与的途径与方式,提升公众参与能力。政府及其环保等主管部门可通过征求意见、问卷调查,组织召开座谈会、专家论证会、听证会等方式开展公众参与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活动。满足公众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

产业结构调整将形成“倒逼机制”

“规划一旦制定就要付诸实施,不能朝令夕改。”湖北省人大城环委委员、华中师范大学教授龚胜生认为,湖北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进一步把国家规划湖北化、具体化、项目化,是统筹推进全省生态长江建设的纲领性文件,是妥善解决我省长江经济带建设面临的生态环境状况问题的“行动方案”。

龚胜生表示,《决定》要求省政府要不断完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要“一张蓝图绘到底”,规划的实施,需要政府各方面依照规划不折不扣地抓好项目落实,“一把尺子量到底”。

龚胜生认为,调整产业结构和转型升级是实现《决定》提出目标任务的重要环节。《决定》的实施会对产业结构调整形成“倒逼机制”,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对于企业而言,《决定》提出了要优化长江沿岸产业布局,加快传统产业和重点行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提出了要严格治理工业污染,严控污染增量,削减污染存量,严格排放标准等。龚胜生认为,决定实施后,长江干流沿线新建石油化工、煤化工、造纸等工业项目将受到限制,长江沿线将不再有新增的水污染物排放建设项目,沿江排污不达标企业将面临关停。

龚胜生认为,随着国家《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调整,部分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水排放标准需要由一级B提升到一级A,“企业必须对设施建设进行提标扩容,经营成本就会随之提高,一些重污染企业可能面临关停,这些规定就是企业面临新的挑战,对于重污染企业来说,如果不转型就是死路一条。”龚胜生说。

《决定》在生态保护方面作出严格规定的同时,也对政府鼓励创新驱动、促进绿色发展方面提出了要求。龚胜生建议,政府应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生态产业市场,支持开展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开展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试点,推进矿业权市场建设,发展排污权交易市场,深入推进碳排放权交易。

比如,积极推动绿色金融创新,加大对节能环保、循环经济、防治大气污染领域技术改造等方面的信贷支持,为企业和社会提供更多更好的生态产品、绿色产品。

“如果企业能够充分利用好这些政策,果断转型升级,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走绿色发展之路,不仅会使企业绝处逢生,还会在‘提质增效,转型升级’中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龚胜生说,这也是《决定》中提出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意义所在。

建立环境准入负面清单

湖北省政协委员蔡俊雄认为,长江生态保护过程中,要重点提升沿江工业园区环境风险防控能力。

蔡俊雄介绍,湖北省在1061公里的长江和380公里汉江中下游河段两侧共分布工业园区约84个,占湖北省级以上工业开发区总数的70%左右,其中各类重化工及造纸企业500余家,此外,长江、汉江上还设立有港口51个,建有危险品码头(含水上加油站)400余座。

“很多园区先期规划不合理,环境风险防控能力先天不足。”蔡俊雄介绍,湖北省沿江工业园区均建立较早,对长江水质及生态环境安全的影响考虑不够,致使大量的重化工及造纸企业临江而建,成为威胁长江水质及生态安全的隐患。

据调查,距长江、汉江岸边1公里以内的重化工及造纸企业已达到125家,且不乏湖北宜化、武石化、武汉化工新城等大型化工企业,这些企业所在的园区均未规划留足必要的环境风险安全防护带,从而导致了园区对事故环境风险防控的能力存在先天不足。

而目前,湖北大部分沿江化工园区对事故环境风险防控的重要性认识不够,未建立完善的三级防控体系,一旦化工企业发生爆炸、火灾等突发事件,大量事故废水难以得到有效截断、全部收集和妥善处置,势必会对长江、汉江造成污染。

对此,蔡俊雄建议,一方面,要严格落实长江近岸1公里范围内不得新建重化工及造纸等污染高、环境风险大的项目,另一方面,要切实开展对沿江工业园区的环境风险排查和整治活动,重点对沿江1公里范围内建设的重化工及造纸项目分别采取限制规模、搬迁、关停等措施,有效解决“历史欠账”问题,各园区应结合区域资源禀赋、环境容量等,探索建立环境准入负面清单,把环境风险拒之“园”外。

另外,在严格监督企业构筑首层防控网的同时,要加强园内二级环境风险防控网和园外三级环境风险防控网的构建,因地制宜建设园区的事故应急池,确保企业的首层防控网出现问题后,各事故污水、消防废水能在园区内得到有效收集,同时还应在园区雨水总排口和周边水系之间建立可关闭的应急闸门,确保事故状态下进入雨水管网的事故废水与外环境有效隔离。

蔡俊雄认为,还可以完善园区环境风险协同应对机制,加强部门协调联动,提升园区环境风险防控应对效率。建立由园区和地方政府统一指挥,安监、环保、消防等各相关部门协调联动,事故企业、园区污水处理厂及其他企业密切配合的应急救援处置体系。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