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监管有意再加码 剑指表外理财无序扩张

监管有意再加码 剑指表外理财无序扩张

2016-11-07 00:23:5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表外理财资金或绕开监管流入楼市、股市,央行拟将其纳入广义信贷检测范围

□本报记者 沈佑荣

火热的银行理财遇到监管再加码。

继今年7月银监会给银行理财戴上“紧箍咒”后,近日,有消息称央行拟将银行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尽管央行相关人士称目前尚处于数据搜集、模拟测试阶段,但市场普遍预期,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是大势所趋。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伴随着无风险利率下行,居民和部分企业多将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替代过去的存款,银行理财已发展为银行揽储的重要手段,导致银行表外理财发展迅猛。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银行表外理财规模约为14万亿,主要投向类信贷、债券等资产。然而备受诟病的是,存在监管真空的银行表外理财,在去年A股疯狂时曾借道伞形信托进入股市,今年楼市火爆,表外理财资金又流进了楼市。

一家上市银行武汉分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一旦银行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表外理财规模增速将放缓,或将能起到降低金融杠杆作用。

11月3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冀志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近两年,银行表外理财业务规模疯狂增长,占到银行表内资产的20%左右,特别是叠加杠杆,加大金融市场的潜在风险。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测算,或将视同存款监管,从而起到降杠杆、降风险的审慎监管目的。

表外理财规模约14万亿,央行有意加码监管

上月底,市场传出表外银行理财产品或将纳入广义信贷检测范围,有媒体报道称多家银行已收到通知,预计明年或真正实施。随后,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公开表示,目前正处于数据搜集、模拟测试阶段,未来将视情况决定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范围的时机和具体方案。

对于马骏的澄清,市场仍然预期为,央行引导银行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管理的意图和趋势是肯定的,未来,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是大势所趋。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是今年7月银监会出台银行理财新规后监管层再次加码监管银行理财。

一家国有大行湖北省分行人士介绍,银行表外理财指的是未纳入资产负债表的理财产品,通常是指各家银行自身发行的理财产品,向企业、居民个人等对象销售,这类理财业务属于表外业务,未进入央行广义信贷范围,勉强算得上监管“真空”。当前,银行的存款类保本理财、同业理财已纳入表内计算,面向企业、个人发行的非保本理财产品则为表外理财业务。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两年来,随着银行利率下行,银行理财变得火热,银行也力推理财业务,理财已经替代存款成为银行揽储的重要手段。在各家银行网点,工作人员每天均在醒目位置公告其销售的理财产品信息,并向客户推销。

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6上半年)》显示,截至6月底,全国45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中理财规模达26.28万亿元,其中保本理财产品余额为6.1万亿元,这部分已计入银行资产负债表。

有券商以此估算,26万多亿元的理财中,同业理财占比为15%,保本理财占23%。另外,理财资金中投向存款和现金占18%,按此估计,表外理财规模约有14万亿元。

楼市、股市背后或有银行表外理财资金影子

监管频频加码的背后,或与银行表外理财的监管真空和监管套利有关联。

11月3日,央行上海总部官网发布公告,要求各商业银行严格落实上海市房地产调控政策,维护房地产金融市场秩序,同时要求各商业银行切实防止信贷等各类资金,尤其是理财资金违规进入土地市场。

而在此前,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银监会召开的三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强调,加强理财资金投资管理,严禁银行理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层的表态表明,银行理财资金绕开监管流入房地产领域,已引起监管部门关注。

《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6年上半年)》显示,上半年累计有18.99万亿元理财资金通过配置债券、非标资产、权益类资产等方式投向实体经济。从具体行业看,投向房地产业的理财资金约2.09万亿元,位居第二位,占比13.06%,仅次于占14.21%的土木工程建筑业。与去年同期相比,流入房地产业的银行理财资金规模占比在今年上半年快速上升。

业内人士称,实际上流入房地产业的理财资金规模可能更大,今年楼市一片大好,银行有动力,且银行委外业务等表外操作手段很多。

其实,失去监管的银行表外理财一直在追逐表外高收益的非标类产品。

公开信息显示,去年,A股大幅上涨时,曾传出银行理财资金借道伞形信托进入股市。

冀志斌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在高收益驱动下,银行乐于进行资金腾挪,如让资金进入楼市,银行用理财资金购买房企公司债,让居民、企业的存款变身为理财资金等,这样一来,表内的存款转到了表外的理财,且表外理财不占银行资本,不交准备金、不交存款保险费了。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下半年以来,上市房企发债频繁,房企发债成为上市发债的主力军。而今年以来,随着楼市持续升温,房企发债力度更大。

Wind数据显示,仅在前8个月的发行量就达990只,超过去年全年的总和。截至11月5日,上市房企发债11056只,规模达1.18万亿,远超去年同期的3倍。

银行进行资金腾挪的结果是,表外业务猛增,而广义信贷增速降低。

券商研报显示,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增长了56%,同期的广义货币和表内贷款的增速只有13%和14%。

动态监控有助降杠杆降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今年初,央行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从关注贷款转为关注广义信贷和一些宏观审慎指标,以减少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表内通过挪腾资产等手段规避调控的行为。

国泰君安发布的研报称,MPA是一套评分体系,含多项指标,央行根据评分情况对银行实行差别存款准备金率。就广义信贷的考评而言,如果银行超过M2目标增速+22个百分点(大银行为20个百分点),也就是35%,则这项指标得分为0。

冀志斌分析认为,如果未来将银行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测算范围,若这一指标增速过快,央行就要多收存款准备金,这意味着表外理财与准备金挂钩。在其看来,在MPA框架下,准备金率成了维护金融机构稳定工具,不再强调它的货币政策工具了。未来,货币政策更多是通过利率进行调控,这样对于整个金融体系的信用创造就会进行监控。

国信证券一分析师称,央行此次完善统计检测口径,是合理控制某些资产类别的无监管式扩张。从MPA到统计口径完善等措施,可以发现,监管层主要剑指非标类资产的无序、不透明性的扩张。

有银行人士表示,近年随着中小银行表外理财规模的激增,获取高收益的同时也暗存风险。此外,表外资产快速增长,不利于监管层的动态调控。

冀志斌则表示,央行通过MPA动态监管广义信贷,根据各家银行的信贷情况,动用存款准备金率这一稳定工具及时调控,从而达到降杠杆、降低金融风险目的。

11月2日,江浙一家上市银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目前,这一消息不会对银行业产生冲击。在其看来,如果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检测范围,中小银行的表外理财规模增速会降低。不过,对大行影响有限,今年上半年,大行广义信贷增速在15%以内。

招商证券首席金融行业研究员马鲲鹏认为,理财规模增长放缓后,做好存量业务、提高存量业务收益将成为未来银行理财业务主要任务。在其看来,委外业务仍将是银行理财更重要的高收益资产类别,将在理财总盘子中的占比将持续提升。

表外理财

指未纳入资产负债表的理财产品,通常是指各家银行自身发行的理财产品,向企业、居民个人等对象销售,这类理财业务属于表外业务,未进入央行广义信贷范围。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