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500亿手游市场或将浴火成长

500亿手游市场或将浴火成长

2016-07-18 00:43:4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文化部和广电总局今年落实直接监管,国家网信办下月执行新规定

□本报见习记者 雷玮

“小心一些,你踩到我的皮卡丘了!”最近几日,在澳洲美国,即便是一些平时不太玩手机游戏的人,似乎也迷上了这款叫做“Pokemon Go”的手机游戏,它在美国、新西兰及澳大利亚上架之后,就迅速登顶畅销榜榜首,并且引起全球狂欢。

然而在中国“Pokemon GO”让人有些尴尬,当“Pokemon GO”官方Facebook宣称将在中国、韩国等国家外的所有地区开放运营,这给了期待游戏的中国玩家一记暴击。但是这并不能缩减中国玩家对“Pokemon Go”这款手机游戏的热情,根据新榜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12时,与Pokemon相关的微信文章已有3264篇(其中原创561篇),涉及公众号2366个,总阅读量近1500万。

可以说“Pokemon Go”火热仅仅只是手机游戏火热的一个缩影,从2008年智能机暂露头角,到2012年迎来高速发展,手游伴随着手机行业进行着同步的发展。尽管发展势头迅猛,但是由于发展时间偏短,手游行业也依然有着自身的问题,发展至今,同质化严重和自充值等现象成为了摆在手游行业面前最大的难题。

手游市场规模增长率高居榜首

根据数据调查公司DataEye的《2016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半年报》数据报告称,短期来看,移动游戏仍是中国游戏市场最主要的增长源泉,未来有望占据游戏市场超50%以上的份额。

在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共同发布的《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显示,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额达到1407亿元,同比增长22.9%,其中客户端游戏为611.6亿元,同比增长0.4%,网页游戏为219.6亿元,同比增长8.3%,手游则达到了514.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87.2%。相比传统的客户端游戏和网页游戏,手游尽管在销售额上还未占据第一的位置,但是增长率却已经高居榜首。

而随着资本的大量涌入,手游也成为了竞争极其激烈的行业。在2014年,由盛大文学举办的首届“网络文学游戏版权拍卖会”上,网络作家方想的《不败王座》凭借仅有的书名和故事框架,就拍出了810万元的天价。除了花大价钱购买版权之外,在渠道和推广上所花销的费用更是不菲,消费者无论是在路牌、网络,还是媒体上都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手游广告,正是来源于此。

手游行业自充值现象屡见不鲜

一款手游产品从研发到生命周期结束,基本需要经过研发商—发行商—渠道的一个完整流程。研发商制作出一款手游产品之后,或是通过出售给发行商取得一次性的版权金收入,以及游戏发行后流水分成收入,或是自己进行发行。在发行阶段,除了官方发行渠道外,更主要是依赖游戏分发渠道来导入用户,通过渠道导入的用户来产生充值,渠道商则将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分成,这些费用就是渠道的盈利所在。除此之外,在游戏从研发开始的生命周期中,还存在着大量媒体、推广公司、广告商、第三方服务公司等运营主体,通过各自的业务取得营收。

从一款手游进入不删档公开测试开始,就正式开始进入营收期,以一个游戏100万元的研发费用计算,如果其生命周期为10个月,也就意味着其每个月需要有至少10万元的收入才能持平。假设从不删档公测才开始投入宣传及渠道费用,以每月10万元计算,在不计算人工和其他成本的情况下,每个月就需要20万元收入才能确保营收平衡,即使是按照每位用户平均花费金额为100元,就将至少需要每月有2000名付费用户。但是事实上,除了轻度游戏之外,基本没有重度游戏在开发和宣传方面的费用能够压缩到这样。

在采访中,行业资深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手游在发行方面比较类似于页游,大量的流量和用户导入所依靠的都是发行渠道,对于手游企业来说,如果在产品不佳的情况下,既要给资本交代,又要给渠道商挣钱,就只能靠自充值来实现。这一观点在长江商报记者对玩友时代副总经理、市场营销中心总负责人吴杰的采访中也得到了印证,他提到:“近几年业内来讲,看到一款手游后向同行询问这款游戏的流水,是神经反射般理所当然的事情。正是在这种拜金的氛围下,造流水的风气已经普遍盛行。其中的原因,主要是渠道的竞争和充值返利。”

自充值一方面是给合作的渠道商足够的利润,同时也可以在渠道商方面获得更好的位置和关系,能够为游戏进行更多的宣传;另外一方面则给资本看到更好的成绩,这样才能使手游企业在资本市场能够获得更多的融资,但是这种虚假繁荣的背后却是企业对自身产品不认可的情况。

同质化严重,只有品质过硬的产品才能长久

“现在的手游实在是太像了,其中特别是一些打发时间的小游戏,除了换了一个外壳,无论是玩法还是游戏方式都基本一样;就算是一些号称大作的手游,一段时间里出来的也基本都一样,但是我在同一段时间里,也只可能玩一款游戏,毕竟还是很耗费精力和时间的,也很难去尝试太多。”手游玩家王先生在采访中这样对记者说到。

一位行业匿名人士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有一些手游公司在看到一款游戏市场反应良好之后,就会采取马上“学习”的方式,对这款游戏进行抄袭,但是受制于开发时间的限制,并不能很快就推出这款游戏的“复制版”,所以消费者才会看到在一段时间里大量出现同一类型的游戏。有媒体报道,“Pokemon Go”在全球大热后市面已有“精灵宝可梦 Go”、“精灵宝可梦”、“我的创造世界2,精灵宝可梦Go”这类玩法完全不同、强行“借皮”的游戏。

“手游产品的同质化可以说是行业发展的阶段性表现,具有一定的市场规律。如今的手游行业是‘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手游产品也是良莠不齐,但是我们坚信,经过市场的过滤而保留下的产品才是精品。只有品质过硬的产品才能长久立足。”蜗牛数字副总裁时涛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到。

监管加强 将促进行业的规范化

手游行业大量同质化的情况,以及各种乱象的出现,也使得各部委加大了对于这一行业的监管力度。除之前已经确定的文化部和广电总局将在今年落实直接监管手段之外,国家网信办也将于8月1日起开始执行《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规定》第七条明确指出,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者应当严格落实信息安全管理责任,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不得制作、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应用程序。

对此,时涛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近几年,手游行业规模成倍增长,厂商和产品数量急剧增加。当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监管措施必然要跟上。我们作为一家老牌游戏厂商,10余年发展过程中也遇到过侵权、盗版事件。优胜劣汰是发展进化的不变法则,只有经得起着质量考验和法规约束的企业才能得以生存。”

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吴杰表示:“国内手游在经历了这几年的野蛮生长之后,随着行业自身的积累、资本的冷却和拥有更高研发实力的大厂商的进入,手游行业也正在向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就目前的手游行业而言,也更需要对小团队和个人开发者创新的鼓励、对游戏开发者知识产权的保护,同时帮助企业减少不必要的流程审批,提高效率。”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