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网络直播亟须摆脱“烧钱助推”业态

网络直播亟须摆脱“烧钱助推”业态

2016-05-23 00:13:3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2015年市场规模150亿,未来3年内复合增长率或达50%,5年后将成千亿级市场

□本报见习记者 张虹蕾

从2015年开始直播变得火热,2016年直播市场快速发展,仅仅一年时间网络直播迅速占据了人们的视线。

不论是大批资本方、VC(风险投资)在移动网络直播市场“试水”投资移动互联直播项目,还是众多明星纷纷为网络直播“吸金”站台,亦或者“网红”和“草根”纷纷在网络直播“一显身手”,都成为了网络直播“身价倍增”的显性和隐形推手。

根植于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沃土,市场经济价值巨大的移动直播蛋糕的确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网络直播似乎正发展得如火如荼,但是,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沈哲彦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网络直播经济链条的盈利模式较为单一,抗风险能力不强。”

在线直播热度持续升温

360推出的花椒直播和刚刚成立不久的映客直播在秀场直播方面“大刀阔斧”改革;斗鱼、熊猫TV在游戏直播方面继续发力,直播各大游戏赛事;秒拍美拍也开始进军直播市场,推出一直播和Msee等直播功能。

不仅是各大直播平台深耕直播领域的市场,大到企业、明星,小到“网红”、“草根”,都纷纷“进军”直播领域。

今年3月,小米的黑金直播出场,随后不到一个月,陌陌在4月也将直播功能提到一级入口。4月7日,在《欢乐颂》的发布会上,刘涛也玩起了映客直播,蒋欣、杨烁、王凯等明星也纷纷出镜,当时吸引了71万粉丝上线刷屏;4月21日,papi酱广告拍卖直播,优酷直播间的线上竞拍价竟然达到了1800万元;5月10日晚8时,小米夏季新品发布会结束后,雷军在小米直播中的露脸赢得了超过20万粉丝的关注;5月16晚,罗振宇直播拍卖个人藏书,一本起拍价为2.55元的《历代名篇选读(上、下)》以30260元的价格在优酷直播中拍出;5月18日,宋仲基的北京粉丝见面会在一直播上进行直播,赢得了1100万人的在线观看。

在线直播的市场可谓是不断升温升级。在5月11日,阿里CEO张勇表示,“像20年前的门户一样,视频直播正在大热。”

直播行业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华创证券4月发布的《直播行业深度报告》后发现2015年直播行业市场规模约为150亿元,到2020年总规模将上升至1060亿元。其中,仅移动秀场直播一项,预计就将拿下400亿元的市场规模。

与此同时,直播的“火热”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欢聚时代砸金10亿投入虎牙和ME直播,还斥资1亿签下主播MISS;斗鱼获得腾讯4亿的资本输血,继而达到1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昆仑万维 、复赛等机构将8000万元人民币投资注入成立不久的映客。

网络直播为何有如此大的经济魅力?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沈哲彦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主要是随着网络直播的制作、分享门槛不断降低,大大扩充了主播群体,促使网络直播内容更加多元化、丰富化,吸引了更多用户观看,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直播火热背后陷入“烧钱怪圈”

网络在线直播如火如荼,可问题是这样的盈利模式却不被专家看好。“视频直播行业目前的发展前景巨大,未来2—3年的年复合增长率或达50%以上。”沈哲彦表示,但他同时也强调道,“毋庸置疑,众多资本涌入网络直播使得该领域竞争激烈;网络直播的受众正日益增长,潜在市场巨大;而当前网络直播平台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广告收入、用户打赏分成等,这样的网络直播经济链条的盈利模式较为单一,抗风险能力不强。”

在虎牙直播的一位主播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目前自身的收入来源更多的是观众购买的虚拟产品,而这些虚拟产品的费用并不能全部归自己所有,在提现的过程中平台也会“抽成”。这位主播同时还向本报记者表示,“大部分主播的薪水其实并不高,只有几千块,而且主播们需要经常购置一些器材,在直播的过程中让自己更‘亮眼’一些。”

平台有着巨大的签约成本压力。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今年熊猫TV以2000万元的年薪签下电竞明星若风。

“不惜重金邀请明星和网红为自己站台,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吸引大量粉丝。”沈彦哲表示,“而其中的隐患也不言自明,直播平台需要支付高额的签约费,一旦明星资源流失,平台将受到较大冲击。”

除此之外,直播也面临着“带宽”的巨大成本和压力,音频流媒体从业者李安嶙表示,“以最低码率800K来算,一个同时在线百万用户的视频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高达3000万元以上。”

直播火热这块巨大蛋糕的背后,陷入了“烧钱怪圈”,长江商报记者查阅虎牙2015 财报发现,虎牙2015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分别是5500万元、8530万元、8240万元和1.336亿元。但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四个季度的支出额分别是6.727亿元、8.333亿元、9.055亿元和8.073亿元,合计亏损28.625亿元。

积极探索多元化盈利模式

根植于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沃土,市场经济价值巨大的移动直播蛋糕的确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网络直播似乎正发展得如火如荼,与此同时,重重疑问也随之而来——烧钱模式怎样转变,网络直播背后的经济链条应该怎样构筑,未来发展趋势究竟如何?

“通过烧钱模式抢夺优质的内容,网络直播平台就难以赢得市场份额,弄不好会引火烧身。烧钱模式需向可持续发展和差异化的模式转变,否则只懂烧钱不懂盈利模式注定亏损。”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针对如今的网络直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网络直播业正处于野蛮发展的状态,盈利模式畸形,部分主播为吸金更是不择手段,例如在直播间里频频出现不雅行为。一方面说明网络直播平台盈利单一,综合成本较高,另外一方面也说明网络直播平台应积极探索多元化盈利模式,形成多渠道多途径的盈利来源。”宋清辉坦言。

谈及未来,沈哲彦表示,“网络直播当前的盈利难主要体现在运营成本较高,而广告等收入难以覆盖运营成本。直播平台欲转变烧钱模式需要弱化明星主播,吸引和培养更多‘草根’主播,降低运营成本。网络直播背后的经济链条需要进一步扩大,比如进行主播IP开发,同时需要降低明星签约支出。未来网络直播的内容质量将会更加高,而且种类会更加多元化,形成秀场直播、游戏直播、生活直播、社交直播等共同发展的形势,网络直播也将更加普及成为主流社交工具。”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