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鲟龙科技IPO扩能恐难过“环保关”

鲟龙科技IPO扩能恐难过“环保关”

2016-05-16 00:07:5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清江扩能项目总投8572万环保仅为159万,专家称鲟鱼养殖对水体污染不容忽视

□本报记者 刘涛 实习生 宋佳丽

在资本市场屡掀大浪的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鲟龙科技”),此次恐怕要在湖北清江扩能项目上折戟。

5月11日,长江商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由隔河岩大坝乘船沿清江西行75分钟,便能看到鲟龙科技清江鲟鱼养殖项目部署的网箱,在清江水面上连成一片。

近日,两次冲刺资本市场铩羽而归的鲟龙科技,宣布第3次冲击创业板。其拟在所募资的约2.92亿元中拿出8572.50万元,在湖北清江鸭子口乡附近水域,新建30亩的网箱鲟鱼养殖项目。

5月12日,湖北一不愿具名的鲟鱼养殖专家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清江水域是湖北省重点保护的水源地,鱼养多了肯定污染水质。

他强调,鲟龙科技的养殖项目未来能否延续下去还是问号。中投顾问农林牧渔业研究员宋杰凝也表示担忧,鲟鱼养殖企业面临的资金压力更大,寻求上市只是为了拓宽融资渠道扩张养殖规模,但能否消化新增产能仍存疑问。

清江募投项目环保投资占比不足2%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鲟鱼养殖业在清江水域扎堆,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5月11日,长江商报记者顺清江西行,沿岸数十处网箱漂浮在岸边不远处,给号称美如画的“清江画廊”徒增暗色。上岸驱车沿杨桃公路上行,在原马连村路段,能看见巨大的网箱正在建设,沿途包括静安村、马连溪湾内等4片水域,网箱集群分布,每个小网箱拼接起来仿佛是飞机起飞跑道,每个约300米长,距离百米远也能看见大量鲟鱼游动在网箱里。

附近村民向记者证实,此处正是湖北鲟龙的新建鲟鱼养殖基地。

根据招股书显示,目前在鸭子口水域的湖北千岛湖鲟龙科技有限公司(鲟龙科技子公司)养殖的鲟鱼总量为1071.43吨。该基地达产后,每年新增鲟鱼养殖容量600吨,每年预计提供130吨原料雌鱼。

清江是湖北省重点保护的水源地,拥有II类水质标准,是国内不可多得的鲟鱼养殖优质水域,对这类水域的监管和保护也异常严格。今年年初,当地有关部门宣布,在2017年6月前全面取缔清江高坝洲库区所有网箱设施,杜绝库区网箱养殖和投肥养殖等违法行为。

事实上,5月起,距离隔河岩大坝约百里的上游水布垭库区已在取缔网箱养鱼等行为。

鲟龙科技在鸭子口镇清江水域投资的养殖项目虽然距离很远,但同样须接受环保考验。根据招股书显示,该笔投资8572.50万元,新建网箱鲟鱼养殖项目,环保投资仅为159万元,占比总投资额约1.85%。

湖北一位常年从事鲟鱼养殖的专家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清江水域虽然水温适合养殖鲟鱼,但是洪水以及饵料、鱼药对水体的污染不容小觑,养殖质量并不一定可靠。

鸭子口镇当地多位受访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下河游泳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全身瘙痒的情况,怀疑与当地网箱养殖鲟鱼用的饵料或鱼药有关。

据当地媒体报道显示,2005年左右,清江5万亩水面多达1000亩的网箱,超出清江承载能力,水体受到严重污染,2006年,清江流域大旱,清江水面收缩,水体污染无以复加,网箱里鲟鱼大面积翻塘,损失70%。这一情况至今给沿岸各地警示。

抢占全国优质水域为控制鲟鱼资源

其实,鲟龙科技早就盯上了清江水域。

早在2002年,鲟龙科技就与当地的养殖户有过购销关系。2014年,鲟龙科技收购赵光明所控制的湖北鲟龙公司,赵光明被聘任为该公司总经理,并持有湖北鲟龙49%股份。

借助收购鲟鱼养殖企业,成为鲟龙科技认为能快速增加养殖容量和扩大公司规模的捷径。控股养殖企业在当地收购养殖户3龄鲟鱼作为后备鲟鱼,再养殖到7龄左右的成熟原料雌鱼,可以缩短3年的养殖周期,进而减少3年的流动资金投入。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位于长阳鸭子口乡的30亩鲟鱼网箱养殖项目,早在2014年就已备案,当年通过环评,开始实施,到今年项目已提前运行两年,再过两年就可以达产。

按照规划,这个项目养殖容量为600吨,每年可为鲟龙科技提供130吨成熟原料雌鱼。通过上述方式,鲟龙科技在山东、湖北和江西箬溪也有类似布局。

资料显示,早在2010年,鲟龙科技就在推广养殖基地的基础上,提出战略合作发展模式,在山东、湖北、北京、河北、浙江、湖南、江西以及福建等主要鲟鱼养殖地区推广合作模式。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鲟龙科技布局的生态网箱养殖基地位于千岛湖、清江和柘林湖,三个陆地流水养殖基地分别位于浙江衢州乌溪江流域和山东泗水县石莱河流域。其中,柘林湖水域属国家I级水质;石莱河流域水质也达到饮用水标准。

正如鲟龙科技“提高公司在国内主要鲟鱼养殖地区的影响力和对3龄后备鲟鱼资源的控制力”所言,业内人士认为,其本质是从源头上控制优质水域,保证原料雌鱼的品质,在主要鲟鱼养殖地区形成影响。

2.92亿募资中17%用于偿还借款

鲟鱼养殖项目的流动资金需求,不同于工业企业铺底流动资金特点,鲟鱼养殖可取卵做鱼子酱的周期,最短需要7年,这期间将占用企业大量流动资金,且没有任何收益。

招股书显示,2015年,湖北鲟龙净亏143.19万元。清江基地的募投项目,流动资金占比达到88.63%,达到7597.50万元;在耗资14154.68万元的40亩网箱养殖募投项目中,流动资金10130万元,占比71.57%。

流动资金几乎是项目中的重中之重,也显示出流动资金基于公司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招股书显示,鲟龙科技的融资渠道单一,需要持续扩充后备原料鲟鱼梯队,而饵料投入为公司日常养殖的最大开支。

湖北一鲟鱼养殖业内人士也向记者确认,饵料开支是目前鲟鱼养殖企业日常费用中的最大开支。

招股书显示,鲟龙科技饵料采购单价每年以2.6%和2.91%比例增浮,在2015年,公司饵料采购金额增幅33.91%,为5220.65万元。

即便鲟龙科技采取直接向养殖户购买3龄鲟鱼,降低3年养殖周期,也还要付出4年养殖成本。

对于鲟龙科技来说,截至2015年底,公司鲟鱼总养殖量达到7313.30吨,资金压力一直如影随形,而且早已是“心头之患”。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从2011年到2015年,公司大约有39宗与融资相关的借款、担保信息,几乎每年都有短期借款,且数额基本在几百万到千万元不等。

养殖鲟鱼的资金密集型和流动性特点,使得企业不堪重压,鲟龙科技还曾经向关联方拆借资金,向公司股东千发集团等借款。

2014年,公司银行借款规模为1.48亿元。2013年至2015年,鲟龙科技负债总额分别为24578.14万元,22919.13万元和17068.04万元,其中流动负债的比例为69.29%、77.14%和72.42%,短期借款为10100.00万元、9084.00万元和6020.00万元。据了解,“短期借款”成为公司流动负债主要构成,主要用于采购后备鲟鱼和饵料。在此次拟募资中,会拿出5000万元用于偿还借款,占比总募资额约17%。

公司认为,在鲟鱼养殖成熟可加工鱼子酱之前,公司需要持续投入4至15年,在此期间,养殖的鲟鱼一般不会产生任何收入,所有因购买和养殖发生的资金均需先行支付,面临较大的流动资金压力。

5月上旬,长江商报记者就流动资金保障等问题向鲟鱼科技求证,对方称相关人士正在休假,随后发给证券部负责人娄智佺的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止亦未回应。

主营产品鱼子酱价格两年下滑30%

鲟龙科技的压力远不止于此。对内,是流动资金的承压;对外,是供应国际市场的鱼子酱价格也在连续下滑。

鲟龙科技是国内产量最大的鱼子酱生产企业,2015年产量达到46.37吨。尽管鱼子酱产品毛利率超76%,但随着欧洲经济放缓,堪比黄金的顶级食材鱼子酱价格近年在国外市场略显疲软。公开数据显示,其单价2013年为3913.91元/千克,2015年为2682.18元/千克,下降超1200元/千克,跌幅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至2015年,鲟龙科技在欧洲市场分别实现鱼子酱销售收入占全部鱼子酱收入的75.09%、68.39%和62.85%,消费需求受到抑制,其价格也是应声而跌。

另外,公司核心产品鱼子酱单位销售成本也在发生微小变化,2013年至2015年,分别为934.63元、768.22元和764.24元,这意味着,会进一步压缩产品利润。

业内人士认为,鲟龙科技自身经营规模较小,截至2015年底,公司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57118.67万元和32540.53万元,抗风险能力较弱,鲟龙科技明显还缺乏实力。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鱼子酱产量9年时间增加66倍,从2006年0.7吨到2015年的46.37吨,远超主要竞争对手云南阿穆尔鲟鱼集团和四川润兆渔业公司,连续5年鱼子酱占据全国总销量的70%以上。

记者现场看到,清江河岸边原马连村的鲟鱼养殖网箱正在建设中。本报记者 刘涛 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